第1491章 站着说话不腰疼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可是,尸犼大人,你怎么没有陪着莫公子,反而与我们这些人混在一起呢?”时飞白小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为了他?”尸犼横了牧羊老人一眼。

    凌厉的眼神使得牧羊老人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自己没有得罪尸犼大人吧。

    而且,从尸犼大人的语气中来看,莫公子是安排尸犼来,是专门为了自己。

    自己什么时候,有这么大的面子了。

    难道仅仅是自己在天元神墓外面维护了莫小川几句吗?

    这可能吗?

    不可能。

    牧羊老人自己就可以给出答案了。

    从尸犼的修为上来看莫小川的实力,那肯定是站在圣元域金字塔最顶端的绝对高手。怎么会把自己这种小人物放在眼里呢?

    “那个?尸犼大人,您的意思是,您来这里,单单是为了我一个老头子?”牧羊老人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价,你可不能称呼我为大人,公子很少会主动关注哪个人?如今,公子既然特意将我叫来,尾随在你身后,那就证明你肯定有值得公子这么做的价值。以后,跟在公子身边,说不定,我们会兄弟相称,也或者,你的身份比我还要尊贵。”尸犼轻轻摆了摆手,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,尸犼自己也有些纳闷,本来,进天元神墓,尸犼,苗龙苗虎等人是没有任何机会的。

    因为,莫小川觉得,在功法传承上面,他们都不缺,他们唯一缺的就是资源和时间。单单是一些资源的话,他自己一个人进入天元神墓就可以,其他人还是抓紧时间好好修炼才是正经。

    可是,他万万没有想到,这天元神墓竟然是三千先天魔神之一,天元魔神的陵穴。

    而牧羊老人或者还与自己有些渊源,在天元神墓之中,他不方便带着牧羊老人,所以,便使用秘法将尸犼叫了过来,保护牧羊老人。

    能让莫小川用心保护的人,自然是非同小可,莫小川的这点性格,尸犼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我跟在公莫公子身后?我能跟在莫公子身后?”牧羊老人显然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惊讶的接连问了两句。

    如果放在以前,自恃身份,牧羊老人或许会对跟随莫小川的行为嗤之以鼻。可是,如今看到尸犼的实力,他却对跟随莫小川有了一丝向往。

    然而如此轻易达成了心愿,让他感觉到有些不真实。

    好像一位喜剧大师说的话,如果哪天,天上掉馅饼,不是圈套就是陷阱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一定不是莫小川的算计,因为,他实在想不到,莫小川能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?

    不是算计自己,那就是诚心邀请自己加入他的团队了,那自己什么地方吸引住了莫小川呢?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看你大限不过五千余年,这个时候遇到公子,可谓是你的造化。”尸犼瞪了牧羊老人一眼,置疑莫小川的决定,那不是看不起自己吗?

    “啧啧,牧羊老人,我就说过,你一定会时来运转的。怎么样,我没有说错吧?”韦邢大咧着嘴,傻傻地笑道,口水都从嘴解耷拉到了地上,一脸的羡慕嫉妒。

    “牧羊老人也算是苦尽甘来了。好人是有好报的。“益正卿喃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只是,我自己也想跟随莫公子身后,自从尸犼大人出现之后。我的这种心思就更加的强烈了。可惜的是,不知道有没有机会。”时飞白看着已进入呆滞状态的牧羊老人,神情复杂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莫公子那样的人物,怎么会选上我这么一个糟老头子呢?”牧羊老人还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这个恐怕要你见了公子之后,自己去问他了。我们向来都是执行公子的命令,从来都不会有任何的疑问。”尸犼很人性化的耸了耸肩膀,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样说,可是,我们也得先走出这片沙漠才是啊。”牧羊老人苦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仅仅是这一片沙漠,他们都不知道已经走了多少天了。如今放眼望去,依然是赤红的沙砾,接连不断,让人猝不及防的烈焰沙蝎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如果让你们如此简单的走出炎漠,那还能起到什么磨炼的作用呢?你们所承受生死考验还不够。”尸犼竟然笑了。

    从开始就有点冷冰冰的,一脸酷酷的尸犼突然一笑,竟然让人感觉浑身一寒,一种说不出的难受。

    不过,尸犼这点上,并没有骗他们,当时,他们在莫小川的试炼空间,可没少被试炼对像虐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,他们甚至都被虐的有点怀疑人生了。

    牧羊老人他们这才到哪儿?

    时飞白四人脸顿时一黑。

    惹,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
    尸犼自己实力强大,就算是站在哪里不动,气势稍微放出一些,烈焰沙蝎都不敢觊觎与他。而他们,却还没有达到尸犼这样的地步啊。

    “别看我,我可以给你们方向,但是战斗的事情,还是得你们自己来,除非是必死不可的时刻,你们不要妄想着我会插手。当然,如果你们有受虐症,我倒非常乐意效劳。”尸犼冷然一笑,森白的牙齿像是择人而噬一样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,我们还是自己来吧。”时飞白等人浑身打了一个寒噤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还不走,在这里等人请你们吃晚饭吗?”尸犼抬头看了看西斜的太阳,懒洋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,走,走,这就走。”时飞白、韦邢、益正卿三人毕竟年龄上有些年轻,所以,人也比较有活性,听尸犼一说,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,一下子跳了起来,然后朝着尸犼指示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沿途遇上的烈焰沙蝎可都遭了殃。不是被残忍的分尸,就是被打的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牧羊老人毕竟年龄大些,所以更加的稳重。才没有像时飞白三人一样,冒冒失失的。

    “这些家伙,可远比刚才积极多了。”牧羊老人看着时飞白等人的身影说道。

    “人,都是被逼出来的。”尸犼说完,人已不见了踪影,好似,这炎漠的禁空对他起不到多大作用似的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