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70章 薛家大夫人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谢谢老师。”薛天祥恭恭敬敬磕了九个响头,并将珠珠准备好的香茶奉到莫小川面前。

    待莫小川喝过香茶,薛天祥老老实实的盘坐在莫小川面前,等待着莫小川的教诲。

    珠珠则一脸羡慕的看着薛天祥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的公子虽然看似懦弱怕事,但却绝对聪明,对于拜莫小川为师,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而且,公子有一个特别让人羡慕的本事,就是有一种识人的心眼。只要心眼认定的人,就不会有错。

    珠珠羡慕薛天祥的同时,也为薛天祥能有如此的机缘感到心中高兴,这样,公子也是有后台的人了,以后看青风镇谁还敢对自家公子不敬。

    莫小川传授给薛天祥一部《青风剑典》是三千先天魔神青风魔神得意功法,《青风剑典》重意,洒脱,飘逸,飘忽不定。而《青风剑典》是最适合薛天祥的空灵性体质。只不过是现在薛天祥身体还没有恢复,不能完美的体现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因为珠珠和小耿两人在危急时刻,依然护佑在薛天祥身前,以身代死,忠贞可鉴。

    为了鼓励他们这种精神,莫小川也赏给了两人每人一部功法。

    珠珠修炼的是《玄女心经》,小耿修炼的是《灵枢功法》。

    莫小川的这一举动,使得珠珠和小耿感激不已,连连磕头谢恩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仙界,修炼功法传授可是有着相当严格的要求的。

    无论是那个宗门,家族。什么样的人学习什么样的功法,这都是有着死规定的,如果私自外传的话,可是要受宗族刑法,或宗门执法堂问罪的。

    轻则面壁思过,重则废除一身修为,逐出师门。

    所以,就算是薛天祥对珠珠和小耿再好,如果莫小川不点头,就连最基本的功法,薛天祥都不能传授给他们。这就是仙界长久以来,所形成的潜移默化的规则。

    而莫小川奖励给他们的,就不一样了。虽然他们不知道莫小川给他们的是什么级别的功法,但他们这辈子只要有功法修炼就已经十分满足了。

    有了功法,而且,这里也仅仅是十万大山外围,相比来讲,危险性要低很多。再加上还有莫小川这个连道境玄仙都不放在眼里的人,薛天祥三人自然也没有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就连小耿都放任马车自由行驶,三人全部挤在车厢里研究各自的功法。

    不明白的地主,便及时向莫小川提问,然后再与自己的感悟相互印证。

    莫小川惊奇的发现,珠珠和小耿竟然也是修炼方面的天才,只不过短短时间便已经进入了修炼状态。

    青风镇,坐落在十万大山山脚下,说是镇子,倒不如说是进入十万大山的一个临时补充站而已。

    这青风镇的所有营生,有三大家族把持,而薛家则是垄断了青风镇的客栈酒楼,皮货妖核大部分的生意,在三大家族中,最为鼎盛,实力最为雄厚。

    薛家老宅,在青风镇镇子靠北,背靠十万大山,占地约有五十余亩,红漆大门,青砖围墙,围墙内更是雕栏画栋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老宅又有外院,中院和内院之分。

    外院是一些普通杂役,婢女丫鬟,以及一些实力低微的护院,缝补浆洗的婆子等人均住在外院,没有特别召唤,是不准进入中院和内院的。

    中院则是住着血脉关系较近的薛家旁枝,以及护卫队实力高深的护卫精英。他们则是可以出入内院,但那也是有时间限制的。

    内院则是薛家真正的嫡亲子弟,人人都享受着最大的便利,最优越的修炼环境,最好的修者指点。

    在内院后面,深入十万大山,还有一个薛家划出来的禁地,供薛家老祖等一些长老潜修。非关家族生死存亡,禁地的薛家老祖是不会在俗事上耽误时间的。

    在内院正东,一个精致的小院内,主房大厅,奢华万端。

    一位端庄秀丽的中年妇人坐在正厅,手中盅盖轻拨着茶杯中的浮叶。

    这中年妇人就是薛家家主薛天行的正牌妻子,薛家大夫人武秀丽,娘家是天武城武家。

    “范千云还没有消息吗?”武秀丽轻轻啜了一口茶水,仿似漫不经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启禀夫人,范统领他们还没有回来。”薛家管事薛福恭恭地弯腰回答道。

    范千云去做什么,薛福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范千云做事越来越不靠谱了。这点小事都能拖沓到现在。”武秀丽手中茶杯重重放在身旁的桌上,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薛福腰弯的更深了些,额头上汗珠泌出细密的一层。武秀丽的喜怒无常,他是领教过的。他真怕自己受了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“哑巴了,连个屁都不会放了吗?”武秀丽横手一扫,桌子上的茶杯被她一下子扫到薛福的脚下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声,茶杯被摔成了几瓣,打湿了薛福的鞋面,几片碧绿如玉的茶叶,溅落在薛福的白细的袜子上。

    薛福吓了一跳,连忙匍匐在地上,惶恐的说道:“夫人息怒,夫人息怒,小的这就安排人沿途找寻过去,看范统领的事情做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还不快去,难道等着我留你下来喝茶吗?”武秀丽怒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小的这就去,这就去。”薛福说着,连身子都没敢站起来,而是掉转头,手忙脚乱的朝乱爬去。直到爬出二十米远,才站起身子,伸手抹了一把冷汗,脚下如抽风一样,一溜烟的跑的看不见人影了。

    都说伴君如伴虎,这伴着一头喜怒无常的母老虎才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武秀丽右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,呼吸都有些粗重,不知道怎么回事,今天,她的内心非常的烦躁,总像是心中憋着一股子无名之火一般,想发泄出去,却又发泄不出去。

    “难道范千云那里失手了吗?不应该啊,小畜牲身边也就一个野丫头,和一个臭赶车的,最多也只会些庄稼把式,不要说范千云了,就算是护卫队随便出去一个,一根手指头都可以碾死他们好几回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心里怎么总是不踏实呢?难道又横升枝节了,还是薛天行那个老东西,安排了影卫去保护那小畜牲。”

    薛福走后,武秀丽一个人暗自揣度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