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94章 算计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前面就是玄圣领了吧?好似之前宝光发出的地方就在这里了。看情况,还是老祖我第一个赶到的,好造化,好造化。”一个浑身穿着破破烂烂,衣服上更是左一块油污,右一块泥渍,手里拄着一根被磨的油光亮滑的,龙头拐杖老头出现在玄圣领边缘。

    老头的头发也是一绺一绺的垂在额前,头顶则是乱糟糟的一团,好像是好长时间没有打理过一样。

    说是老头,倒不如说是一个老乞丐更合适一些。

    “哟,前方可是有些危险的,老头子我可不能再向前走了。否则,宝贝没有见到,自己却先挂了。就得不偿失喽。”老乞丐神神叨叨的嘟嘟囔囔说道。

    在他前方三尺的地方,就是修罗万杀阵的界限所在。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,不在尘世历练你的红尘,没事跑这里来干什么?还说什么看透世事,望穿红尘,都是狗屁话。看到宝光,还不是屁颠颠的跑过来了。就像是狗闻着屎臭一样。”

    老乞丐刚想找个地方坐下来,看看有没有尊老敬老的小年轻过来扶他一把。一个让他恶心到眉头都能皱成铁疙瘩的声音,像是苍蝇一般,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放你娘的狗臭屁,老子来只是长长见识罢了,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子跟人家夺宝了。倒是你,不好好在自己强盗窝里趴着,来这里给狗生崽啊。说老头子是狗,你又是什么呢?”老乞丐手中的龙头拐杖狠狠在地上杵了几下,就像那地面就是个强盗窝似的。

    “老子本来就是强盗,来这里再正常不过了,倒是某人,整天标榜的像个世外高人似的,原来,也和匡某一样,只是个欺世盗名,浪得虚名之辈。”匡铁山自顾自地走到老乞丐前面盘膝坐下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老子就是欺世盗名,就是浪得虚名,就是要宝不要命,你又待如何?”老乞丐一改往日里与匡铁山针锋相对的风格,突然自暴自弃起来。

    老乞丐的这一转变,突然让匡铁山有些不知所措起来:“我说文长云,你老小子不该又耍弄什么阴谋诡计吧?我可告诉你,你可虽指望老子再当你的枪,否则,老子就算是将这中天界的支离破碎,招来雷飞升雷罚,也不会与你善罢干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我老乞丐是什么人你还不明白吗?我突然发现,我们都争斗了差不多数千年了,这突然大限快要到了,也就看开了。”文长云颇有感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难怪,原来是良心发现了。真的不容易啊。难不成你病了,还是入膏肓的样子。”听文长云如此说,匡铁山突然感觉自己眼前一切都变的明亮起来,好像自己胃口都变好了许多,明明刚才吃了一头五级妖兽,现在还是觉得吃嘛嘛香。

    “老子有病,难道你还有药不成,大爷的,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。”文长云瞪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切,信你才怪,除非,你马上就死给我看。否则,一切都免谈。”匡铁山翻了个白眼给文长云,对于文长云的话,他可是再也不敢听了,之前,可没少吃这个老小子的亏。看这老小子一副老实巴脚的叫花子形象,尼玛,坑起人来,坑都不带填的。

    “死给你看,还不容易吗?向前走三尺,老头子我肯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。”文长云说道,用龙头拐杖指了指前方,说道。

    “切,说的多大点事似的,不就是一个小小的阵法吗?我还不相信,这中天界,还有谁能在阵法上赢得了你。”匡铁山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要掉以轻心,小心,阴沟里翻船,这阵法可不容小觑,就算老头子我有着玄级中阶仙阵师的实力,却不敢妄言就能完好无损的闯过此阵。”文长云深吸了一口气,凝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老小子,要不,让我试试这阵法的威力。你在旁边盯好了,看有没有什么切入点?”匡铁山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,那感情好。”文长云好似松了一口气,连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老小子,怎么样?都说兔子的尾巴长不了,这不,狐狸的尾巴露出来了吧。还说没有算计老子,你迷途知返了,滚你个香蕉巴拉的吧。”匡铁山哈哈大笑起来,信你个老小子的话,老子才是傻瓜呢?

    “这,合作,就要有合作的态度吗?你看,你出体力,我出脑子,我们劳逸结合,这不是挺好的吗?干吗非要用这种龌龊的想法揣度别人呢?凭你自己就能进去?我还就不信了。”文长云努了努嘴角。

    “我进不进去无所谓,只要你进不去就好了。”匡铁山乐呵呵道。

    “小人。”文长云撇嘴骂道。

    “伪君子。”匡铁山也得意洋洋的骂道。

    两人斗嘴刚结束。一道乌光突然从远处疾射而来。

    “有了。快装作拼命向前赶路的样子。”文长云一把拉起匡铁山,装作朝前疾驰模样。

    “哎哟。停下,给老身停下。”当乌光赶到面前,发现不对劲的时候,已经有点刹不住车了。

    “乌婆子。”匡铁山眼疾手快,搭手抓住了向前飞行的梭状法宝,沉声静气,暴喝一声:“停。”

    梭状法宝又朝前飞行了三尺才堪堪停了下来。梭状法宝的梭尖都差不多要进入到阵法里面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,匡铁山腰部以下的身子,全部都在坚硬的泥土里了。

    “草,草,草。”文长云跳着脚的转圈子,暴着粗口。“你个挨千刀的土匪头子,你他妈的是土匪,是土匪。是土匪就要杀人越货,草菅人命,而不是你这种滥好人,你妈的行侠仗义呢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人家没有看到你吗?人家是故意装作看不到你的,急吼吼的抢在你的前面,不就是怕宝贝被你个老小子抢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个老小子,对人家百般情意,人家偏偏对你屁的意思没有。妈的,这种笨蛋,老子如果是女的,老子也看不上你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