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17章 生死又有何怖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乔云根,你是故意的?”千山玉峰有些抓狂。

    由不得他不抓狂啊,刚才,他接到家族传音,千山家被几个不入流家族围攻了,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千山家族竟然被不入流家族围攻了,尼玛,谁给他们的胆子。

    要知道,千山家族在乱雨城可是除了烈阳宗和乱雨家族之外,第三大势力。

    家族底蕴雄厚,高手无数,却被围攻了,而且还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他急啊。

    “我去,这都被你看出来了,真的是故意的。”乔云根笑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死吧。千山压顶。”千山玉峰手掐法诀,一重重云山,从天而降,朝着乔云根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庞大的重力威压,仿佛将这片虚空都要禁锢住了。

    乔云根脸上笑容终于收敛了。

    “云痕无踪。”

    乔云根的身体开始虚化,变的飘缈不定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重击声不绝于耳,光影散尽,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乔云根放衫褴褛,狼狈不堪,嘴角还挂着丝丝金黄的血液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才够味。”乔云根咧嘴一笑,悍然朝着疾身而退的千山玉峰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神林无情,你跑什么跑?我们这边还没有结束呢?”乔云鹏紧紧缠着神林无情。

    “乔云鹏,没有几天几夜,我们是无法分出胜负的,今天就到此为止如何?”神林无情脸上表情淡然。

    “别介,能碰到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,真心不容易,我们也不用分出胜负,只分生死好了。”乔云鹏大大咧咧地说道,手上攻势一点都不见慢。

    “乔云鹏,你真要不死不休?”神林无情怒然。

    家族危在旦夕,乔云根又纠缠不休,让神林无情恨不得将千刀万剐,祭炼神魂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你以为我们还有缓和的余地吗?今天除非我死,否则你想从我手中脱身,嘿嘿,就要拿出些真本事了。”乔云鹏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死吧。”神林无情拿出压箱底的手段,一时间,乔云鹏落了下风,身上伤口不断在增加。

    “乔恩德,好手段啊?不知不觉中,竟然将所有的不入流家族都联合起来了。”乱雨驰骋恨然道。

    “对付你们这些域外之民,自然要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手段。”乔恩德淡然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们都知道了,那个外来者告诉你们的吧?”乱雨驰骋脸色一变,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本来就知道,我们的心也从来都没有变过。你们又何尝明白。”乔恩德轻蔑地看了乱雨驰骋一眼。

    “从你刚才看到你突破,我就知道,肯定是那个外来者,将你们身上惊鸿世界斑驳血脉之源给剥离掉了。可是,如此手段,我相信,他也不能大规模使用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们几个带头的人摆脱了我们的控制,就可以颠覆我们惊鸿世界,在烈阳峡谷十数个纪元的统治了吗?你们可以不死,可是你们身后的家族呢?难道你愿意看到他们都在你们面前痛苦的死去?”

    兵家之道,攻心为上,攻城为下,乱雨驰骋能够达到如今的层次,这点道理他自然是懂得。

    “如果死一人,可以救百人,死一个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如果死万人,而可以救亿万人,就算是万人赴死又如何?世界崩溃,家园被毁,又留性命何用?”乔恩德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看你如何的铁石心肠。烈阳兄,发动血脉禁源控制吧。我们也应该让这些人知道知道,烈阳峡谷永远都属于我们惊鸿世界的。”乱雨驰骋冲烈阳玉心和烈阳玉树高声叫道。

    他这么做,就是为了给乔家修者带来心理上的压力。

    虽然他的修为比烈阳玉心和烈阳玉树还要高出一线,但是,他毕竟只是一个一等家族的老祖,血脉禁源这种战略性的禁术,不可能会掌握在他手中的。

    而每个烈阳宗上使,都会掌控着他所负责那块区域的血脉禁源。

    引动血脉禁源,修者,不分修为高低,都将心神俱焚而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乔家众人听到乱雨驰骋的话后,手上都微微顿了一下。甚至有几个人,还因为这一时的失神,失去了性命。

    “不要管他,相信公子,尽管杀敌便是。生死又有何怖。”乔恩德攻势从来都没有断过,而且,也越发凌厉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怎么可能?”烈阳玉心突然狂叫起来。

    乔恩顺则借机重重的将法宝印在了烈阳玉心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烈阳玉心胸口一下子被砸的陷了下去,口吐鲜血,倒飞而出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烈阳玉树大喝一声,转身朝着烈阳玉心飞掠而去。

    “呲”

    乔恩泽的法宝长枪,一下子将烈阳玉树的左肩膀洞穿。烈阳玉树身子晃了晃,依然接住了烈阳玉心,强大的惯性,使得他踉踉跄数十步才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乔恩泽和乔恩顺见此机会,怎可能心慈手软,扑过去就要施杀手。

    “去”

    乱雨驰骋抛出一面玉璧般的法宝,挡在了乔恩泽和乔恩顺面前,将他们的攻击尽数都反弹回去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,一时间搞的乔恩泽和乔恩顺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乱雨未央等人也慢慢向着烈阳玉心,烈阳玉树靠近。

    “烈阳兄,到底怎么回事?”乱雨驰骋怒声喝道。

    烈阳玉树,烈阳玉心两人的修为比乔恩泽,和乔恩顺两人要强上一线,如果不是情况突变,心神失守,不可能被乔恩泽和乔恩顺两人轻易得手的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怎么回事,自然是生命如此漫长,有些活腻歪了呗。寻求自我解脱呗。”乔恩泽处理了反弹过来的攻击,调笑地看向乱雨驰骋。

    此时,烈阳玉树趁机将疗伤丹药,给烈阳玉心和自己服下,运用点滴时间炼化丹药恢复伤势。

    “你看,你好心救下人家性命,人家还不领情,不一样嗑药吗?”乔恩顺绕过那玉璧法宝,再次朝烈阳玉树和烈阳玉心扑去。

    “哼,去死吧。”乱雨驰骋强势一击将乔恩德击成重伤,身子再次一闪来到烈阳玉树和烈阳玉心身前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