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80章 冲突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玉荀正院,正殿前面一个大大的广场。

    此时,广场上聚集了不少修者。

    虽然玉荀空间里面,足够的大,有着数不清的试炼秘境,如静寂之海,蛮荒森林,荒芜墓园,烈阳峡谷等等。

    可是,因为所有进来试炼的修者,都是以玉荀传承为根本目标。

    而玉荀正院,却是玉荀至尊传承最具可能性的地方。

    所以,只要遇上玉荀正院人的修者,都会跑过来碰碰运气。

    包玉坤和金太傅就是在其中。

    包玉坤和金太傅两人,自从进入玉荀空间,便与莫小川分开。两人运气不错,被传送进玉荀空间之后,在一处秘境遇到了。于是两人便结伴同行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进入秘境的人少,他们除了应对秘境里面的困难,其他倒不用考虑太多。可是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,玉荀空间昭告整个中天,也起到了作用,进入玉荀秘境的人便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包玉坤不但要面对秘境里面层出不穷的危险,同样还要面对其他修者的算计。

    两人都不记得经历过多少次战斗了。人也杀了不少,他们也被人伤过。

    最后,终于走到了玉荀正院的广场。

    在这里,他们看到了之前秘境里面,从他们手里逃脱性命的几个对手。此时,他们正与自己势力中的同门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审时度势,包玉坤与金太傅两人为了不引起必要的麻烦,在外围找了个位置,蛰伏下来。

    “咦,小子,竟然是你们,真不知道是该说你们运气好呢,还是说你们运气不好呢?”这时,在弱水之滨,从包玉坤两人手中逃脱性命的池松子,带着几个人围住了四名修者,阴阳怪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到没有,被池松子盯上,那四名修者危险了。虽然池松子名声不显,但是,无定道的无定公子可是也在的。无定公子在年轻一辈中,可是非常难缠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无定道也太霸道,大庭广众,众目睽睽,竟然公然勒索,难道不怕被人不齿吗?”

    “嘘,看戏好了,那么多话干什么?无定道都是一群疯子,就算是一宗一门,两谷三会都不愿意招惹,我们又算什么。别到时候,惹祸上身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池松子带人围上了四名修者,广场上气氛好像瞬间凝固了一般,所有修者的目光都看向了他们这一边。

    “哼,老子命硬着呢?又岂是你们几个卑鄙小人能算计的。”四名修者中名叫晟柏岩冷哼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哟,小子,有脾气,爷喜欢。只是爷好奇,在哪里你究竟得到了什么?能不能拿出来让爷看看。”池松子戏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了得到了什么,跟你有半块灵石的关系吗?凭什么给你看看,你JJ长在脸上吗?”晟柏岩不屑地看了池松子一眼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小子,你确实很硬气,但是,在我们无定道面前,所有的硬气只不过都是摆设而已。当然,如果你们如果将储物戒指交出来的话,或许,爷心情大好的话,还可以放你们一马。”池松子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无定道,那是什么个东西?老子可没有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晟柏岩故作不知。

    “放肆”

    “小子找死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你是故意的吧。”

    池松子身后的几名修者,纷纷怒骂道,法宝都祭在空中,随时都准备发出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知道侮辱无定道的下场吗?”池松子脸也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无定道可是他胡作非为的最大底气,他又如何能让人随意侮辱。

    “什么下场?不过就是看看谁的拳头大而已。”晟柏岩祭出修罗战刀。

    晟柏岩身边的三名同伴也第一时间祭出修为战刀。

    “咦,玄圣殿弟子。”包玉坤惊讶道。

    包玉坤说着,便要朝晟柏岩走去。

    金太傅一把拉住包玉坤,冲他摇了摇头:“先看看再说。能走到这里,自然也有些本事的。”

    包玉坤明白金太傅的意思,于是停止了脚步,眼光始终没有离开晟柏岩四人。

    时刻准备着晟柏岩等人出现危险时,出手相救。

    “好好,小子,有胆气,既然如此,那爷便助你们飞升羡天吧。”池松子冷哼一声,也祭出法宝,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修罗苦海。”晟柏岩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修罗苦海。”晟柏岩的三名同伴同时呼喝道。

    一片幽远天地暗,苦海无边度众生。

    修罗沉沦冥魂空,刀落血河狂追命。

    “给我杀,杀杀杀。”池松子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他还是第一次见到,在中天界,听了无定道的名字之后,还敢第一时间出刀的人。

    这是对无定道威严的最大挑衅。如果放任下去,以后,无定道还怎么在中天界混下去。

    池松子身边的人都早就已经按捺不住了,在池松子发话之前,便挥舞着法宝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玉荀空间,正殿广场,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仅仅数个回合,池松子等人便被打击的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“一群废物。无定道的脸面都被你们丢尽了。”本来冷眼旁观的无定公子,冷哼一声,身如缥缈幽魂,闪身挤进了战场。一把无定剑,散发着诡异的光芒。

    晟柏岩心中大寒,无定公子的实力实在超出他们太多。

    仅仅是拨剑的气势就使他们如同陷入了泥沼之中,生命已完全不在自己掌握之中了。

    吾命休矣。

    晟柏岩心中凄楚不已。如果自己不贪图什么玉荀传承,或许,不会有如此一劫吧。自己死了倒无所谓,只是连累了三名兄弟,让他心有戚戚。

    “兄弟,不好意思,这次连累你们了,对于你们的亏欠,哥哥,只能来生再报了。”晟柏岩歉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晟大哥这是什么话,如果没有晟大哥,我们又怎么可能加入玄圣殿,又怎么可能受到人的待遇。在玄圣殿的这些日子里,我们是过的最为舒心。也感受到了亲人的氛围。就算是现在死了,我们这一辈子也没有白过。”

    晟柏岩的三位同伴都豪气干云,慷慨激昂。

    “好好,兄弟们说的好,这一辈子,有你们,有过兄弟。有玄圣殿,有过宗门。死则死矣,还有何憾?”晟柏岩闻言,心中甚慰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