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29章 荒山野岭起悲声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门主,紧急情况。”释可路在门外恭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紧急情况?让你如此惊慌。”书房的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。

    释小慧站立在释永光身侧,如同高洁的仙子。

    释永光一脸庄重。

    “门主,玄巫堂已对万象城动手了。诸位长老都在议事厅等您,还有小姐。有一件事情或许与小姐有关。”释可路躬身回禀。

    “哦,什么事情,还与小姐有关系了。”释永光问道。

    “何家再次派人前来金刚门,气势汹汹,杀气四溢,恐怕来者不善。”释可路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释永光点了点头。“慧儿,一切都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放心好了,为了金刚门,女儿就算是自己受些委屈又能怎么样呢?”释小慧娇滴滴地说道。

    释可路感觉自己浑身血液都开始沸腾起来了。久违的原始冲动,一波一波地冲刷着他的脑神经。

    “去吧,自己小心呢?记住,在外面,除了性命之外,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舍弃的。”释永光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我道了。您就放心吧。”释小慧说着,转身离开书房。

    临走时,还隐晦地看了释可路一眼。

    释可路色授于魂,痴迷地随着释小慧的脚步向前行去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释永光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释可路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,清醒过来,一头的冷汗。

    金刚门议事厅。

    “门主,你可知道,何家此行前来,是抱有何种目的吗?”大长老释永乐问道。

    “本座怎么知道何家的打算,不过,本座已经安排慧儿前去与之接洽了。想必,无论何家做什么打算,慧儿都会处理好的。”释永光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闻言都点了点头,释小慧的能力,大家都心知肚明,毕竟,谁没在释小慧身上尝到过甜头呢?

    而且,个个都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释小慧,释永光如何能稳坐在门主的宝座上。

    “既然小慧去应付何家,那么,何家一块,我们应该可以暂时放下了,现在,最重要的就是万象城了。看样子,玄巫堂想通过蚕食的方式,将金刚门的地盘,一点点都给吞噬干净啊。”二长老释永河恨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实在不行,我们干脆在万象城与玄巫门来一个了断吧。反正我们与玄巫门早晚都要有一个了解的。”三长老释永武一拍桌子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永心,永结两人传来的消息怎么说?”释永光没有点头,而是问道。

    “玄巫堂莫小川的三头宠兽出现在万象城,而且与啸家产生了冲突。看样子,他们的目标很明确。毕竟,啸家在万象城的地位,一直都是我们金刚门在后面大力扶持的。玄巫堂这是在试探我们的反应。”二长老释永河忿忿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蹬蹬蹬……”外面传来一通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从脚步的厚实上来看,这人的心境乱了。

    来人却是金刚门总护法,释强云。

    “强云护法,什么事情,让你如此心慌。”释永乐心中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门主,诸位护法,四圣城丢了。”释强云低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!怎么回事?我们怎么一点点消息都没有收到。四圣城是怎么丢的呢?”释永光忽地一下站了起来,太乙中期初阶的气场使得议事厅的气氛压抑有些气闷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玄巫堂不是在万象城吗?”大长老释永乐也忍不住站了起来,直直地盯着释强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,玄巫堂兵分两路,一路去了万象城,一路去了四圣城了吧?只不过,他们在四圣城的事情做的非常隐秘,等我们发觉的时候,四圣城大大小小的家族,都已经改弦易张了。”释强云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,玄巫堂到底是什么来头?短短几年时间,就将我们金刚门逼到这种程度。”释永武忍不住骂道。

    “无论玄巫堂是什么来路,他已经严重威胁到了我们金刚门,如果我们再不给他们些颜色看看,恐怕我们金刚门连生存下去的空间都没有了。”释永乐沉声说道。“为今之计,我们只能暂时先保住万象城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长老说的不错,如此,我们便把所有力量都集中在万象城,与玄巫堂决一死战。”释永光阴森的眼神,看了周围一眼。“大长老,这一次,便由你来全权负责吧。如果慧儿再一次争取到何家的帮助,我们尽快去支援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,事不宜迟,迟则生变,我这便点起人马,前往万象城。”释永乐也没有推脱。

    乌图山脉,玉儿峰,何玉天等一众人站立在峰顶。

    “再有三千里,便是金刚门了。我甚至都感觉到了体内血液的狂躁。”何玉峰做为这次的带头大哥,一路行来,他都有一种意气风发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草,一路行来,连个村姑都没遇到过,都淡出个鸟来了。到了金刚门,说什么也得好好放松一下,但愿金刚门别他妈个个都是金刚。”何玉野淫邪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,先活下去再说吧。”何玉天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玉天啊,你觉得我们这一行人的实力,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,难道不能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?你不是何家血脉,自然不知道何家血脉强大。”何玉野不爽地说道,瞥向何玉天的眼神,充满了轻蔑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发生何玉友的事情,我也会这样想,连玄幽二老都死了,我们就算是能将金刚门和玄巫堂都灭了,损失肯定也不是一星半点。谁生谁死,战后自知。”何玉天则是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玉天说的也不错,我们应该多加小心,如果我们都死了,就更符合了某些人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活下去的目的,就是为了将某些人眼中的钉,钉的更深一些,肉中刺,剌的更牢一些。走吧。”

    何玉峰是何家旁支,虽然资质同样超绝,但却有些恃才傲物,对一些事情,永远都学不会妥协,同样不被何家有些人待见。

    所以,他对何玉天并没有太多反感,反而还有些惺惺相惜。

    “嘤嘤……”

    荒山野岭起悲声,何似娇嫩未亡人。

    “停下。”何玉峰挥手喝停了众人。

    这哭声,让闻者伤悲,听者落泪,肝肠寸断,幽幽怨怨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