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30章 释小慧的手段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众人循着哭声找寻。

    一片山洼之中,一座新坟,一娇柔女子,伏地悲鸣。

    女子悲鸣轻颤,身若杨柳风中舞,一袭娇弱惹人怜。

    一身白素衣,乌发梳高鬓。指如凝脂玉,肤若冬月雪。

    心颤,心怜,心伤,心碎,心悲声。

    无声,无味,无相,无念,无色欲。

    何玉峰等人顿感浑身血脉贲张,双眼赤红,恨不得跳将下去,将那女子拥入怀中,可了心的怜惜一番。

    何玉野终于忍耐不住了,嘶吼一声扑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玉野,不得莽撞,小心有诈。”何玉峰沉喝一声,也如影随形,紧随何玉野之后,朝那女子掠了过去。

    何家众人见状,也都一一跟了下来。

    何玉天眼神微微一凝,不动声色跟上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那女子好似早已沉浸于伤悲之中,不曾觉察何玉野等人。

    只待何玉野的嘶吼之声将其惊醒,受了惊吓,软瘫在地,泪眼婆娑地看着何玉野等人。

    俗人所云:要想美,一身水。要想俏,一身孝。

    更何况,此时,女子楚楚动人,秀色可餐,泪落双腮,让人心碎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小娘子莫怕,我们是偶过此地,见小娘子哭的伤悲,似是有什么伤心事一般,特来解慰一番。”何玉野稳了稳心神,整了整衣冠,躬身一礼,如彬彬公子,超凡脱俗。

    “小女子因夫君被歹人所伤,生死两隔,在此祭奠,不像冲撞了公子行路,罪莫大焉,还请公子等人勿怪。”那女子顿觉失态,柔柔弱弱的站起身子,冲何玉野盈盈一个万福。

    “哦。不知小娘子夫君为何人所伤,在下不才,倒也有几分拳脚工夫,说不得,可以为小娘子你讨回一个公道。”何玉野说道。

    “咳”

    何玉峰在身后轻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何玉野转头看去。何玉峰冲他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何玉野顺着何玉峰的眼神看去,只见新坟之前,立有一碑,上题:“亡夫君何氏玉友之墓”,左下角奉祀之人落款,却是“释小慧”三字。

    此女子便是何玉友要迎娶的金刚门女子,释小慧。

    何玉友那死鬼,何德何能,竟得如此女子倾心。嘿嘿,却也是命薄,早早让释小慧做了未亡人。

    既是兄弟之事,又怎能不照拂一二。

    “公子有所不知,伤夫君的歹人就是玄巫堂,只是玄圣堂势大,实力撼天,无所匹敌。当初,夫君已提出自己是宏堡城何家之人,可是,却成了玄巫堂众人的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宏堡城何家,何等威势,一言而乌图山颤。可仍不被玄巫堂歹人放在眼里,可见,玄巫堂之歹人,何等嚣张,公子不必一时意气,徒徒丢了性命。”释小慧愁肠千转百结,语尽不甘,却又无奈,好似只恨自己女儿身,不能仗剑屠玄巫。

    “哦,小娘子就是释小慧,你那亡夫是何玉友?”何玉野眼神一眯,精光内蕴。

    “未亡人释小慧,夫君乃何玉友,不知公子如何得知?”释小慧无辜的大眼睛,带着几许愁绪伤感。

    何玉野一指墓碑:“呵呵,上面写的明明白白。既然如此,我们就更不是外人了。我们都是宏堡城何家之人,此番前来,便是为玉友兄之死,讨个公道。所以,慧儿你且不必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啊,真的吗?公子等人真是何家之人,来为玉友报仇雪恨的。好好,如今,我金刚门虽然倾巢而出,全力扑杀玄巫堂。怎奈势力相差悬殊,金刚城如今还有一城相守,却也危在旦夕。如今看到众位公子前来,个个英武不凡,人中龙凤。夫君大仇终有望矣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小女子心事已了。夫君大仇有众公子,慧儿也可安心去陪夫君了。夫君且稍等片刻,莫要走远,慧儿来矣。”

    释小慧说着,冲何玉野等人盈盈一礼,便朝墓碑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突然人影一闪,何玉野还没有反应过来,何玉峰便拦在了释小慧前面,像是半拥一般,带着释小慧脱离了墓碑范围。

    “玉友已死,我们当为其讨还公道,慧儿姑娘为何不目睹玄巫堂尽灭,再寻短见,以便将此好消息带给玉友呢?”何玉峰轻抚着释小慧的玉背,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释小慧的玉背,柔滑紧绷,细腻轻弹,让人欲罢不能,忍抚不禁。

    “公子说的极是,慧儿女儿家家,思虑不周。只是想想夫君惨死,想想不禁心如刀绞,悲伤难禁。”释小慧说着,身子靠着何玉峰的胸膛,抽搐哽咽。

    有意无意,释小慧的小腹,轻轻撩动着何玉峰的敏感之地。使得何玉峰口干舌燥,血脉贲张,满脑子都是绮丽的场景。轻抚释小慧玉背的手,动作也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何玉野看的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何家其他人也感觉,体内血液就像要燃烧起来一样,某些部位涨的都好像要炸开一样。

    “好强悍的媚惑之法,一举一动,一笑一颦,一言一语,都是那么的勾人心魄,引人神魂,让所有人都不知不觉就着了道,一门心思都放在了她的身上。万幸万幸。”何玉天手摸着一枚黑色的珠子,黑色的珠子,散出一种清凉的能量,使可玉天一直都处于清醒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玉峰,这是玉友亡妻,你如此簒越,应该不怎么合适吧?”何玉野阴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刚才看慧儿殉情,一时心急救人,事急从权,并无他意。”何玉峰从绮丽的想像之中清醒过来,释小慧轻轻推离自己的怀抱,尴尬地笑道。

    不过,此时,何玉峰的眼神之中,闪过一丝恼怒。

    而释小慧眼底深处则埋着一丝不屑与窃喜。

    何家如何,还不是被自己玩弄于股掌之间。

    何玉天则是轻轻摇了摇头,看来此行,果真是凶多吉少。如今,尚还没有见到敌人,何家众人更落入了妖女的算计之中,何家内部已经有了不合谐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不用敌人动手,恐怕何家自己人就会把自己给玩死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诸位公子是来为夫君报仇雪恨,且随慧儿去金刚门稍行歇息一番,也好让金刚门尽尽地主之谊。同时,也表达一下夫君身殒在金刚门的歉意。”释小慧非常懂得握分寸,既勾动了众人的心绪,又让众人的胃口吊了起来。

    欲取欲求,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当真是好手段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