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59章 无能窝囊的废物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啵”

    一声水泡炸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莫小川,蓝彩玉,以及被他们镇压的三兽与冯长生,都凭白无故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洛水灵和那些追随者,都怔了下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,急忙朝帐篷外扑去:“快走,我们上当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又何必急着走呢?”莫小川揽着蓝彩玉,施施然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守志诚听到帐篷的动静,一步跨了进来。

    大张着嘴,大张着眼睛,忘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这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守志诚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我们被耍了呗。没想到莫公子,手段竟然如此高明?”洛水灵面无表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这仙界,可是人吃人的世界,如果没点手段,你觉得,我们还能好好的活到现在吗?”莫小川不以为然,淡淡地笑道。

    右手一挥,一张精致的茶桌便出现在帐篷内,莫小川与蓝彩玉淡定地坐下来。

    冯长生连忙过去,拿起茶桌上的茶壶,将晶莹的硫璃茶盏倒满。

    莫小川递给蓝彩玉一杯,然后自己也拿了一杯,慢慢地啜了一口。

    同时,示意冯长生他们喝茶。

    茶香四溢,神魂升腾。

    可是,这种环境下,洛水灵,守志诚又如何有心思去品味茶香。

    “现在,说吧,你们准备怎么处置我们?杀掉?”事情败露,已经无法善了,洛水灵只有光棍地说道。

    头掉下来,不过碗大个疤,话是这样说,可是又想留那个碗大的疤呢?

    “杀你们?!本来是有这个打算的,可是,现在我改变主意了。”莫小川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洛水灵,守志诚长长出了一口气,莫小川这样说,至少自己可以继续活直去了。

    “它,你们应该不陌生吧?”莫小川说着,如唤出了五彩獠皇。

    “五彩獠。”洛水灵守志诚面色剧变,在这不起眼的小东西面前,他们损失实在是太大了。五彩獠都快要成为他们的噩梦了,他们又如何能轻易忘记。

    五彩獠一出现,便化作一道彩光,朝着洛水灵守志诚等人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,彩光便回到了茶桌之上。

    五彩獠皇志得意满地回到蓝彩玉手腕上,茶桌上只留下七八个储物戒指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洛水灵等人朝身上看时,发现,自己的储物戒指已经不翼而飞了。

    “你把储物戒指还给我们?”守志诚小脸刷的一下苍白无比。

    这种地方,如果没有补给,分分钟都可以使人殒命。储物戒指可是他们保命的本钱。

    洛水灵眼神之中也透露出不满与愤怒。然而她更加知道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那还有什么与人讨价还价的资格。还不如乖巧一点,听话一点,说不定,还能苟延残喘下去。

    见守志诚扑上去了,他的追随者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,同样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洛水灵的追随者也蠢蠢欲动,但是被洛水灵一个眼神给制止住了。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莫小川仅仅是曲指一弹,刚好弹到守志诚的额头上,一指的力量,硬生生将守志诚弹飞出五米开外。

    他的追随者见状,纷纷止住脚步,这种力量,又岂是他们所能够力敌的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,将储物戒指还给我,里面的贵重的东西,我都可以给你。”守志诚再次回到帐篷里,跪伏在莫小川脚下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。

    洛水灵不仅皱了皱眉头,守志诚的表现,让她感觉到很失望。

    接着,洛水灵呼吸一窒,她好像明白守志诚这样做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修长细腻的中指,汉白玉般手掌,一条深红的细线,慢慢地,颤微微地,自储物戒指压痕那里,向上缓缓蠕动着。

    只这一会儿工夫,差不多已经蠕动了四五指长度。

    五彩獠有剧毒,在穿过五彩薄雾的时候都知道。可是,人一旦不处在那样一个特殊的环境,便容易忘记那环境的特定伤害。

    就像是老话说的,好了伤疤忘了疼。

    刚刚,莫小川唤出五彩獠皇,可不单单是将他们的储物戒指摘去那么简单?还给他们种下了五彩獠的毒。

    如果储物戒指在的话,他们还可以用丹药来解除毒性。可是,如今储物戒指可是在莫小川手中的。也就是说,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毒发身亡。

    而且,死之前,还要经历一番痛苦的折麿。

    特别是洛水灵,身为一个女人,一个自认为还有些姿色的女人,自然更不能接受自己,眼睁睁看着自己全身溃烂而死。

    “莫小川,我们有眼不识泰山,你如果真的想要惩罚我们的话,完全可以给我们一个痛快,何必如此折磨我们呢?你还是不是个男人?”

    想通了前因后果,洛水灵同样怕的要死,但是其父为洛云宗执事,本身也算是天之骄女。让她丧失尊严,跪下来求莫小川,一时半会她还真的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男人,刚才,你不是已经试过了吗?虽然并没有尽兴。我的长短你应该清楚的?”莫小川玩味地说道。

    守志诚听了莫小川的话,伏着的身子,微微一僵,眼神之中露出一丝疯狂。

    “莫公子,没尽兴不要紧,你还可以继续,水灵别的不说,但是功夫还是一流的。她绝对可以让您流连忘返,欢乐无边的。”守志诚抬起头来,看着莫小川说道。

    “而且,她还是我的未婚妻,她最喜欢别人当着我的面与她媾和。这样会使她更加的兴奋,也更放的开。莫公子,您尽管享用吧,不用顾忌我的。我早就已经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一切加害莫公子的阴谋都是她自己一手策划的。我们只是被她的美色所迷惑,一时没有明辩是非。请莫公子可怜见,给留条活路。”

    守志诚卑颜屈膝,有些谄媚,有些讨好。

    他的目的很简单,一切都为了活着。

    洛水灵听了守志诚的话,顿时感到头脑一阵发晕,她没想到,最后关头,守志诚会将她卖的如此彻底。

    “呵呵,都说青竹蛇儿口,黄蜂尾上针,两者皆不毒,最毒妇人心。这四句话来形容你,应该是最恰当不过了。”莫小川看着洛水灵,冷声笑道。

    “在仙界,无论运用任何和段,我们最初的目的就是追求更强的实力,近乎永恒的生命。所以,那怕运用什么样的手段,都不算过分。倒是这种哀哀求怜的人,才是真正的可悲。”洛水灵鄙夷地看向守志诚,“真不知道,当初,我到底是傻了哪只眼,才看上你这种无能窝囊的废物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