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9章 骨魔蒋老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白容儿没有说话,依然抿着嘴唇,倔强地看着莫小川。

    托着丹药的手,颤抖不已。

    “唉——”莫小川长叹了一口气,“我曾给受一位朋友委托,帮她找到她的母亲。”

    白容儿一怔,呼吸急促起来:“你,你哪位朋友,是男是女,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其实,她的心里,已经有了一种猜测。

    莫小川轻声说道:“我的朋友是一位女孩子,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。叫道轻舞。”

    “轻舞,轻舞,我的轻舞——”白容儿嘴里念叨着,泪崩如河。

    看白容儿如此,莫小川的心情也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无论何种境地,做父母的,永远都忘不了自己的儿女。

    “轻舞她也来中天了吗?她现在怎么样?还好吗?”白容儿不知哪里来的力,忽地一下站了起来,一双眼睛,也开始闪现出光华来,热切地看着莫小川,问出一连串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先服下丹药,好好恢复一下你身上的伤势,等下,我们找个地方,再慢慢聊吧。你这个样子,不怎么适合聊天。”

    这时,帮白容儿买衣服的小厮也赶了回来,他帮白容儿买了四种款式,四套衣服。

    莫小川点了点头,又丢给小厮一袋子金币,将小厮打发了。

    白容儿苍白的脸庞,竟然泛起一点红晕。

    云舒城,彭府,大厅。

    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色斗篷中的人,端坐在家主宝座上。

    而身为彭家家主的彭鸿振,则是陪坐在一边,半个屁股搭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蒋老这段时间,来我们彭家,给我们彭家助长不少增益。所以,别说蒋老提出这么点个小小的要求。就算是蒋老想要彭家,鸿振也要拱手相让啊。”

    彭鸿振谄媚地笑着,恭敬对笼罩在黑色斗蓬里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彭鸿振从来都没有看到过,黑色斗蓬下,遮盖的蒋老到底是什么样子?

    但有一点他是知道的,蒋老很恐怖。

    “哦,是吗?嘿嘿……我现在,就要整个彭家,彭家主拱手让给我啊。”笼罩在黑色斗蓬里的人,哑着嗓子,阴恻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,前辈,还真爱开玩笑,彭家小家上院的,怎么能入得了蒋老您的法眼?”彭鸿振打着哈哈……尬笑。

    “哼,做好我安排你的事情就好了,不要想太多,”蒋老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彭鸿振连忙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昨晚,莹莹伺候的还不错,今晚,还是让莹莹侍寝吧。”蒋老声音冷漠的说道。“自然,你还是需要在一旁观摩的。”

    彭鸿振连忙站起身子,躬身应道:“能够伺候蒋老,是莹莹的福分。能够在一旁观摩蒋老的神勇,是鸿振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然而,在彭鸿振眼眸底处,却闪过一抹怨恨,毒辣。

    莹莹是彭鸿振的第十七房小妾,彭鸿振到手也不过半年,刚刚调教好。

    自己还没来得及好好享用,便被蒋老夺了去。

    而且,蒋老在彭家的这些年,再加上与万邪山的关系,彭家的影响力越来越大,可是,谁又知道,彭家究竟付出了什么?

    万邪山那么还好一些,定期奉上贡献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这蒋老却不仅仅是要贡献。他还要女人,还是要结过婚的女人。并且,他还有一个怪癖,在他和这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,这个女人的男人,必须要在一边观摩。

    真的搞不明白,蒋老如何会有这种变态的心理的。

    这些年,上到他这位彭家家主,下到普通彭家弟子,彭鸿振都记不清楚,有多少女人毁在了蒋老胯下。

    “桀桀——”蒋老怪笑:“你能这样想,就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大厅外传来纷杂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家主,家主,不好了,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来人是彭家管事彭十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,大呼小叫,被狗咬了,还是被狼撵了?”彭鸿振一肚子怒气,正没地方发泄呢?这彭十却朝枪口上撞。

    “蒋大人,家主,二公子在广运街被人杀了。跟在三公子身后的一干随从,全部被杀。”彭十见彭鸿振脸色不善,心中一咯噔,连忙伏身跪禀。

    彭十感觉,这几年,彭鸿振变了很多,易怒,暴躁,动辄杀人。

    都说伴君如伴虎。

    在彭鸿振手底下做事,比伴君风险大的多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大河被人杀了?!谁?是谁?不要说在云舒城,就算是在强云府,谁人不知骨魔蒋老坐镇我彭家。竟然敢在云舒城杀我彭家嫡系。”

    彭鸿振怒发冲冠,杀气盈宵。

    “家主,凶手现在还在云舒酒楼,还有那个贱人。”彭十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大河从中天带上来,那个浑身长剌的贱人。”彭鸿振阴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家主。”彭十恭敬回道。

    彭鸿振转头看向蒋老:“蒋老,对方明知彭家在云舒城的地位,还敢对大河下此毒手,肯定有所依仗,所以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透过黑袍缝隙,彭鸿振看到蒋老,如同野兽般绿莹莹的眼睛,闪烁着凶光。

    神魂都忍不住战栗起来。

    “桀桀……”蒋老发出一连串的怪笑,“本魔正愁日子过的太过平淡,没有半点激情呢?就有不怕死的送上门来,好,好,好。走吧,本魔倒要看看,究竟是谁,是不是吃了金刚胆。敢来撩拨本魔。”

    “彭十,将家中所有高手都招集起来,前去为蒋老助威。”彭鸿振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家主。”彭十小心翼翼退出大厅,抹了一把额头冷汗,长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有人将彭家老二给杀了。哈哈……杀的好,杀的好啊!这下,彭家的脸应该肿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敢在云舒城杀死彭大河,此人要么就是有倚仗,要么就是精虫上脑,想上演什么英雄救美的桥段。殊不知道,这年头,英雄都死了。彭家肯定不会善罢干休的,好戏要开场了。”

    “彭家,最后这次,连带彭家一起灭了。也算是为我们云舒城除去一大祸害。”

    得到消息的云舒城各家族势力,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彭家身上。

    这其中,希望彭家落马的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云舒酒楼二楼,靠窗位置,莫小川与白容儿对面而坐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