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14章 去把天剑老祖杀了吧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所有一切都成了拖延他们修行的理由,而且,这理由看起来还是那般的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有时候,他们闭关数年,数十年,抑或数百年,冲击一次瓶颈,就让他们觉得,自己已经比其他人努力了不知道多少倍了。

    瓶颈突破了,欣喜若狂,归结于自己的努力刻苦。

    瓶颈突破不了,灰心丧气,自怨自艾,感叹时运不济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都忘记了,他们有多久没有体验过生死边缘的那种心惊肉跳,没有因为一点修炼资源,各个险地的闯荡。

    日积月累,时光轮转,渐渐的修炼界便平和下来。平和到,两个门派的战斗,都成了了不得的大事。

    天才,这个世界从来都不缺少,而是,全部都被温室给扼杀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,但所有人都钻进了这个怪圈,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烈长宗缓缓闭了眼睛,长长吐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最后,好像是做出什么坚难的决定一样,狠狠地咬了咬牙,冲莫小川跪倒在地:“烈长宗谢过公子指点,长宗悟了,长宗余生愿意追随公子左右,牵马坠蹬,忠心不悔。”

    其实,烈长宗心里有着自己打算,虽然现在他已经突破了大罗真仙中期初阶,但是,他知道,他依然不是莫小川的对手。莫小川想杀他,根本不用废多大工夫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知觉,一个身为大罗真仙修者冥冥之中的感应。

    而且,以莫小川的年龄,修为和眼界都能达到,他所望而不及的高度。以后,跟在莫小川身边,时常得到莫小川的指点。谁敢保证大罗真仙中期初阶就是自己的终点呢?

    “跟着我,很危险,随时都会丢掉性命,你可要考虑清楚了?”莫小川心中早已了然,但他还是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放心,如今,长宗已悟透生死。死亡,对长宗而言,已不再恐惧。”烈长宗坚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去把天剑老祖杀了吧。”

    莫小川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莫小川话一出口,周围的修者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连痴阵子,车苏等站在莫小川一边的人,都忍不住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墨月半倒是想到了什么?嘴角上翘,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话,行就行,不行就不行,你这不是让人去送死吗?

    “握类个草,没想到,莫小川年纪轻轻,心思竟如此歹毒。”

    “烈长宗这个蠢蛋,这不是自找没趣吗?热脸贴人家冷屁股,自取其辱。”

    “赌一把,烈长宗会不会去杀天剑老祖。输得人……握类个草,他还真的敢去啊。”

    围观的修者还在议论纷纷,烈长宗竟然站起来身来,直直朝天剑老祖行去。

    整个天地都为之一静。

    除了莫小川,墨月半,烈长宗三人外,其他人都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连烈长宗的目标,天剑老祖都不例外。

    他甚至都在想,烈长宗是不是中了莫小川的什么妖法。才会听任莫小川摆布。否则,平常,就算是借给烈长宗一百零八个胆子,他也不敢如此明止张胆的挑衅自己。

    要知道,烈长宗在自己面前,完全可以说是晚辈。自己可是大罗真仙中期中阶,而且,在大罗真仙中期中阶已经锤炼了五千三百多年。

    不是烈长宗这个,刚刚突破的大罗真仙中期初阶可比的。

    毕竟,自太乙之后,除非是绝对的妖孽,想要跨阶战斗,基本上不存在的。因为,不要说是大境界了,就算是小境界的突破,都要经过漫长的岁月。相差哪怕一个小境界,都有可能是天与地的差距。

    烈长宗这个人他们都知道,绝对不是绝对的妖孽。所以,莫小川随口一说,烈长宗想都不想的找上天剑老祖。可以说与送死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所以,天剑老祖不相信,烈长宗敢来杀他。

    烈长宗如此做,应该不过是顺势利导,摆脱莫小川的掌控范围。然后与自己等人汇聚,联手击杀莫小川而已。

    “天剑老祖,看在我们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,借你性命一用如何?”烈长宗在天剑老祖三尺外站定,眼睛直盯着天剑老祖,淡淡地说道,好像是在谈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。。

    天剑老祖愕然地看着烈长宗,他想看穿烈长宗的本质,他真的怀疑,这是莫小川究竟对烈长宗使用了什么手段,竟让烈长宗不顾生死,言听计从。

    “烈长宗,你是认真的?”天剑老祖脸一下子拉了老长,语气也不客气起来。

    “烈某人要追随小川大人,奈何,却无晋级之资,能追随在公子身边,时刻听公子大道教诲,或许还能再进一步。你就做为我烈长宗晋阶更进一步做些贡献吧,你的人头我要了,做为给公子的投名状。”

    烈长宗好似没有把天剑老祖放在眼里,背负双手,一股子威凛天下的气势,慢慢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天剑老祖摇头,烈长宗甚至都已经做好同归于尽的准备。

    天剑老祖肺都气炸了。往日里见了自己低头哈腰,左一个前辈,右一个前辈,谄媚至极,卑微之极。

    如今,竟然面对自己,坦言要杀自己。

    难道自己两千多年未出手,世人都忘记了自己的恐怖了吗?

    也罢,今天,就用这些无知狂妄家伙的血,来开启自己血腥杀戮吧。

    让这个世界都因自己的剑而颤抖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就去死吧。”天剑老祖长喝一声,不见怎么动作,背后的长剑便到了他的手中,没有任何花俏,就那么直直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嗡”

    音障破声,空间巨颤。一道蕴含毁灭剑意灰白色剑芒,直冲烈长宗胸口疾射而来。

    这一剑,一往无前,直斩长天。

    烈长宗不慌不忙,一个火红色的盾牌出现在他的头顶,流光溢彩条条滚落下来。将烈长宗紧紧护在里面。

    然而,天剑老祖是个剑修,剑修的攻击,往往狂暴而强大。

    烈长宗刚刚做好防御,灰白色剑芒,冲撞上来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……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巨响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

    烈长宗祭出的盾牌,发出一阵阵炸裂的声音。仔细看去,火红色的盾牌上面,在天剑老祖一击之下,竟然纵横交错的布满了蜘蛛网般的裂缝。

    “哗”

    最终火红色盾牌还是没能坚持住,哗啦一声解体,碎片朝四处迸射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