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35章 你要输了?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莫托背对着臧鞍,手中法诀变幻。

    大日之火,银月寒辉。化作两条真龙,口吐龙炎,使得日月两仪天殒阵威力增加了百倍不止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忍不住了吗?”莫小川盘膝而坐,轻笑低语。

    在日月两仪天殒阵出现,而且莫小川又洞悉了莫托的身份。

    莫小川便知道,这日月两仪天殒阵指定与莫托脱不了关系。于是便传音给臧鞍,让他答应莫托的赌局,目的就是拖莫托下水。

    如果一对一硬撼,对于大罗真仙中期圆满巅峰的莫托,莫小川或许还没有把握。

    不过,对决阵法,有太初万解阵典在手,莫托败局已定了。

    当大日真火与银月寒辉,化作大日真龙,寒辉真龙,攻击更加狂暴,莫小川便知道,本来自主运行的阵法,现在有了人为的干涉。

    这个人,毫无疑问,就是莫托。

    “等你很久了,就是现在。”莫小川眼睛蓦然睁开,两道紫光,分射左右。如两支玄奥的箭矢,疾光闪烁,射向大日银月痕迹。

    神识识海之中,元神掐动法诀,混元至尊鼎突然光华大放,将大日真龙与冰霜寒龙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莫托脸色急变,手中法诀如同急风骤雨,瞬息便是万千变化。

    大日真龙和寒辉真龙竟然与他失去了联系,这可是由他的两缕神念幻化而成。如果出了问题,他元神一定会受到重创。

    到时候,不要说是再次晋阶了,就算是能保住当前的修为,也算是烧了高香了。更何况,元神创伤,在所有创伤当中,最难恢复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都要保住自己两道神念。

    “嘭”“嘭”

    大日真龙与寒辉真龙,在混元至尊鼎中疯狂挣扎起来。混元至尊鼎鼎盖差点都被顶到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然而,无论他们如何折腾,始终都摆脱不了混元至尊鼎的束缚。

    “哼,补混元至尊鼎收取,还想从中逃脱,简直是痴心妄想。”莫小川冷哼一声,神魂识海之中,元神手诀变幻,一缕缕天地至理,大道奥义飘散出来,加持在混元至尊鼎上。

    “蓬”

    一抹紫色的火焰落在混元至尊鼎下方。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如同火上浇油一般,紫色火焰瞬间化作烈烈火海,将混元至尊鼎完全包裹。

    莫托感觉神魂识海之中一阵刺痛,低呼一声,咬紧牙关,苦苦坚持。手中法诀同时,也达到了他所能达到的极限,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印诀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“哟,莫院长脸色不怎么对啊,该不会是看情况胶着,心里急吧。莫急莫慌莫害怕。像我一样,淡定,一定要淡定。”

    莫托的气息变化,自然瞒不过近在眼前的臧鞍。

    臧鞍非常“关心”劝慰莫脱。虽然他心里同样紧张的一踏糊涂。但是,情况一直没有变化,对他来说就是好现象,至少表明,莫小川是坚持下来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在大日真龙,和寒辉真龙突兀消失之后,他紧提的心才算真正放了下来。大日真龙和寒辉真龙,可是充满了让他都感觉到心悸的能量。

    莫托冷冷看了臧鞍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草,这老小子有什么不对劲,看来,要盯紧他了。这老小子可是为了利益,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臧鞍元神之力外放,紧紧缩定莫托周围的空间,就是怕莫托不顾脸皮,暗地里给莫小川使阴招。

    “莫小川,你放了我两道神念,我将阵法破去。以后,我们之间井水不犯河水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这时,莫托的神念传音,在莫小川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怎么样?你算什么东西,藏头露尾的家伙,有什么资格与本尊谈论井水不犯河水。我呸,我呸呸呸,我再呸。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,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。”

    莫小川冷冷一笑,丢出一个杀伤力爆表的轻蔑眼神。

    “莫小川,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我是谁?年轻人,别犟,以后的路才能一帆风顺。否则,说不定什么时候,小命就丢了。”莫托咬牙切齿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你可别忘了,现在是你在求本尊,注意你的态度。别惹的本尊不高兴,到时候,本尊直接灭了这两道神念。”

    莫小川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混蛋,莫小川,你敢!你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莫托话还没有说完,莫小川便掐了个法诀,紫色火焰急速暴涨。

    “啵”

    一道水泡破裂的声音,寒辉真龙率先坚持不住,被混元至尊鼎炼化。恢复本来模样的莫托神念,化作一道流光,朝远处逃去。

    可是,在混元至尊鼎中,他又能逃到哪里去?最终还是无边丹焰给炼化,化成一片散发着玄奥气息的,金色液体。

    寒辉真龙被炼化,心神牵引之下,莫托元神受创,身子摇了几摇,脸色一片焦黄。

    “哟,看来,莫院长也真是的,不就一个赌局吗?至于吗?你看,还憋出内伤来了。大度,身为院长,这点度量可不行,以后,还想让人和你做朋友吗?”

    臧鞍一旁恨铁不成钢的教训道。

    长孙菱,佘佴古两人也神情古怪地看着莫脱:“莫院长,你没事吧。为了一个赌局折腾坏了身子骨可不划算,而且,这赌局还是你发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们给我闭嘴。”

    被三人这样一说,莫托无法再集中精神应对莫小川。忍不住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怒吼过后,再也忍不住了,一口淤血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握草,至于吗?都吐血了,这不是还输赢未定,胜负未分吗?难道冥冥之中,莫院长有了感应。你要输了?”

    佘佴古本是一片好心,却被莫托训斥,心下自然不爽。可是,见莫托竟然口吐淤血,脸色蜡黄,顿时,心里又替莫托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同为天悦城道清,无相,凤鸣,龙腾四大分院院长,平日里纷争不断,小手段也是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又毕竟相处了数千年的老伙计。兔死狐悲的交情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要不,赌局求消了吧,大不了你折点面子。像莫院长你这种人,也没有什么脸面可言,所以,你也没有什么损失不是。”

    我去,佘佴古,臧鞍大瞪着两眼看着长孙菱,你这是在劝人,还是在伤口上捅刀子。还想与莫托愉快的聊天不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