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99章 一个活下去的机会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在宣东的指挥之下,小院的防御阵法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伍全河,你知道你是在做什么吗?难道你就不怕道清郡府的惩罚吗?”

    臧霸厉声说道,只是他修为被废,语气有些虚弱无力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这个时候,你更应该担心你自己。有成长老和毕长老在,你觉得郡府追查,会查到我们身上吗?”

    伍全河不屑地笑道,顺势重重踹了臧霸一脚。

    “伍院长说的不错,臧霸,识时务者为俊杰,你如果乖乖的听话,还能少吃些苦头。劝他们投降吧。与古皇族做对,没有好果子吃。”

    单德贵一脚将臧霸踢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单德贵,你个畜牲,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吗?甘做古皇族的走狗。你见这,几个做狗有好下场的。”

    臧霸落地,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放肆。”单德贵脸涨的通红,怒喝一声,仙力凝聚,就要将臧霸立毙于掌下。

    “一个废物而已,没必要如此动怒。我们应该让他眼睁睁看着,他倾注全部心血的道清学院,是如何落在我们手里的。看着,他那些所谓的得意门生,是一副什么样的嘴脸。”

    伍全河狞笑着拦下单德贵。

    “哼,如果不是看在伍院长的面子上,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。呸,什么玩儿。”单德贵兀自不解恨地朝臧霸狠狠吐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一边,地玄十八卫看的血脉贲张,个个如同怒目金刚,恨不得马上冲上去,将单德贵和伍全河等人大卸八块。

    “老大……”

    张昱实在按捺不住,叫莫小川下令冲杀。

    而此时,莫小川已经被慕天被静寂结界隔绝。根本听不到张昱喊声。

    张昱自从第一次开口叫老大,感觉老大这个称呼更加亲切,敬慕。所以,后面喊起来,也愈发自然。

    “暂时不要打搅公子。公子现在正在顿悟状态,这种机缘可遇而不可求啊。”慕天连忙阻止张昱等人,一脸羡慕地看着莫小川说道。

    顿悟,这是何等的机缘。就算曾给他达到过太极圣境,也从来都没有进入过这种状态。

    顿悟?!

    张昱等人也愣住了。同时,他们也为莫小川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莫小川如今进入顿悟状态,那么后面一段时间,他的修为将会像火箭一般飞升。

    可是,这操蛋的顿悟好似来的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看着阵法好似随时都会破碎,众人心都提到嗓子眼了。

    “慕老。”张昱看向慕天。

    “你们放心,这阵法虽然看似随时都会崩溃。但是,就凭这些废物,没有十二个时辰,那防御阵法是不可能被轰破的。就算他们全部出手,也需要五六个时辰才行。那个时候,公子应该会醒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,听公子安排行事即可。如果公子顿悟还没有醒来,我会出手将人救下。”

    慕天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,慕天只能动用大罗至仙圆满巅峰实力。但,区区几名大罗真仙境的修者。他一个指头,也足以灭杀几次了。

    慕天这个时候,也是动了杀机的。

    因为,他听到了三个字。

    古皇族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答应过莫小川,慕天恐怕早就按捺不住,上去杀他个血流成河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人不是他的仇人,但,他们却是古皇族人。

    只这些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并且,在慕天的认知当中,每个有幸进入顿悟的妖孽之才,从来都没有人超出一柱香的时间。

    纵然莫小川是鸿蒙大能转世重修,应该可以超出一柱香的时间。

    但是,两柱香,是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听慕天如此一说,张昱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慕天的具体修为他们看不出来,莫小川也没有关照他们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知道,慕天肯定很厉害。甚至比莫小川都要厉害。

    慕天这时,想起莫小川丢给他的功法玉简。

    闲来无事,便神识没入其中,研读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准备修炼,但莫小川拿出来的功法,级别应该不低。自己完全可以借鉴一下。

    谁曾想,慕天自从神识侵入其中之后,就再也无法自拨。如饥似渴地汲取起玉简中的内容来。

    而且,在研读的过程中,慕天全身仙力,不由自主便顺着功法的运转路径,自行搬运起周天。

    好恐怖的功法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

    莫小川吐出一口浊气,眼睛睁开,两道精光,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一个半时辰,莫小川终于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回过头来,莫小川看到地玄十八卫,影月等人都怔怔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什么情况,难道我脸上有花吗?”莫小川故作扭捏,“你们这样看着我,我会很不好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,影月,千雪两个美女,盯着我看就算了,我帅我承认。可是,你们这帮大老爷们一个劲地盯着我看,到底是几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告诉你们啊,你们可千万别想多了。我是个正常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你终于醒了,我去,一个半时辰啊。一个半时辰的顿悟。我都忍不住想问问老大,你真的不是大道之子吗?”

    喻大凑近莫小川,刻意压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真的好想给你生猴子。”龙武也挤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去,剩下的地玄十八卫,都如同避瘟疫一般,远离龙武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叫龙阳。”莫小川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如果能给你生猴子,别说叫龙阳,就算叫龙阴都可以。”龙武一副花痴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呕……”莫小川弯腰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不对啊,怀孕的应该是我,你怎么吐起来了?”龙武惊奇地叫道。

    莫小川一脚踹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说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想想,眼前的事情怎么解决?选拨赛还有不到半个时辰了。”

    张昱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啊,别闹,正事要紧,我手中万弑枪已经饥渴难耐了。”公良城按捺不住兴奋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先做正事,先将他们干翻了再说。”莫小川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慕天已醒了,他满脸敬畏而又感激地看着莫小川。

    莫小川给他的源诀系列功法,真是太强大了。

    强大到没边了。

    身为曾经的太极圣境强者,慕天自认自己见识过的功法,不知凡几。可是,绝对没有任何一部功法,能与莫小川送给他的源诀系列相比。

    有了源诀系列,等帮他解决了噬元蛊的问题,他有信心在最短的时间里,恢复曾经的修为,甚至冲刺一下无极圣境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“老大,快做安排吧,我都全身血液都沸腾起来了。”张昱咬着牙憋了一个半时辰,他感觉自己所有精血都要燃烧了。

    “安排?!安排是不可能有的。”莫小川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“我去。”地玄十八卫齐齐说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安排没有,这架怎么打?

    “你们觉得,以我们如今的战力,还需要做什么安排吗?你们不觉得的任何安排都是在浪费时间吗?”莫小川耸了耸肩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的意思是,我们直接冲杀过去,开启自由攻击模式。”公良城脑子转的快,同时,他已经做好了冲刺准备。就等莫小川下令了。

    “哼嗯,答对了。”莫小川说完,便朝成长老和毕长老轰杀过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个安排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喂,你们怎么回事?不带这样玩的。”

    “公良城,牲畜。”

    地玄十八卫叫嚣着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宣东正在指挥道清护卫队,和一众精英学员攻击小院的防御阵法。被这突如其来的状识给弄晕了。

    尼玛,谁?道清学院还有谁敢与候院长作对。

    难道肩膀上长了两颗脑袋不成。

    成长老和毕长老两人感觉极度危险的气息,笼罩了他们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,两人根本连防御罡气都来不及支撑开来。

    攻击的速度实在太快了。

    两人第一时间朝前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一声巨响,坚硬的地面,被轰出一个十多米方圆,五六米的深坑。

    躲过一劫的成长老和毕长老,心中一寒。

    这里可是一元秘境,其地面的坚硬程度可想而知。纵然这样,依然承受不了如此狂暴的攻击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如果这种攻击落在自己身上,就算是不死,至少也要重伤吧。

    尘埃落定,深坑也被慢慢修复。

    成长老和毕长老看清了突然袭击了他们的人。

    一个年轻人,一个不足三十五岁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一个修为仅仅处于,太乙金仙中期圆满巅峰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个年轻人,竟然将他们逼到狼狈而逃的地步。

    他们怒了,出离的愤怒。

    而单德贵,伍全河两人,则是被狂暴的气浪掀飞出去,重重摔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以他们的修为,虽然不至于受伤。但是,却使得他们脸面丢尽。

    “莫小川。”

    宣东,伍全河,单德贵本人怔了片刻,异口同声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看来,你们都还认识我,不错。既然认识老子,还敢动老子的住处,难道是你们觉得,头长在肩膀上,给你们增加负担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这样,老子不介意帮你们将它给摘下来。”

    莫小川冷笑道。

    此时,地玄十八卫已经与道清学院护卫队,以及那些精英学员战作一团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莫小川,如果放在三天之前,你说这些,说不定还能吓到我们。可是,如今,你也不看看场上的形势。没想到啊,我们还没有去找你麻烦,你竟然自投罗网了。看来,你命里该绝啊。”

    伍全河狞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们这些土鸡瓦狗吗?看你们个个印堂发黑,命宫发暗,真正是命不久矣的征兆。还想老子死。你们做梦还没醒吧。”

    莫小川嗤笑道。

    “莫小川,在成长老,毕长老面前,也有你放肆的资格。”单德贵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这两个老家伙?”莫小川这才斜眼看向成长老与毕长老。

    在战力上,重视你们。不过,在战术上面,老子就是要蔑视你。

    成长老上前一步:“你就是莫小川?”

    “次奥,这就是你们找来的帮手,年纪太大,耳朵也不好使,你们确定他们是来打架,而不是来送死的。”

    莫小川诧异看着成长老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莫小川,年少轻狂没错,可是,如果不分场合,不明生死的轻狂,恐怕你只能定格在年轻这一阶段了。”

    成长老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,现在,给你一个机会,一个活下去的机会。就看你能不能抓的住?”一直没有说话的毕长老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成长老看向毕长老,被毕长老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哦,我倒要听听,你能给我一个什么样的,活下去的机会?”莫小川饶有兴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做我们古皇族的狗,做我们候家的狗。这样,你还有活下去的机会。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毕长老没有再说下去,但是他森然冷漠的表情,足以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咦,不对啊,你姓毕,怎么可能自称候家。哦——我明白了。你说所的机会,给我的机会,就是像他,像他,像你一样,做古皇族的狗,做候家的狗。”

    莫小川先是惊诧不已,再就是恍然大悟。然后,指着单德贵,成长老,和毕长老玩味地说道。

    伍全河不在莫小川指的范围,因为,伍全河本身就是古皇族。

    “混蛋,你敢羞辱我们。”毕长老也怒了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清楚,在古皇族的眼里,他们就是一条狗,是古皇族用来咬人的工具。虽然他们的修为,比伍全河要高出一大截。但是,论地位,他们却远远比不了伍全河。

    伍全河对他们表面上的尊重,只不过是出于对强者应有的态度而已。其实私底下,内心深处,对他们处处都透露着鄙夷。

    这永远都是成长老,毕长老等人的硬伤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也非常热衷于帮古皇族打压拉笼人族强者,特别是妖孽天才。

    如果成功拉笼一个,他们便会得到一笔丰厚的奖赏。更重要的是,这些人与他们成了一类人。

    这样,如果他们拉笼了整个人族屈服在古皇族威压下,那么就没有人再以异样的眼光看他们,也不会再有人,像莫小川这样,当面,指着他们的脖子,骂他们是狗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才会渐渐开始丧心病狂起来。

    羞辱?!莫小川撇了撇嘴,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