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黑色小塔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小川,你,你能晚一天走吗?”冯小溪把头深埋在莫小川的怀里,嘴里呢喃地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冯小溪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,但莫小川却知道冯小溪此刻心里的伤痛。因为他清晰地感觉到他怀里一片冰凉的水渍在蔓延。

    “小溪,都已经和别人说好了,时间上不好再更改了,再说,早去一天,说不定就早一点得到好工作的机会。你放心,我一有时间就去京城看你。”莫小川轻抚着冯小溪的后背,爱怜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川,我想今天把我自己全部交给你。我要让你知道,无论结果如何,你都是我的整个世界。川,答应我,要了我。好吗?”冯小溪说完,不再顾忌车站上人来人往,肆无忌惮地抛洒着泪水,疯狂地吻上了莫小川。带着馨香味道的****霸道地撬开了莫小川的防护,笨拙地裹住莫小川的舌头狠狠地吮吸着。

    莫小川被冯小溪的一席话说的心神激荡,差点按捺不住,答应下来。但,最终,莫小川还是强行忍住要了冯小溪的念头。他告诉冯小溪,他要把最完美的小溪留给最完美的时间。如此仓促的结合,是对冯小溪最大的亵渎。

    开往苏城的客车缓缓离开王固县汽车站,莫小川看着追着客车拼命摇着胳膊奔跑的冯小溪,已然是泪流满面。当看到冯小溪再也追不上行驶的客车,而双手捧住脸庞无助地蹲坐在地上的时候,莫小川真的很想马上跳下车去,把冯小溪抱在怀里,好好痛惜一番。然后留下来。

    但,他不能,最后,只能任凭泪眼模糊了冯小溪的身影。

    男儿有泪不轻惮,只是未到伤心处。

    无情未必真豪杰,怜子如何不丈夫?知否兴风狂啸者,回眸时看小於菟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切却都已成了过去。刚刚过去一年的时间,不,确切地说,应该是两三个月的时间,因为五一放假的时候,冯小溪刚来苏城陪莫小川。那个时候冯小溪清瘦了许多,脸色有些苍白。当莫小川埋怨冯小溪不懂的好好照顾自己的时候,冯小溪还调皮地笑道:“这还不是你莫大官人魅力大吗?使得奴家‘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的人憔悴’。”

    “川,如果突然有一天,我离开了你,你会难过吗?”当时冯小溪躺在莫小川的怀里说。

    “会,如果有一天你离开了我,我就不再是我。”莫小川还记得自己当时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小傻瓜,其实我最想的是你能够忘记我,继续你自己的生活。那样即使我没有和你在一起,我也会感到很开心。”冯小溪眼神有些迷离。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说这些干吗?你是不是又想要家法伺候了。”说着,莫小川便去挠冯小溪的痒痒。

    冯小溪起身躲闪,并娇媚地冲着莫小川说道:“嘻嘻,你来追我啊,追上了,姐姐给你奖励哦。”

    “莫小川,那明明是白糖,你为什么告诉我那是盐,不行,今天这碗红烧肉你自己要给我报销掉。”

    “莫小川,大坏蛋,起床了,你上班要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佳人往日的音容笑貌还历历在目,然而只不过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,却已是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“莫小川,我们分手吧。”为什么?为什么呢?说好的山盟海誓呢?说好的一起慢慢变老呢?说好的生而同衾,死而同穴呢?

    莫小川拼命撕扯着自己的头发。好像答案就在头发根部一般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的,莫小川便来到了联华超市广场。此刻已临近中午时分,正是太阳最为恶毒的时候。联华超市广场上只有廖廖几个人,却也是躲在广场边的树荫下说着话儿。唯独有一个树荫处,人格外多些。大约有十几个人围成一圈,向着中间位置指指点点,小声的议论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些本来都无关于莫小川什么事情,别说是这种情况下,就算是以往,莫小川对这种场合也是避之不已,因为他知道有些热闹,不是他这样一个穷打工的看的起的,稍微不小心,就有可能会给自己惹一身的麻烦。

    然而今天,莫小川浑浑噩噩的,脑子里已经没有多余意识他,心里突然觉得他应该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靠,这是卖东西呢?还是卖东西呢?还搞什么有缘分文不取,无缘价高难得。去,这老头以为自己是观士音菩萨送袈裟锡杖呢?不就是多要点钱吗?装的像什么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玩意会不会是古董,看颜色给人的感觉好像有些年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傻了吧,要是真的古董,会拿到这地方来卖,你觉得这种地方像有钱人的地方吗?其实,这种行骗的方法早已烂大街了,就看能不能钓到傻鱼罢了。你竟然还有这种想法。兄弟可别告诉我你不是地球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啊,看这老人家蛮憨厚老实的,不像是骗子吧?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你,这年头谁还会把‘我是骗子’四个字刻在脸上啊。不伪装的像一点,谁会上当啊。”

    莫小川走近围观人群的时候,便听到了大家的议论纷纷。透过缝隙向中间看时,只见中间一块土黄色的布块,上面有着斑斑点点的污渍,成色让人看起来有些陈旧。在土黄色布块的中间位置,放着一只乌沉沉的黑塔,塔分九层,上面还有些没有清理干净的泥土痕迹。看样了像是刚刚从土里挖出来一样。在黑塔的左边歪歪扭扭地写着六个大大的红字:有缘分文不取。黑塔右边同样写着歪歪歪扭扭的六个大大的红字:无缘价高难得。

    摊主是一位约有六十余岁的老人,满脸的皱纹写着的都是沧桑,上身穿一件军绿色短袖衬衫,下面是一条灰白色的裤子,裤角卷到了膝盖处。从老人的眼神里看出一丝木讷。老人像柱子似的矗在那里,对周围人群的议论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看样子,老人应该是在什么地方挖了这个黑塔,就拿出来卖,但偏偏又搞出了什么:有缘分文不取,无缘价高难求的神秘场面。这让人感到啼笑皆非。、

    莫小川现在浑浑噩噩的,脑子里除了空白就再没有其他东西,但正是这种状态,让他感觉到这个黑色的小塔很亲切。不错,就是亲切。

    不自觉得,莫小川便走近了摊位前面。蹲下身子,伸手朝黑色的小塔摸去。

    “哎,兄弟,小心有诈。”站在莫小川身后的一年轻小伙子,忍不住用脚轻轻踢了一下莫小川的屁股,小声地提醒道。

    莫小川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,空洞的眼神不带有一丝感情。这眼神着实把身后的年轻人吓了一跳。心里不由的暗恨道:“大爷的,我就是嘴贱,有人乐意被宰,我跟着操那么多心干吗?老子乐的看个热闹。最好被人狠宰一顿。让你没地后悔去。”

    莫小川自然不知道年轻人心里是怎么想的。只是兀自把黑色的小塔拿在了手中。黑色的小塔沉甸甸的,倒让莫小川的心踏实了一些。

    在莫小川拿起小塔的时候,老人本已木讷的眼神却闪过一道慑人的亮光,只是所有人心思都放在莫小川身上,都没有注意到老人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怎么卖?”莫小川的声音有些沙哑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它能值多少钱?”老人也开了口,声音却是很浑厚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我只是觉得自己有点喜欢这黑色小塔。”莫小川轻轻摩挲着黑色小塔,微微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送你怎么样?”老人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都不白拿别人的东西。”莫小川说着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张红色的纸币,“我只有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---多了多了。”老人笑呵呵地接过了莫小川手里的纸币。“这小玩意归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老一少玩的这一出,让旁边的人看的眼花瞭乱,本以为会有像电视上演的行骗那样,会来一番龙争虎斗。谁曾想,就这样简简单单的,一场交易结束了。这严重不符合观众心里的剧情需要。

    托?仙人跳?但局的点又在哪里呢?大家都懵圈了。

    这一幕,观众还没有醒过神来,接下来的情况更让所有人抓狂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找你的零头,小伙子拿好了。”老人说着,从兜拿出一枚硬币塞到莫小川手里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群都怔住了,因为在莫小川的手里赫然躺着一枚“一分”的硬币。大家不信邪地揉了揉眼睛,不错,确实是一分的硬币。

    奇葩!这一老一少两个都是奇葩界的精粹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群也跟着散了,毕竟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让他们看热闹的想法落空了。

    但是谁也没曾想到的却是,那卖黑色小塔的老人一扫刚才的木讷,两眼七彩光芒认烁,看着莫小川离开的背影,嘴里喃喃地说道:“小子,你可要好好活着,你的前路可是老夫也看不透的,老夫的机缘可是在你身上的。很期待我们再见的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说完,老人的身影渐渐模糊起来,直到最后,整个人都消失在这片天地之间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