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章 不用等着回家养老了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罗姓警员和朱姓警员看到安琪儿后,两眼不禁一亮,眼底深处隐晦地显现出一丝淫\/*-邪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哦,你们是一起的,除了你们之外,还有谁能证明你们和候三不认识的吗?一起带走配合调查。”朱姓警员终于抓住了机会,先罗姓警员一步站出来,冷冷地扫视了周围一眼,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群都不敢看朱警员的眼神,怕是不慎惹上麻烦。

    随后,庄晓娴、孙兰,安琪儿三人在两位警员和候三的的威逼下,强制被带走。徐红绫本来也想陪庄晓娴她们一起的,但被庄晓娴一个眼神给制止住了。如果徐红绫再搭进来,那她们真的就完了。

    徐红绫想起庄晓娴之前说过的话,马上拿出手机来给莫小川拨打了电话。把事情大致给莫小川说了一遍。她相信莫小川一定有办法的。在锦绣皇朝,那么多穷凶极恶的混混都被莫小川收拾的屁也不敢放一个,最后,锦绣皇朝的老板还亲自送给她们每人一张vip金卡。

    可是徐红绫忘了,在锦绣皇朝的时候,莫小川面对的是混混,本来就是见不得光的。而这一次,可是国家执法部门。两者是不一样的存在。当然,莫小川用强的话,他们也奈何不了莫小川,但莫小川也恐怕从此永无宁日了。

    莫小川把自己了解的情况说完,本来专心开车的王洁手一颤,车差点没有开上马路牙子。紧接着一股子寒气从王洁身上散发出来。莫小川是她和肖建军刚认识的弟弟,而且,莫小川还是肖建军和她的救命恩人。而他的女朋友却在肖建军的管辖区出了这等事情,这让她如何不怒。王洁一怒,脚下油门一下子就踩到了底。

    肖建军虽然没有明显的表现,但他的沉默就好像是正在蕴酿着能量的火山,一旦爆发起来,绝对能毁灭整个苏城。

    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找到一个号码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肖局长,您好。您有什么指示?”电话里面一个略带磁性男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马上赶到石路派出所,看他们今天有没有抓一位名叫庄晓娴的女孩子,和她的两个同伴进来。如果有,任何人都不要乱来。如果没有,无论如何,你都要以最快的速度给我把人找回来。我大概二十分钟后,赶到石路派出所。我到之后,希望能看到那女孩不受任何侵害地出现在我面前。否则,你也不用等着回家养老了。”肖建军没有任何废话,直接把命令传达过去。最后的声音,都带着冰冷的寒气。

    金晶区公安分局局长办公室内,段慧明听着电话内传出来“嘟嘟---”的盲音,伸手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。肖建军发怒了,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,足以见肖建军怒到了什么程度了吧。以前无论再压力再怎么大,也没见肖建军发这么大脾气,说话这么狠厉过。

    还有,这位名叫庄晓娴的女孩子到底是什么来头,竟然惊的他的老板都如此失态。仔细想想,也没有那个庄姓的世家值的老板如此去做的啊。实在想不透,干脆不想,把老板交待下来的事情办好就是了。如果做不好,虽然老板不一定能把自己怎么样,但以后的路就堵死了。说不定还真的能把自己弄到清水衙门去。

    马的,那个王八糕子惹得这位爷的怒火如此滔天,肖建军不单单是苏城市公安局长,他还是政法委书记,还是京城肖家三子。他要发起狠来,别说自己身后那位,就算是整个江南省都白扯。这位背后还有一支特殊部队支持的。

    段慧明越想越是后怕,直到后背全部被汗水打湿。被风一吹,感觉到了凉意才激灵灵地醒过来。连忙抓起办公桌上的红色电话,飞快地拨了个号码。电话里面每“嘟”一声,对段慧明来说都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。

    电话一接通,还不等对方说话,段慧明就咆哮开了:“阮志杰,你这个所长还能不能做了,不能做就说句话,老子马上安排别人做。是不是要退休了就可以混吃等死了。”

    阮志杰在电话的另一头被骂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阮志杰是段慧明的人,段慧明的性格他是最了解的,所以也不急着争辩,等段慧明骂完了,阮志杰才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老领导,志杰哪里没做到位,您尽管批评,志杰一定虚心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阮志杰,别给我玩虚的,下面我说的每一句话你都给我听清楚了。马上给我查,你们派出所今天谁在石路一带执勤,看他们有没有带回一位名叫庄晓娴的姑娘和她的两个同伴。如果有,给我伺候好了。如果没有,你马上发动所有的干警给我去找。十分钟后我会赶到石路派出所,如果那个时候,你还没有把那女孩和她的两个同伴,完好无损地带到我的面前,那么,阮志杰,你不用退休了,你殉职吧。”段慧明说话,啪地一声挂掉了电话。然后便夺门而出,也不等司机开车,自己直接像开飞机一样把开车离开了区分局。

    段慧明刚离开,离他不远的一间办公室门突然打开了,走出一个中等个头,体形偏胖的中年人,看着段慧明离开的背影,不屑地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钱局长好。”一名路过他办公室的警员恭敬地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中年人点了点头,算是回答。

    石路派出所审讯室,庄晓娴被单独关在这儿,至于安琪儿和孙兰两人,则被关在其他房间。

    罗警员和朱警员两人贪婪地盯着庄晓娴看。如果不是钱公子看中人了的话,他们恐怕早就把庄晓娴给剥个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罗警员看了一眼朱警员。

    “全部都弄妥了。”朱警员阴阴地笑着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姑娘,想好没有,其实,跟了钱公子有什么不好。要吃有吃,要钱有钱,如果得宠了的话,说不定还会成为官家太太,这比你在外面拼死拼活,吃苦受累挣那几个血汗钱强多了。”罗警员色迷迷地笑着,两眼盯着庄晓娴嫩白的脖颈。

    “是啊,看得出来,钱公子是真心喜欢你。难得钱公子真心喜欢一个人。难道这点机会都不给吗?给他人机会也是给自己机会吗?小姑娘为何又如此任性呢?”朱警官说着话,他的一双眼睛从没有离开过庄晓娴高耸的圣女峰。

    庄晓娴紧抿着嘴,冷冷地注视这两人,不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成不成说句话啊,这样僵持着也不是办法。不是吗?”罗姓警员说道,便伸手朝庄晓娴的脸上摸去。

    庄晓娴气得脸色发白,急忙把头一转,身子向后一仰躲了过去。然而罗姓警员的手却顺势下滑,眼看着就要抓住庄晓娴胸前的两团高耸了。

    朱姓警员在一边嘿嘿笑着,一双手也蠢欲动。但最后,他不是咬了咬牙,忍住了。

    庄晓娴眼泪“唰”地一下子流了下来,两手护住胸前,双脚翘起,一下子蹬在罗姓警员的身上。而她自己却人连凳子向后倒去。庄晓娴倒在地上之后,一骨碌又爬起来,把凳子拉住挡在自己身前。

    罗性警员也被庄晓娴蹬的一屁\/*-股坐在地上。不过他并没有恼怒,反而笑着说道:“小姑娘这是要玩哪套动作啊,看样子还不纯熟,把哥哥都蹬疼了呢?”

    “嗳,你小心点啊,这可是钱公子占下的,小心到时候他到钱公子哪里咬你一口。就够你受的了。”朱姓警员虽然也是色心大动,但他还能克制的住。与前途相比,女子这一口他并不是太过热衷。

    本来正贱笑着的罗警员突然脸色难看的要死,不悦地看了朱警员一眼,“你若是不说话,没人说你是哑巴。”

    朱警员的心思,罗警员又如何不知,他不过是在暗示庄晓娴,答应钱公子后,给罗警员穿小鞋。

    好像是心思被看破了一般,朱警员略有一些不好意思,讪讪地笑着说:“我这不是提醒你一下么?”

    两人各怀心思,冷不防着玩些小手段,都想给对方挖坑。在两人的牵制之下,庄晓娴除了忍受两人唐僧似的罗嗦之外。其他倒不用再担心什么?免除了被两人趁机凌辱的危险。

    朱、罗两人正明争暗斗,各打机锋,钱公子推门进来了。两人赶忙迎了上去。“钱公子,这小姑娘我们是劝不了了,听说您对人的心理的方面有所研究,看来要求助钱公子您来帮我们做这份工作了,想想都汗颜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两位客气了,劝人向善,是我应该做的。”钱公子笑眯眯地看着庄晓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成,麻烦您了,钱公子,您随便。”朱警员说完,拉住正要开口的罗警员走出门去。罗警员临出门,还是把话给说了出来:“钱公子,您放心吧,我们在门口守着。”

    两人出得门来,随手把审讯室的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两人各自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,谁也不理谁。本来相好的两人现在却如同路人。利益二字,当真是害人不浅。

    两人正吞云吐雾,一边想像着审讯室里的春光,心里一片火热。都自想着下班后,一定要找自己相好的狠狠弄一回,怎么的也得把这股火泄出去。

    正在无限yy间,突然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快速地向这边跑过来。等近了才看到,原来是他们快要退休的阮所长。这个时候,阮所长来这里干吗?而且看样子还十分急切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