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4章 你,给我站住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警察来了,安杰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很快,安杰的笑容便僵在了脸上。因为,苗虎并没有停止走向他的脚步。微眯的眼神带着残忍的狠厉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过来,打人是犯法的,警察马上就要到了,你不要乱来。”安杰跪着的身子向后一撤,手脚并用地向后退。边退边说道。这人难道真的就是一个亡命之徒吗,难道他听不到越来越近的警笛声吗?

    终于,“吱”“吱”两道刺耳的刹车声中,两辆警车由极快到极静,停靠在安万良家门口。车刚停下,车门便随即打开,十几个警察手握配枪,神情严肃地从两辆车上下来,快速冲进了安万良的家。

    “全部蹲下,双手抱头。”江晓满带头冲在最前面,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安万良家院子里,小安村的村民都感觉腿脚有些发软,不自觉地就按照江晓满的喊话去做了。也是,任谁突然被十几支黑洞洞的枪口指着,不害怕才怪呢?没有当场被吓尿,已是胆子大的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,除了莫小川段远等人之外,再看不到任何一个站着的人。就连安万良和安三都不例外。而且安万良蹲下的时候,发现莫小川和安琪儿等人还站着时,表情顿时难看无比。于是急忙小声招呼道:“琪儿,小川,快蹲下啊。”

    谁知安琪儿反而走过去,把他给拉了起来。他不知道安琪儿那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,在安琪儿的手里,他根本就没有挣扎的余地。安万良站是站起来了,但是却没有站着的力气。完完全全是靠在安琪儿身上,这让安万良内心惭愧不已。

    安杰本想松一口气,但是他发现,警察拿着枪冲进安家院子指向众人时。走向他的那个男人,根本就把那些警察无视了。依旧是不紧不慢的步子,朝着退后的安杰走去。

    这个人是个疯子。安杰心里说道。然后,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爬起身子就朝着那些警察冲去:“警察同志,救救我啊,这个人要杀我。”

    安杰的这一举动,使得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现场,而且神经绷的紧紧的警察方寸大乱。调转枪口对准了冲上来的安杰,一旦情况不对,他们指定会第一时间开枪,在安杰身上开几个洞。

    可是,接下来的一幕,让他们的手颤抖的差点把枪都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正在冲向警察的安杰,突然感觉腿部一阵剧痛,接着身子便不受控制的朝前方倒去。在他倒地转头看的瞬间,却发现,自己的双腿已齐膝而断。膝盖以下部位,一前一后,一左一右歪倒在地上,血液正从断口处向外流着,不一会儿便汪汪地染红了一片土地。而膝盖以上的位置,还和他的身子连在一起的断口处,则是血流如泉涌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安杰大声叫道,惊惧使他想要晕死过去,然而疼痛却非要使他保持着绝对的清醒。他知道,如果这样下去的话,他一定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的,所以他大声喊叫着,以缓解疼痛,双手紧紧掐住大腿,想要把血管给闸死,不让太多的鲜血流出来。可是他毕竟只有两只手,顾了这个顾不了那个。随着晕眩感觉袭来,安杰感觉,自己今天要死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江晓满心中一惊,进了院子,他大致看清了院子里面的情况。可以说,此刻,安万良家院子里,与人间地狱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翻滚挣扎的,痛苦哀嚎的人。那一群身穿统一制服的人,这身制服,江晓满太熟悉了。曾经,怀远县上大大小小的事件,都少不了这身制服的影子。对于他们的带头大哥蓝小刀,江晓满也熟悉,两个人还在一个酒桌上喝过酒。而此刻的蓝小刀则是瘫倒在地上,不知情况怎么样。

    当安杰朝江晓满跑去的时候,江晓满也是一惊,手中的枪对着安杰都差点走火了。

    最让他气恼的是,安杰竟然被人当着他的面,生生斩断了双腿,这又何尝将他堂堂的派出所所长放在眼里,又何尝将他手中的枪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你,给我站住。”江晓满冲着斩断安杰腿后,正向回走的苗虎说道。虽然他不知道苗虎是用什么手段将安杰的双腿斩断的。但他知道肯定是苗虎所为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苗虎转头看了江晓满一眼。

    你妈的,这是什么情况,你冲老子看一眼,来那么一句呵呵,是几个意思。江晓满觉得自己都快崩溃了。在姜家湾这么多年,今天,他终于尝到了被人无视的感觉。说真的,众目睽睽之下,这滋味可真******难受。

    “我说,我让你站住。”江晓满沉声说道,手中的枪保险已打开,手指也在扳机上紧了紧。

    “你若敢开枪,我保证你的手也要留下来。”苗虎头也不回地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嚣张,狂妄,无法无天,丧心病狂,这是江晓满心里恶毒怒骂苗虎的话语。可是骂归骂,苗虎的话还真的吓住了他。刚才们并没有看清苗虎是如何动作的,安杰的腿就给斩断了,他不敢保证,如果开枪的话,他的手就真的能保的住。

    “人呢,快来人,快来人。快叫救护车。”跟警车一起来的段乐山则是直接来到儿子身边,当他看到段远那耷拉着的左手时,莫名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。当他触及到段远的左手臂时,整个人都呆住了。疯狂地大叫着,两行浊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本来他以为段远只是为了骗他早点来帮他,才哄骗他说自己的左臂被人彻底废了。谁曾想,段远还是把情况说的轻了。托着段远那软成面条的左臂,段乐山脸上露出狠辣的戾气。他只有段远这一个儿子,而且,因为年轻时候风流,在留下段远这点香火之后,因为受伤,所以彻底失去了生育的能力。所以段远在他的眼里,比他的命根子还珍贵。

    本来他还打算等段远玩够了,收心了,在怀远县给他找一份差事,安安稳稳地过这一辈子。然后给他们段家留下点血脉。然则这下子他的一切希望都泡汤了。没有那个事业单位会要一个没了胳膊的人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