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4章 放过我吧,我不想死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罗开明听的神色变幻,于奇伟和蔡正祥也是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你只知道自己的孩子受到了委屈,你心疼了,可是他们呢?他们也有父母,他们的父母看到孩子这个样子,他们又该是何等的伤心欲绝。你们都是文化人,应该知道人彘和太监所代表的含义吧。”莫小川淡淡地看了罗开明一眼。

    这一刻,罗开明没也与莫小川对峙,而是微微一低头,避开了莫小川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而,这些认为自己有身份,有地位,仗着老子庇护,在外面胡做非为,涂毒百姓,你说他该不该死?”最后,莫小川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该。”罗开明猝不及防,被莫小川一声怒喝,吓的心神失守,下意识的应声答道。

    于奇伟同样心神俱震,他知道莫小川说的是对的。有些时候,逞凶作恶的往往不是他们这些当权者,而是那些打着他们的旗号在外面胡作非为的亲信。

    于奇伟再看向莫小山和莫小原,悲从中来,如果这是自己的孩子呢?如果自己是老实巴交,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百姓呢?自己面对这种情况又该去什么地方鸣冤叫屈。越想越是气愤,越想越是难过。

    突然,他从身边一位警察手里抢过一根橡胶警棍,扑过去,冲着于庆一阵劈头盖脸打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,爸不要打了,我错了,我以后再也不敢了。爸,不要打了。”于庆双手护住头部,蹲在地上,大声呼痛。他不敢躲,因为他知道,如果他躲了的话,后面等着他的,将会是更加劲爆的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是怎么教育你的,你爸我之前同样是个穷小子,你爷爷奶奶地里刨食,起早贪黑把你爸我供到大学,毕业后又考了公务员。我从坐了这个位置到如今,一直都是兢兢业业,如履薄冰,为的什么?为的就是对得起培养我的劳苦大众。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不要瞧不起任何人,不要仗势欺人,不要以为自己是多么的了不起,离开了我,你什么也不是。让你好好学习,好好做人。你他妈都背着我做了些什么?今天,你要是不给我一件件的说清楚,老子就活活打死你,就算是老子绝后,也不要你这种儿子。”

    于奇伟一边怒声骂着,一边狠狠地一下一下的打在于庆的身上。

    罗开明看着发疯似的于奇伟,没有说话,也没有动作。但他看的出来,于奇伟不是在作秀,而是认真的,他真的能把于庆打死。但让他这样去教育罗岳,他还真的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老于,你疯了吗?再打下去真的要出人命了。”蔡正祥本以为于奇伟打几下就会收手,而且,这些孩子做的也太不像话了,教训一顿也是应该的。所以开始,他也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可是他看到于庆倒在地上,都喊不出声音来了,于奇伟还是没有收手的想法。于是便上去一把拉住了于奇伟。

    “打死他倒省了心事,我自从坐在这个位置,自问做事,上对得起苍天,下对得起大地,中间对得起父母亲人,可是这个小畜生竟然背着我,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,他不死,如何给人家的家人一个交待。来人,把他给我铐上。想吃牢饭,老子我成全他。”于奇伟余怒未消。

    “老于,你这是干什么?亏你还是我们王固县的刑侦专家,连基本的办案程序都忘了吗?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?证据呢?证据拿来。你对孩子下这么重的手干什么?”罗开明见于奇伟竟然当着众人的面教训儿子,差点把儿子打了个生活不能自理,把自己弄的下不了台,于是不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快点,打电话给医院,先把这两个孩子送医院去。”罗开明又对身后的一名警察说道。

    那名警察掏出手机正要拨打急救电话,却发现手机突然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在我没有同意之前,任何人都不能离开这里。现在自己的孩子受伤了,你想到医院了,我弟弟呢?我的两个弟弟伤势比他们重的多吧,刚才也没见你急着打电话去医院,这会儿,你急什么呢?只是断了一条腿,还死不了,就算是断了两条腿又怎么样,他还照样可以活下去。”莫小川说着,腿有意无意地踩到了罗岳的左脚脚踝上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罗开明好像是想到了什么?急忙叫着去推莫小川,可是他如何能推得动。

    “咔嚓。咔嚓。”的声音,随着莫小川慢慢用力而缓缓响起。

    “啊,啊,痛死我了。”剧烈的疼痛,刺激着罗岳从地上猛地坐起来,想把莫小川的脚从自己的脚踝推下去。

    “咔嚓,咔嚓。”的声音继续了下去。罗岳的惨叫声自从咔嚓声响起时,就没有断过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他,我命令你放开他。”罗开明一次次的扑上去,都被莫小川外放的气场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蔡正祥眼中有一丝不忍,刚想挪动脚步上来阻拦一下。可是,想想莫小川他们一行人的身份,又使他强行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脑子里还盘旋着老领导的那句话:“能让高级内卫随行的,一般也就那几个人有资格。他们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会无的放矢,你最好不要掺和进去。否则想脱身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终于,罗岳原本圆润粗大的脚踝,在莫小川的脚下,直接变成了一层薄薄的肉饼。莫小川才把脚从他的脚踝处拿开。

    “很痛吗?那你知道一刀刀割断他人的手指,是什么滋味吗?你知道一刀刀划破别人的血肉,是什么滋味吗?你知道强行逼迫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,是什么滋味吗?”莫小川面无表情,冷冷地一声声地追问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,我不该这样做的,求求你了,放过我吧,我不想死。”罗岳真正的害怕了。他本以为自己的父亲来了,至少可以保证自己安全了,没想到的是,结局依然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现在罗岳甚至都相信,这个人真的敢当着父亲的面杀了自己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