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0章 四个怂儿子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听了莫小川的解释,莫红军心中可谓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华国特别行动处高级供俸,华国九星战将。

    九星战将,华国封号最高的战将级别,比曾经的护国战神还要尊崇许多。

    而且,实权在手,生杀予夺。具有着莫大的威势。

    莫红军双手捧着莫小川的证件,仿若有一座巨山般。泪水一瞬间就流满了他的脸庞。

    莫家祖宗在上,莫家终于有了一个大出息的人了。莫红军心里默默的祷告。

    从莫红军知道了莫小川的身份以后,对于印长瑞和巫强两人对他老爷子的称呼,就没再拒绝过。

    “红军,想什么呢?这么入神。”莫保平拍了拍莫红军的肩膀,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走神了。没事,大家先进去吧。我再等等有财哥。”莫红军回神过来,不好意思地说道。莫小川的身份,他是不好向这些人讲的,就算是关系亲近也不行。

    “那行,我们先进去了。”莫保平说道,便和其他人一起,在南方贵族迎宾的带领下,去了莫小川定下的多媒体功能厅。

    不大会工夫,莫有财也带领家人到了。于是,宴会正式开始了。

    屏幕上放着娱乐节目,宴会上觥筹交错。偶尔也有一些工人自发亮一下嗓子,或者表演一些节目,虽然都是些即兴表演,但是却都乐在其间。

    莫小川和姬凤妍,冯小溪,郑芷荷,自然是每桌每桌的向川溪员工敬酒表达自己的谢意。

    莫红军和任素梅暂时先陪着莫家族人。最后,两个人还少不得要再陪川溪的员工喝一杯的。莫小川怕莫红军有事,所以先是给了莫红军一颗解酒丹。以保莫红军应付下今晚。

    酒宴热闹而温馨,酒过中巡,菜过五味,莫家族人和川溪的员工由原来的陌生,开始打成了一片。相互之间勾肩搭背,称兄道弟。

    雁岭乡,任魏村。

    任魏村是一个以任姓和魏姓为主的村子。其中又以任姓占主导地位。

    天本已经很晚了,冬天的夜还很冷。

    任振庭家中,却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院子里,院子外,围墙上,甚至是房顶上,都围满了人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脸上都带着悲戚,怜悯,愤慨和无奈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故意的,说什么失手伤人根本就是托词。我们就这样算完了吗?不行,找他们拼了。”院子里,任建设手里拿着一把菜刀,挥舞着,脸上爬满了眼泪,神情狰狞,状若疯狂。

    “拼,你拿什么跟人家拼?现在是法制社会,人家占着理呢?再说,人家说了要包工养伤的,钱都送来了。你还怎么找人家拼?官面上,?社会上?你哪一样比的上人家?”任振庭猛地抽了一口烟,愤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钱送来了,就那两千块钱,我爷爷丢掉的可是一条命。再说了,那群羊都不值这两千块钱。是,他们官面上、社会上是有人,但那又能怎么样,我就不相信,他的命就有两条。”任建设这会都急红了眼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是闹上门去,又能怎么样,人家早就留好退路了。你去告官,庄子都出不去。”任振河冲着任建设吼道。“你爷爷被人打死,我们不急吗?难道你爷爷尸骨未寒,还没有入土为安,我们这帮子儿孙就都进号子里蹲着去。丢下你爷爷怎么办?谁来披麻戴孝,谁来摔盆子,葬祖坟,送冥灯?”

    任振军在堂屋的一个角落里,手上的烟头一明一灭,在他的脚下,烟屁股已经堆成小山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们谁都不能去。都好好在家待着,这事,等过了后再说吧。”任振军把手里的烟头小心地放在小山的山顶上,瓮声瓮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任振军是一家的老大,有道是长兄如父,长嫂如母。父母没了,他说话最重。老大都已经发话了,其他人更是没有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“唉,白瞎了任老头四个儿子了,爹都被打死了,还在做缩头乌龟,管他什么人,娘的,干了再说。不就一命抵一命吗?豁出去一个,拼死他一家。稳赚不赔。这活的憋气。”

    “杜宜民真不是个东西,一个老人家,也真能下的去手。可是任老头四个儿子也太怂了,还是建设有血性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,有血性能当饭吃啊。这是闹人命的事,不是小孩子过家家。你以为任老头的四个儿子是省油的灯。走着瞧,任老头入土为安之后,有杜家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人都埋进黄土了,还有着屁的折腾。要闹就现在抬棺去杜家,他们再横总不能白白打死人吧?”

    “对,如果任老头的四个儿子敢闹,我们也跟去。要不,以后那杜宜民还不得更嚣张,还有我们的活路吗?”

    “真以为,老爹做个书记,自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,天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呢?”

    “唉,振军这是抱了必死的心了。我太了解他了。”

    任振军话一出口,围观的人群便开始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都是一群怂货。你们不去,我去!”任建设说着,一扭身子,摔开抱着他的任振河,手里的菜刀乱舞着,防止别人拉住他,朝着大门外跑去。

    任振军嘴唇动了动,终归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而是站起来,恨恨地跺了跺脚,追在任建设后面。

    因为前面的人虚晃拦阻,任建设的速度并不快。眨眼的工夫便被任振军赶上来,一把抓住他的肩膀,把他朝后摔了个趔趄。

    “你别拦我,你有什么资格拦我,你们不拿他当爹看,他还是我最亲的爷爷。你赶快给我闪开,否则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任建设手中的菜刀指着任振军,恶狠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兔崽子,长本事了你。有种你朝我砍。”任振军瞪着牛眼,看着任建设。

    “砍就砍。省得你活着被人指脊梁骨,看人白眼,。”任建设也在气头上,闻言,对着任振军便是凶狠的一刀。

    任振军不躲不避,直挺挺地站着,任由闪着寒光的菜刀砍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任建设心有怒气,这一刀下去,也没留情。当然,他本心是不可能砍到任振军的。起码,任振军会躲。可是,菜刀快要砍到任振军身上的时候,任振军还是沉稳地看着他,身子如磐石般一动不动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