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4章 人不狠,站不稳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行了,大爷的,还让人好好玩耍不?就这么几个毛人,谁还不知道谁啊,装这个二五干吗?有意思吗?”杜宜民哭笑不得地一把掌打在了苟万义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“公子,我这不是被您的风姿给完全折服了吗?情不自禁便有感而发。”苟万义摸着被杜宜民打的地方,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在哪里装可怜,来这里就是为了高兴,为了享受人生,整天板着个脸,有什么屁的乐趣可言。告诉过你多少次了,把心和思想都放开点。你小子怎么就不听呢?以后出来玩,再也不带你了,蛋疼的,太煞风景。”杜宜民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,其实,我也想恣意轻狂,红尘作伴---”苟万义听到杜宜民说以后再不事他出来玩,心一下子慌了,连忙站起来冲杜宜民打躬作揖说道。

    “打住,打住,大爷的,还能不能说人话了,******,能说人话,就乖乖给我说人话。净整些文绉绉的词让老子听的恶心。“杜宜民寒着一张脸打断了苟万义接下来的话。

    “公子,小苟我只想着为公子排忧解难了,那还有心思想着享乐呢?我这是在想一件对公子来说非常重要的事情。“苟万义连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说话多好,听着也顺耳朵。那你现在说来听听,你到底是在想什么对本公子很重要的一件事情?”杜宜民挖了挖耳朵眼,点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苟万义谨慎地看了看身边的几位陪唱公主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,犹犹豫豫像是什么话?这些个女孩子都是本公子的知心人。难道还会坏本公子的事吗?除非她们不想在雁岭乡混下去了。”杜宜民最是看不惯苟万义这副模样,整天提防谁都像在提防贼一样。

    “杜公子的事情谁敢去坏啊,那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。我可是还想在这雁岭乡多捞几年钱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杜公子平时对我们不薄,我们怎么会做对不起杜公子的事情呢?我们巴不得杜公子越来越好呢?这样,有杜公子罩着,我们以后得日子才更有奔头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有杜公子在,我们才活的滋润,没有杜公子的话,哪有我们的逍遥自在?我们想帮杜公子还怕没机会呢,怎么会害杜公子?”

    几名陪唱公主听完杜宜民的话,七嘴八舌地说道。说完还带着讨好的笑脸冲杜宜民献媚。

    杜宜民被陪唱公主的糖衣炮弹轰炸,自恋之极,心里美的忘乎所以。

    而苟万义则不能为然地撇了撇嘴,自古以来,青楼无情,戏子无义。得意时,百般奉承,曲意逢迎。失意时,躲的比谁都快,生怕沾惹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不过,苟万义毕竟是要靠着杜宜民吃饭的。杜宜民的话他不能不听。

    于是,苟万义深吸了一口气,对杜宜民说道:“杜公子,我觉得白天的事情,我们做的还不够彻底。我害怕任家还会闹出什么妖蛾子来。”

    “切。”杜宜民不屑地冷哼了一声,“难道你还指望任老头那几个儿孙闹出什么名堂来?你也太看得起他们了。妈的,死老东西,不就是吃他一只羊吗?妈的,老子吃他的羊,是看得起他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,就算他们要闹,那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?别忘了,他的羊可是毁坏了人家的庄稼在先。我们就咬着这个理,走到哪里也不怕。再说,我们只不过推了他一下,赔偿的费用我们也付了,谁知道那倔老头有没有其他什么病啊?”

    “公子,话是这样说,可是,难保人家走司法的路子呢?要知道,虽然我们做的隐蔽,没给任老头留下什么外伤,但是,如果法医解剖的话,内脏之类的伤损还是很容易能检查出来的。这点我们不能不防啊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走司法程序,我们有许领导帮忙,可是现在的通讯速度太过便利,怕到时候会闹的沸沸扬扬,连任领导都会有压力。”苟万义担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小子说的也对。不过,我们该怎么做呢?”杜宜民听了苟万义的话,脸色也凝重了起来,不由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们应该先下手为强,一不做二不休,把任老头抢过来,一把火烧掉。到时候,天地就清净了。就算是他们想闹,也没有什么证据能奈何的了我们。”苟万义脸色发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呃。”杜宜民愣了一下,他被苟万义大胆的想法给震惊到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任老头现如今可是半死不活的,说不定此刻已经死了。如果死了的话,抢过来烧掉就烧掉了,但是,任老头还没死的话,就抢过来烧掉,就算是杜宜民自认坏事做绝的人,也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公子,人不狠,站不稳。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牺牲个把人,成就自己的事业,又有什么可心软的呢?公子义不养财,慈不掌兵啊。”苟万义看到杜宜民有些犹豫,于是趁热打铁,借机又劝道。

    “狗子,你觉得这样做真的好吗?要知道,任老头可能还没有死透呢?”杜宜民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---公子,一把火下来,还有几个能不成灰的。您见过成灰的人还有活着的吗?”苟万义阴阴地笑道。

    杜宜民都被苟万义的表情给弄的浑身发寒。心下不由的想着,这苟万义不至于和任家有着不死不休的仇恨吧。否则,苟万义怎么会出这么阴毒的主意。

    “我说,狗子,老实给本公子说,你该不会和任老头家有什么深仇大恨吧?否则,不可能这么针对任老头他们家。”杜宜民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是说的什么话?我,苟万义是个孤儿,要不是公子看得起,我早就饿死街头了。所以,万义所做一切的出发点,都是从公子的利益出发的。这么多年了,公子应该明白万义的心思。”苟万义见杜家民如此问他,眼神中有些慌乱,不过让他很好的掩饰了过去。

    苟万义从沙发上站起来,拍着胸脯,言真意切地对杜宜民说道。一副忠心耿耿地模样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