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0章 阴阳通天融魂大法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姬家阴阳,贞家魂术,玉家偷天,莫家相融。四术齐展,衍生之一,是为阴阳偷天融魂大法。可逆天地阴阳,倒转时空,聚消散神魂重生已死之人。

    因为任朝云年龄老迈,而且正值天人五衰的当中,灵魂本就虚弱。如果再被有些许法力的东西波及到的话,灵魂消散是很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,莫小川想要将任朝云再次复生,首先要做的,就是重凝灵魂。

    然则天不可逆,道不可欺。至少以莫小川如今的手段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。所以只有运用阴阳偷天融魂大法,以虔诚之心感应规则,以自身寿命为凝魂筹码,倒行逆施,修改这一段天地规则。

    还魂非常事,但以寿命筹。使用阴阳偷天融魂大法,是要看所凝聚灵魂对象的实力、年龄等等各项指标。实力越强,年龄越大,所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大。

    好在任朝云只是区区一介凡人,并没有修行基础在身。否则,莫小川也没有办法对他使用阴阳偷天融魂大法。纵然如此,任朝云的年龄也给莫小川造成了不小的负担。

    莫小川如今的境界还远远达不到身化星辰,亘古不殒,不死不灭。有道是,凝星寿命莫等闲,圆满增龄一万年。也就是说,莫小川如今凝星圆满的境界,也不过才有万余年的寿命。这还是《鸿蒙始元诀》的强悍,直指大道本源。换成其他功法,还源源达不到这种效果。

    然则,莫小川使用阴阳偷天融魂大法,强行逆天而为,为任朝云凝聚消散的灵魂。实则是以自己的虔诚和寿命去换的。

    好在任朝云凡躯凡魂,如果只是炼气一层的话,莫小川就算是拼了性命也无法再使其复活重生。

    任朝云今年七十五岁,而按照最低比率一百比一的兑换比例来算的话,莫小川也整整用掉了七千五百六十多年。

    如果换成和莫小川修为差不多的修者,就算会阴阳偷天融魂大法,也不会轻易使用。因为他们承担不起这种寿命的消耗。更何况,如今,修行越发的艰难。在修炼界,寿命无形当中,就成为修炼资源的一种。因为拥有更长的寿命,说不定仅仅多出一年的寿命,就可以积累足够突破了。那生命又将会延长一部分,由此可见寿命对如今的修者来说,是多么的可贵。

    而,莫小川为了任朝云的复活重生,用去了七千五百六十多年的寿命。可见,莫小川花费的代价,何其之大。

    而且,还有这一步一叩首的虔诚之心。

    一步一叩首,万步灵前头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一步一叩,在叩足一个万个头的时候,人要赶到灵前。这点对莫小川来说却是最容易不过的。因为,莫小川有神识,而且,身体更是强悍的一蹋糊涂。万把个头,对莫小川来说,挠痒痒都不算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莫小川在任魏庄,非得以这种震憾人心方式出场的原因。在他看来,孝心就是用心去做,而非是仅仅停留于表演。

    或许,在别人眼里,莫小川的这一举动,作秀的可能性,大过他的孝心吧。

    莫小川将任素芹交给姬凤妍她们照顾。然后继续他还没有完成使命。

    姬凤妍和罗凯她们默默地跟在莫小川身后,这次他们都没有陪着莫小川一起跪行。因为这是莫小川一个人的考验。因为他们一跪,和刚才任素芹的一跪还不一样,任素芹和任朝云可是嫡亲直系血脉。是为大道所认可的。

    之后,莫小川渐渐加快了磕头速度。虽然围观的人看到莫小川的景象依然是慢慢的一步一叩首的动作,但是他们看到了只不过是莫小川的残像罢了。

    这时,印长瑞和巫强赤虎驾驶着三辆豪车快速驶进了任魏庄。滑稽的是,在一辆奔驰的后备箱里,还装了一辆五成新的电动自行车。

    这五成新的电动车,自然是前去新镇送信的任建飞的。因为,任建飞独送新镇一家,所以,任素梅自是不肯他再独自骑车回来。

    而在离任魏庄不远的马路上,一辆破旧的面包车,后头突突地冒着黑烟,也朝着任魏庄行驶而来。

    “咦。”苟万义眼角突然看到三辆豪车拐向任魏庄的方向,突然轻声讶然道。

    “狗子,怎么了?”坐在副驾驶的杜宜民当然也看到了那三辆豪车,不过他并没有在意,这路上,每天路过的车多了,偶尔多个三两辆豪车,也不值得大惊小怪的。但他听到苟万义一声讶然,忍不住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毕竟,苟万义做为杜宜民的狗头军师,还是有些本事的,杜宜民做坏事,多次都是仰仗苟万义才化险为夷的。也正是因为苟万义,杜宜发的老爹和舅舅才能混的如鱼得水,逢凶化吉。因为,苟万义有着一套残缺的,时灵时不灵的半吊子风水秘术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在杜宜民面前混得风生水起的原因。

    所以,大多数时候,苟万义的意见,杜宜民还是会很认真去听取的。就如同这次一样。否则,任魏庄,打死他,他也不会再次进入任魏庄。他怕,被任魏庄的人给生撕了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后面突然被什么硌了一下。”苟万义淡淡地解释道。而,在他的眼神里却闪烁着兴奋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我去,你大爷的,一惊一乍的,差点没把本公子吓死。”杜家民瞪了苟万义一眼。然后又转过来对老鼠说道:“老鼠,稍微慢一点,等前面那辆车走远了再说。能开得起这种车的人,都是非富即贵,我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先避避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,公子,都按您说的办。”老鼠踩了下刹车,把车速降了下来。

    坐在后排的苟万义。眼神之中却露出了一丝失望的神色。

    印长瑞开车拉着任素梅莫长军和任建飞走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“前面那么多人围着干什么?难道杜宜民那混蛋又来找麻烦?”任建飞脸色狂变。因为,在刚才上车的时候,任建飞脑海里,关于莫小川他们的事情,被依飞雪悄无声息的给抹除掉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任建飞依然忘记了,自己正坐在什么样的车里,这年头,能坐得起这种车的,都不是多么好招惹的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