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6章 你自己还有以后吗?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然而,就在空从手刚刚要伸出宫门的时候,一层似乎是空间薄膜的东西,把他彻底挡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接着一股强大的反弹力道,一下子把空从以更快的速度弹飞回去。

    那保安好似长出了口气,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,精神猛然放松,全身的力气仿佛是被刚才的恐惧掏空一般,再也支撑不住他的身体,使他仰面朝后倒去。

    幸好,他身后都是看热闹的人,回过神来,七手八脚地把他抬住了。

    空从在被弹飞的过程中,想要调整一个身形,换个方向试试。可是,他发现,自己的身体根本就不归自己掌控了。

    “轰”空从重重地撞在了墙上,因为惯性的原因,他在墙上还停留了那么十几秒钟,才“啪嗒”一下摔落在地上。留下一墙的血迹。

    不过,以空从如今元婴境界的修为,除了剧烈的疼痛,这点撞击,倒算不得什么。所以他一摔落到地上,便一个骨碌爬起来,又转了一个方向加速逃跑。

    罗凯摇了摇头,不屑地笑了笑。这种人,竟然也能修到元婴境界,也真是难为他了。

    这次的情况,和上次差不多少,只是这次,比上次摔的更加的惨重一些。

    这次站起来,空从老实了不少,也不想着逃跑了,咳了几口血,哀怜地看着罗凯。

    “急什么?不就是朋友捎带的一句话吗?黄泉路那地方又不会动,我送你去,会很快的。”罗凯戏谑地对空从说道。

    “罗供俸,你不能杀我的。我已经准备加入紫衍阁了,我就是紫衍阁弟子了。你如果杀了我,紫衍阁是不会放过你的。”空从没办法,他想给自己争取下来活着的权利。所以,又把紫衍阁搬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紫衍阁?!什么东西?”罗凯无所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紫衍阁是传承自上古的超级宗门,宗门高手无数,像我这样的修者也不过是垫底的存在。”说到这里,空从一脸向往的神色。

    对于紫衍阁,空从所知甚少,他远没有莫小川他们知道的多。因为,最后的时候,莫小川可是对拓跋宏哲使用过搜魂术的。他之所以这样说,也不过是为了衬托出紫衍阁的强大,让罗凯投鼠忌器。

    谁曾想,罗凯却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。看看拓跋宏哲就知道了,堂堂一个出窍中期的修者,在之前的地球,基本上都可以横扫了。老一辈闭死关不出关,基本就是他无敌于天下了。他才不过是紫衍阁的外门弟子,甚至千名都排不到,由此可见,紫衍阁的实力绝对的恐怖。

    就空从这种货色,就算是紫衍阁收下他,也不过是一颗米粒掉进大海里,连个水花都激不起。也就是做杂役弟子的料。还是那种最低等的杂役。

    “如果罗供俸您惹恼了紫衍阁,紫衍阁高手尽出。到时候,到时候,别说是您,就算是特别行动处也要跟着遭殃。你可要三思而后行,也给自己留下点余地。”空从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紫衍阁高手尽出?!哈哈,为你?还是为拓跋宏哲?你把你自己看的太重要了,可惜啊,紫衍阁就算是为你们出手一次,你也已经看不到了。不过,你去之后,见到拓跋宏哲,不妨告诉他,暂时先等等,看紫衍阁会不会给你们出头。”

    罗凯说着,嘴里的葡萄籽毫无征兆地冲着空从的双眼射去。

    空从,无从闪避,只是强行用力将将眼睑闭上,枉想靠眼睑抵挡下。

    “噗”“噗”两道细微的响声。大如米粒的区区葡萄籽,直接射过了空从的眼睑。

    紧闭双眼的空从浑身只哆嗦,两行血泪从葡萄籽射出的小洞之中,从空从的嘴角之内,漫漫没渗出,然后汇集一处,最后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这双眼睛害了你,人如果看不到,或许,就没有那么多的贪婪想法了。本座今天高兴,替你废了他,不用感谢我。我这人向来都是做好事不留姓名的,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他们,我叫罗凯的。”罗凯傲娇地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多谢罗供俸,多谢罗供俸。以后有机会,空从一定会衔草结环以报。”还别说,空从境界上比拓跋宏哲低了不少,但是从个人忍受力上来看,十个,百个拓跋宏哲也比不过一个空从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觉得,你自己还有以后吗?”罗凯轻笑。

    “罗供俸,难道连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都不给我吗?”空从不甘心地问道,好歹自己也是一个区域的负责人。在特别行动处,也是排得上号的。他不相信,罗凯会如此轻易就劈了他。

    “有些机会,是永远都不会有第二次的。”罗凯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的不怕紫衍阁的报复,紫衍阁的实力真的是很恐怖的。”空从还在做最后的挣扎。

    “呵,对于紫衍阁,我比你清楚的多。对于拓跋宏哲,紫衍阁的外门弟子,我说杀就杀了。就你,连预备弟子都算不上,也敢在这里大言不惭。就算紫衍阁高手尽出,可以让他们试试,当着他们的面杀了你,谁敢出手阻制的。”罗凯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罗供俸,求求你,就放过我这一次,我知错了。我已经失去了一双眼睛,您还忍心再把我的命也带走吗?求求您罗供俸,放我一马。”空从见罗凯杀意已决,忍不住“扑通”一声跪在罗凯面前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苦苦哀求。

    这一幕看呆了乾安宫外的所有人。因为空从的不加掩饰,所以,在sx省的上流社会,认识他的人不在少数。自然知道空从在sx省的恐怖能量,没想到刚才飞来飞去的表演了一番,就直接跪在了那年轻人面前,扯着年轻人的裤管,老泪纵横,像极了忠奴历经千辛万苦找到自己主人之后的感情宣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年轻人,比空从身份还要高贵的多。空从就已经够恐怖的了,这年轻人岂不是通着天了。众人越想越兴奋,特别是那么待字闺中,年轻貌美的少女,看向罗凯的眼光更是红柯柯的挑逗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