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9章 我最讨厌背叛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车公子,叫阿狼来有什么事情要吩咐的?”阿狼瞟了一眼头抵在大石狮子上的步果,眼神中闪过一丝愧疚。

    “阿狼最近,肾可能不好,头发老掉,该补补肾了。”车冷锋似笑非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车冷锋的这句话,阿狼和步果心里同时一惊。脸色狂变。

    如果车冷锋真的知道了他们的事情的话,那么,后果可不是他们能承受的住的。

    别看平日里,车冷锋笑嘻嘻的像个弥勒佛似的。可是如果他狠起来,比来自九幽地狱的魔鬼都要可怕。他折磨人的手段,可真是千奇百怪,让人想来就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呵呵,车公子又取笑阿狼,阿狼对那方面可没有多大嗜好,所以肾怎么会出问题呢?”阿狼强迫自己平静下来,然后干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哼,我也希望你这那方面没有多大嗜好,可是头发却真的掉了。”车冷锋冷哼道。

    阿狼额头之上,已经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。他突然想起,今天和步果起后,步果取了衣服去洗澡的时候,把外套套在他头上过。他还夸张地对步果说,想要把步果揉进自己的身体里,走到哪里都带着。而他所有的道具,正是步果的套在他头上的外套,他用力在头上蹭过。

    现在,步果穿的就是这件外套,而且,他也明白了步果为什么会在大石狮子前,摆出这样一副造型了。

    “阿狼,你跟了我爸多久了?”步冷峰淡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十年零九个月二十二天。”阿狼如实回道。

    “记得很清楚啊,可是道上的规矩你是知道的?我就不明说了。这样,绝味楼里面有几个女人,几个很漂亮的女人,如果你今天能把他们给我带回去。那么,所有的事情,我都可以既往不咎。还可以成全你们的好事。如果你带不回去的话。你自己就试着能不能跑出卢宁县吧。”车冷锋摆弄着指甲,漫不经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车冷锋的话让步果两眼一亮。说实话,和车冷峰在一起,她真的受够了,肥胖到极致的身子,能把人压到窒息。而且,最重要的是,和车冷锋在一起,以车冷锋那蚕豆大的东西,她永远都感受不到女人的快乐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她从车冷锋身上也弄了不少钱,足够她们到外面买套房子,做点小生意,安安稳稳地过普通人的生活了。

    可是,阿狼却和步果想的不一样。可以说,车冷锋是在他的陪伴下长大的。车冷锋的性格什么样子,他了解的比了解他自己都深。这种涉及到男人尊严的事情,又岂能说揭过就揭过的。

    阿狼知道,车冷锋这样说,也不过是给自己画了个饼,一个大大的饼,好让自己给他卖最后一次命。这样,女人车冷峰得了,而,黑锅他阿狼背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阿狼想了想,点了点头,回答了车冷峰。

    车冷峰再没有吃饭的兴趣,带着步果回了卢宁自己的住处。

    一进房门,车冷锋就把衣服扔到了一边:“下面该你表演了。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,享受你的服务了,把本公子伺候好些。”车冷峰像个机械人似的,话音里不带有一丝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好的,公子,我一定会让公子满意的。”步果有些惊喜。他以为是说,这一次之后,车冷峰就会同意她和阿狼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步果十分的卖力,使出了浑身解数,用尽了心思的取悦车冷锋。

    当步果正要坐下去的时候,本来闭眼享受的车冷峰突然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不要用它,太脏了,用你不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车冷峰的话让步果一愣,脸色变的难看起来。这是,车冷峰第一次在这种事的时候,用这种冷淡的态度跟自己说话,而且也是第一次说自己脏。

    忍受着车冷峰带来的耻辱,步果换了一种方式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车冷峰就颓废了。

    步果本来是想吐出来的,可是看到车冷峰看着她的,那一双冰冷的眼睛,她忍着恶心反胃的感觉,强行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之后,步果见车冷峰没有其它指示,所以便默默地去洗水间漱口。等阿狼回来之后,一定要和他找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,重新开始新的生活。

    步果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露出了一个凄惨的笑容。这都是自己自找的,想想在绝味楼门前,自己本来是想羞辱一顿孙兰的,没曾想却把自己逼到了这份田地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自己有什么资格去羞辱孙兰呢,至少人家比自己活的有尊严不是。

    步果更在沉思,心灵也在褪变。

    突然,她的眼角从镜子里瞟见车冷锋正举起一根铁管,狠狠地朝自己脑袋上砸来。步果想躲避,可惜,已经迟了。

    步果只觉得猛地一阵剧痛,接着,便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“哼,我最讨厌背叛,还没有哪个背叛了我之后,还能好好活着的。这几年,你伺候的本公子非常的舒服,所以,本公子今天就给你一个痛快。在那边,可别忘了本公子。”

    车冷锋看着躺在地上,大睁着两眼盯着他的步果说道。步果头上的血流满了整个洗水间,使得整个洗水间变的想个血池一样。

    车冷峰很自然地用把铁管上的血迹洗掉,丢在了一边。然后一把拆起步果的头发,把步果拖了出来,朝着其中一个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这房间上面还配了一把明锁,看样子应该是不常住人的。因为所配的明锁上面,多少都有了些锈迹。

    车冷峰打开房间的门,外面的天还不算太黑。可是这个房间里面却是黑咕隆咚的,伸手不见五指。而且,房间里面还给一种特殊的气味,这种气味和香水的味道彻底融合在了一起,不过仍然让人却的心慌难受。这房间,给人一种幽深冥狱般的感觉。

    车冷峰的一双眼睛好像能夜视一般。直接拖着步果的尸体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随着车冷峰将房间里的灯打开,满屋子亮堂堂的让人心里总算有了点踏实感。

    可是,等看起了屋子里面的装饰的时候,整个心都又提了起来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