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2章 这还没开干呢,怎么就跪了?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我就说吗?咱老老实实地来拜见人家,既然有了约定就按约定的来,可是,您非要自做聪明,看什么值不值的你辅佐。”

    “这下值不?在人家眼里,你就像是年五更的兔子,有你没你一样过年。整天穷得瑟,得瑟吧。人家离了你能过,你离了人家能过不。”

    “去,这是不是就叫聪明反被聪明误?”

    见莫小川直接把他们晾这儿,兀自回去休息,白辰岳不由的气也泄了,忍不住的一番牢骚。

    “死猫,你给我闭嘴。奇老大这不是想让我们得到更大的自由吗?谁知道那小子油盐不进呢?”

    朱红衣瞪了白辰岳一眼,娇声斥道。

    白辰岳好像很怕朱红衣,见朱红衣瞪向自己,搔了搔头,嗫嗫没敢再说什么?

    “油盐不进,证明他有油盐不进的本事。并且,应运而生,道之骄子,自是有大气运临身。我们的前程还是要落在此子身上,这第一步,我们确实走错了。虽然如今圣境不出,但不保证以后不会出现。约定了还是按约定走吧。”龙行宇看着奇泰清,缓缓说出了自己的意见。

    几个人交流起来很快,莫小川刚踏上二楼的楼梯,他们的交流结果已经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少主请留步。这次是我们错了。还请少主再给一次机会。”奇泰清等人跪地恭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你们叫我少主?!”莫小川讶然。

    “是的,当初域外异族袭击鸿蒙圣界,鸿蒙万族奋起反抗。我们五圣兽自是不甘人后,最后族人多战死。我们也伤及本源,本来也将殒落,后来被四族莫氏一位前辈所救。”

    “那前辈将我们送到这地玄牢笼,让我们静待时机。莫家前辈告诉我们,鸿蒙皇族显世间,天地清正一日还。让我们寻到鸿蒙皇族血脉,辅助他成长,协助他绞灭域外异族。”

    奇泰清跪在地上,把所有的小心思都收起,恭恭敬敬地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确定我是你要找的那个人?”莫小川看着奇泰清五人,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刚才,奇泰清一下子点出自己等四人,鸿蒙四族血脉时,莫小川就有些惊奇。那个时候,莫小川就坚定了留下他们五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洗洗睡吧,只不过是借口罢了。因为,莫小川需要罗凯他们布下九天十地遮天大阵,以及混元禁灵阵,目有就是把五人生擒,然后搜魂。

    在莫小川的眼里,管他什么残不残忍,邪不邪恶,只要能保证自己和亲人朋友的安全,一切手段伎俩都可以拿来用。

    不过,这会,奇泰清自己愿意说出来,那是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毕竟,打打杀杀,总会伤些花花草草的。

    “当时,莫氏前辈教给我等一道手诀,用以辩认四族血脉。之前,我们五人都是沉睡以修复本源。所以,对最近百余年的事情,我们并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西方那边最近天地灵气动荡异常,而且,纯净灵魂气息也越来越浓厚。所以,把我从沉睡中惊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查看了一番,发现,西方圣廷在用万人灵魂祭祀,以指引神降。”

    “事出反常必为妖。既然西方圣廷用万人灵魂指引神降,那就证明,我们东方,也应该诞生了可以抗衡神降的存在。毕竟这地玄牢笼还是鸿蒙四族的地玄牢笼,于是,我便用莫氏前辈传授给我的指诀印证了一下,自然发现了你们鸿蒙四族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鸿蒙四族,同气连枝,同辈之人,不分尊卑,只以年龄界限大小。但有一种情况除外,就是那一族出现皇族血脉,那么则被四族共尊。我见其他三人年龄应该都比少主大,而他们都是以你为中心,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和依恋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斗胆猜测少主就是道之娇子,气运集身的鸿蒙皇族血脉。”

    “开始,我等还枉想稍微变动一下约定,不是以主仆关系,而是以平等全作关系。现在看来,是我们异想天开了。还请少主责罚。”

    奇泰清等五人,恭恭敬敬地伏下身子。

    这时,罗凯等人又去而复返。

    “老大,九天十地遮天大阵和混元禁灵阵已经布好了,我们什么时候动手?”罗凯还没走进客厅,隔着房门,对莫小川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,他们没有准备,所以,罗凯他们只有把握能对抗得了五位大乘期高手,至于生擒活捉,那是想也不敢想的。但是,现在不一样了,两座大阵布下,就算是人仙来了,也拿得下。自然不需要遮遮掩掩了。

    九天十地遮天大阵?!混元禁灵阵?!

    跪伏在地上的奇泰清等人听的,浑身一个激灵。这两座阵法的作用,身为鸿蒙时期存活下来的他们,又如何不知道呢?

    看来,他们还是低估了莫小川。他们开始也单单以为,莫小川真的要去洗洗睡了,谁想得到莫小川竟然存了将他们一网成擒的心思。

    如果刚才自己等人,一句话谈不拢,甩袖子走人的话。最后的结局,就算是不死,恐怕也是生不如死吧。

    “咦,为是咋的了,这还没开干呢,怎么就跪了?难道你们有未卜先知的本事,知道你们这次反正是跑不了,老早跪下求饶了。”

    罗凯刚一走进客厅看到眼前的一幕,兀自不相信地揉了揉眼睛,不可思议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说,我们老大虎躯一震,王八之气临身,让你们心悦诚服了。我去,你们也太没骨头了,怎么滴也得先让咱练练手再说啊。有你们这样的吗?”

    “这他娘的,就像拉屎一样,本来以为畅快淋漓的大干一场,什么都准备好了,脱掉裤子再知道,便秘。这个难受劲你们是没有亲身体会啊。”

    罗凯苦着一张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爷的,罗凯,咱不要说的那么恶心好不,怎么哪里有你,哪里人就想吐呢?”有熊奇志皱了皱眉头,对罗凯说道。

    “熊老头,还会不会聊天了,别人怎么都不吐呢?想吐,那是证明你怀孕了。这事,你得找孙兰去啊,跟我又没关系。”罗凯双手一摊,无辜地看着有熊奇志说道。

    刚进房子的孙兰听了罗凯的话,狠狠地啐了罗凯一口,一张红若鲜桃的脸,灼灼生艳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