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69章 美人当前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孟萱儿来了?!”莫小川笑了笑。

    莫小川来到议事厅的时候,仇长正和仇阳夏正陪着幽晗天喝茶。

    “幽公子,这位就是莫小川莫公子。莫公子,这位是幽泉宗太上长老之子,幽晗天幽公子,特意前来找寻公子。”仇长正见莫小川和庄晓娴走进了议事厅,连忙站起来介绍道。至于孟萱儿,则被他忽略了。

    莫小川刚转头看向幽晗天,脸色便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刻,幽晗天一双眼睛,正色迷迷地看着庄晓娴呢?

    一头波浪般的秀发迎风飞舞,浓淡适宜的峨眉,一双美目含情脉脉,秀挺的琼鼻,香腮微晕,滴水樱桃般的樱唇,鹅蛋娇靥甚是美艳,吹弹可破的肌肤如霜如雪,身姿玲珑,高贵典雅。

    幽晗天真的是被庄晓娴的美丽给震惊到了。长这么大,幽晗天承认自己见过的美女不在少数,什么宗门一枝花,皇朝第一美女等等,此刻,在庄晓娴面前,全都黯然失色。孟萱儿也就占了个体质的特殊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自己一定要得到。不惜一切代价。

    幽晗天心中暗暗想道。

    孟萱儿看到这一幕,心里欣喜的同时,也有些悲哀。

    欣喜的是,幽晗天既然看上了莫小川身边的女人,那么,他就一定会和莫小川对上。对幽晗天,她天了解了,只要是幽晗天看上的东西,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弄到手。如此以来,哥哥的仇就有望得报了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孟萱儿就是认定了莫小川是杀害孟高远的凶手。这是一种直觉。有时候,女人的直觉会让人感觉到没有任何逻辑可言,而却又精确的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同时,孟萱儿也在为自己悲哀,他知道自己在幽晗天心中没有什么地位,也知道自己在幽晗天的眼里真的可有可无。没想到,竟然可有可无到,远没有才第一次见面的女人对他的吸引力大。

    或许,他们只是各取所需吧。孟萱儿需要借助幽晗天的势。而,幽晗天需要孟萱儿的身体,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当然,孟萱儿不得不承认,莫小川身边的女人长的是漂亮,漂亮到让自己自惭形秽,漂亮一让自己这个女人都心动不已。

    莫小川一把抓了庄晓娴的手,脸色阴沉地坐到了议事厅的主座椅上。

    仇长正见到幽晗天的样子,心下也是一冷。这幽晗天当真是不知死活,岂不闻桃花公子就是因为对晓娴夫人有所亵渎,才被自家公子杀了么?

    “送客。”仇阳夏则更加直接。手中茶杯重重砸在身边的桌子上,然后怒气冲冲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,孟萱儿才轻轻推了一下幽晗天。

    “哦,不好意思,在想一些事情,一下子走神了。”幽晗天清醒过来,难道表现出了温文尔雅的一方面。当真是要多谦和有多谦和。

    “哼哼,这神可不能走远了,如果走远了回不来的话,人就死了。”莫小川冷哼了两声,声音阴恻恻的。

    “哦,什么意思,难道莫兄第一次见面就想威胁我不成?”幽晗天脸也瞬间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自己好脾气是因为当着美人的面,但那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刺两下的。

    “我只不过好心给你提个醒而已,毕竟这个世界上每天被杀死的人无计其数,甚至有些人,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难道你觉得不对吗?如果你是当作威胁,那就算是我威胁你好了。”莫小川一双眼睛冰冷地看着幽晗天,杀意有些暴虐。

    任何人想要亵渎庄晓娴都不行,那怕心里面胡乱的想法。那也应该为自己的冲动,承受相应的惩罚。

    “哼,但是,最后威胁我的人全部都死掉了。没有一个例外。”幽晗天也冷冷地看着莫小川说道。

    美人当前,怎么都不能输了颜面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我只知道,只要是被我威胁的人,最后没有一个可以善终。”莫小川一反常态地笑了,只是他的笑容,却透露着更加危险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莫小川,我今天来不是和你争论这个的,你也不要以为杀死一个桃花公子,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一样。有些人,有些事,不是你这样一个小人物能清楚的。你现在还是先关心下,怎么应付来自艳双门的报复吧。”幽晗天不屑地看着莫小川。语气之中,好像在彰显着自己的身份多么不一般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今天来的目的只是这一个,那么,你可以走了。记住,走出这个门之后,千万不要再回来,否则,我不介意打断你的双腿。”莫小川眼睛一眯,像是狩猎的野兽,时刻都透露着噬血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仇家,我想来就来,还用不着你来喧宾夺主。”幽晗天的意思,好像是仇家就像他的后花园一样。他了想,仇家也不会为了一个凭空跳出来的莫小川而与他幽晗天作对。

    他的目的就是显摆自己的肌肉。让庄晓娴清楚明白地看到,自己份是多么的尊贵,身己身后有着多么庞大的能量。

    “公子,说的话,就是我们仇家的意见。幽公子还是请回吧。以后再也不要到仇家一了,否则,休怪我仇长正以大欺小了。”仇长正见幽晗天有挑拨离间的嫌疑,同时,也没有把仇家放在眼里,于是接着幽晗天的话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说的?”幽晗天呼吸一滞,多少年了,他第一次碰到,有人竟然敢违背他的意志。

    “不错,是我说的。怎么,你以为我教训不了你,拿不下你的双手双腿还是怎么的?”仇长正冷着一张脸,朝前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幽晗天虽然没有从座椅上站起来,但他的心脏已经在“扑腾扑腾”狂跳了。

    难道这仇家了,也和莫小川一样,是一群疯子不成。

    为了暂时不吃苦头,幽晗天并没有再与莫小川、仇长正他们硬来。

    而是慢慢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冷笑道:“早就听闻莫小川在云梦镇是如何的嚣张跋扈,如何的目中无人?我还以为道听途说,小人口径罢了。原来竟然一切都是真的。如此,这人不交也罢。”

    幽晗天说着,站起身来便朝议事厅外走去。

    孟萱儿连忙跟了上去。她没想到,原本来帮自己询问自己哥哥事情的。怎么就这样走了呢?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幽晗天的意志是她所左右不了的。

    在孟萱儿即将踏出仇家议事厅门口的时候,孟萱儿突然停下了脚步:“莫小川,能不能告诉我,我哥孟高远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你哥在哪里,你应该回去问你父亲,你问我有什么用?我又不是你们家保姆,专职给你家看孩子的。”莫小川撇了撇嘴,不爽地说道。

    孟萱儿没再说话,只是定定地看着莫小川的眼睛。

    莫小川也盯着孟萱儿的眼睛看,没有半点躲闪的意思。

    片刻,孟萱儿便拔腿出了仇家议事厅,朝着幽晗天追去。

    “靠,真以为杀了桃花公子,自己就很牛逼了吗?还不知道那天就看不到早上的太阳了呢?草,竟敢如此对我。莫小川,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。我要让你受尽万千折磨而死。”出了仇家大门,幽晗天忍不住破口大骂,脸都扭曲的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他幽晗天何时受过这种屈辱,而且,还是美人当前。

    美人当前,本想孔雀开屏,没想到,却被莫小川三两句弄了个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孟萱儿默默地来到幽晗天身边。一句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她是个聪明的女人,知道什么事情,什么时候该做。

    如果做的过了,反而会引起别人的反感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“走,回去,给我好好泄泄火。妈的,等富老回来,一定要让莫小川好看。”幽晗天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孟萱儿浑身一颤,她知道自己这一天,又要受罪了。得赶快回去给幽晗天找几个漂亮的,身子干净的女人,否则,自己真的要躺尸了。

    待幽晗天离开后,莫小川便和庄晓娴一起回自己的小院。

    一路上,庄晓娴都喜滋滋的,偶尔还一个人傻笑。这是莫小川因为自己而吃醋了。只要是个女人,没有那个能不为之而欣喜的。

    搞得莫小川还以为她得了失心疯了。

    回到小院之后,莫小川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小川,怎么了?你这个表情好奇怪哦。”庄晓娴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总觉得,这世界实在是太奇妙了。幽泉宗太上长老幽德义和我上辈子到底有多大仇怨。这一辈子,老天却让他的两个儿子都要死在我的手里。”莫小川抓住庄晓娴的手,把她拉在自己怀里,轻轻拥着庄晓娴,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他的两个儿子都要死在你的手里?他不是只有幽晗天一个儿子吗?”庄晓娴不解。

    “哦,忘了告诉你了。在地球上,我杀死的那个幽燕天,也是幽德义的儿子。应该是他的第一个儿子。这个幽晗天是后来生的。也正是因为我杀了幽燕天,才使的幽德义发了疯,也造成了内世界的巨变,变成了如今的秦汉大陆和魔元大陆。”莫小川解释道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