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34章 此恨此仇,不共戴天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一口一口吞咽唾沫声音从陈天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就连陈天都忍不住眼睛一亮,口中津液横生,恨不得马上从白云飞手中把灵酒抢夺过来,然后一饮而尽。可是,为了维护自己那点尊严,陈天硬生生的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岳父大人,这酒还入得了您的法眼吧?”白云飞嘎嘎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,谁知道味道如何?”陈天故作不屑的转过头去,不过他眼角的余光,却始终没有离开过白云飞手中的酒壶,就连白云飞岳父的称呼,陈天都自动忽略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岳父可以尝尝看吗?”白云飞说着,便把手中的酒壶递向陈天。

    陈天本来还想再矜持一下,可是,灵酒肆意漂洒的香气,让他实在再无法做作下去。于是转身好不客气地从白云飞手中夺过酒壶,仙灵力催动,头一仰,灵酒便化作水箭,直入喉咙。

    谈笑天在一旁看的直跺脚,败家啊,真真正正的败家,灵酒那有这样喝的。

    瞬间,陈天也感觉到了不对劲。灵酒下肚,一股汹涌澎湃的仙灵力即刻升腾而起。摧枯拉朽般游荡在自己的四肢百骸,奇经八脉,刺激着,全身每一寸肌肉的活性。

    陈天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震惊,深深地看了白云飞一眼:“难怪,难怪,罗堂主布局之深远,非是我等可以看的透的,唉,寒风镇的事情,随他去吧。”陈天说完,手中的酒壶收入储物袋中,转身回了陈家。

    陈家众人虽然不知道家主为何突然半路中止了计划,但他们知道,一定与白云飞给的那壶灵酒有关。既然家主都已经放弃了,他们又有什么理由坚持呢?

    更何况,那可是事关生死的事情。

    白云飞长出了一口气,这种结局是他最希望看到的。如果真的和陈天闹的不可开交,想必陈含烟夹在中间,也一定会左右为难。而为了青狼堂以后更好的发展,自己势比要与陈家站在对立的一面。

    一边是人类大义,一边是儿女私情,任他怎么选择,都应该知道,孰轻孰重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心里肯定会不舒服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局,两全其美。

    白云飞看向谈笑天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看来用不了多久,就中吃白堂主的喜酒了。”谈笑天拱手笑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的事以后再说,还不知道在哪里飘着呢?我们现在还是先去看看赵家的情况吧。”白云飞笑着说道。然后回头看了看陈府大门。

    “飞哥!”陈府大门内传来陈含烟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头波浪般的秀发随风飞舞,如月的峨眉,一双美眸含情脉脉,挺秀的琼鼻,香腮微晕,吐气如兰的樱唇,鹅蛋脸颊甚是美艳,吹弹可破的肌肤如霜如雪,身姿绰约,一如出水的洛神。

    果然是天上难找,地上难寻的绝世之姿。

    “烟儿。”白云飞停下脚步,转过身来,微笑着看向陈含烟。

    “飞哥,谢谢你。”陈含烟娇羞地走上前来,拉住白云飞的双手,温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我们两个还说这些干什么?我只是不想伤害到你。”白云飞笑着,伸手帮陈含烟理了下头发。

    陈含烟动情地抱住了白云飞:“飞哥,不知道,你能不能和罗堂主说一声,能不能饶他一条性命?”

    白云飞身子一僵,闭上了眼睛,然后长长出了一口气:“我只能说尽力。你知道,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。谁也赌不起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但是如果涉及到你的个人安危,飞哥以保护好自己为重。”陈含烟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烟儿不必为我担心,你也知道,我们修炼功法的原因,一般情况下,没有人能够看得出我具体的实力,而我的战斗力,却非是一般的天仙能比的。整个大楚国不敢说,但是在燕翔城,没有几个人能够奈何的了我。”白云飞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飞哥你先去忙自己的事情吧。”陈含烟恋恋不舍地松开了白云飞。

    “好好修炼《玄女经》,这个你先拿出去用。里面也有给岳父大人的东西。”白云飞说完,拿出两个储物戒指,放到陈含烟手中。

    “啐,哪个是你岳父,皮厚。”陈含烟轻啐白云飞一口,娇媚地瞪了白云飞一眼。一张小脸,红扑扑的,像是熟透的苹果,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。

    白云飞一时间竟然看傻了眼。

    陈含烟狠狠地在陈天的脚上踩了一下,然后转身跑回了陈府。

    “白堂主,陈小姐已经回去。你还在哪里看个什么劲,实在不行,等寒风镇事了之后,就把陈小姐娶了,也好让我们青狼堂高兴高兴。”谈笑天揶揄道。

    “男欢女爱的事情,你一个老流氓懂个屁。”白云飞狠狠地瞪了谈笑天一眼,率先飞掠而起,朝着赵家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“切,老子儿子都二十几岁了,竟然说老子不懂得男欢女爱。你一个小屁孩懂个屁。”谈笑天嘴一撇,咧咧一笑。“出发,目标,赵家。”

    赵真君冲破重重包围,转身看时,跟在他身后的只有寥寥数人。赵真君知道现在不是悲痛的时候,毕竟赵家那边的情况还不明朗。

    赵真君招呼一声,带着剩下的数人,亡命般向赵家奔去。

    “真君,你们突围出来了。真是太好了,可惜我们来救援的晚了,害我们赵家损失这么多的精英人才,青狼堂实在是可恨啊。”迎面赶来的赵德海一见到赵真君,顿时大喜,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德海,你们怎么来了?赵家不是发出紧急召急令了吗?现在情况如何?”赵真君顾不得和赵德海寒暄,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家主命我来救援你们,赵家的情况我也不知道,我刚到半路的时候,家族才释放的如集令。我寻思着先把你们救出来,然后再一起杀回去守护赵家。”赵德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马上赶回赵家,如果不是情况紧急,家族是不会发出归急召集令的。后面还有追兵,个个实力都不弱,比我们赵家的精英还要强上一线。”赵真君一边说着,脚下不停,穿过赵德海,身形急掠。

    “家主,我们回来了。不负所望,我们将真君给接回来了。”离赵家还有些距离,赵德海便扯开嗓子嚎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赵真君不由心中急切,瞪了赵德海一眼。“本来我们悄无声息,趁追兵还没追来之前,可以给他们一个措手不及。我们刚好可以家主他们汇和。这大好机会,一下子让你丧失殆尽。真是……唉!”

    “两位长老,霍某在此恭候多时了。”这时一个人影长身而出,犹如铁塔一般,挡在了赵真君和赵德海前头。

    “霍风,是你。”赵真君脸色一变,手中法宝紧了紧。

    霍风,寒风镇霍家家主。霍家在寒风镇是仅次于赵,陈,王家的家族势力,霍风本人也是天仙中期圆满的人物,比起赵真君,还要强上一线。

    “不错,是我霍风。”霍风手中两柄金丝八棱锤,出现在手中,寒光幽幽,气劲四射,割裂了四周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极品灵器巅峰的法器?霍风,你真的要做青狼堂的走狗,和赵家作对吗?要知道,赵家的实力不是你们霍家揣测的了的。两件极品灵器巅峰法宝,并代表不了什么?”赵真君握法宝的手心都是汗水,有些色厉内荏,语气都有些许的颤抖。

    “真君长老,话又何必说的这么难听呢?什么叫做青狼堂的走狗?我们本来就是青狼堂长老,只是堂主念我们年迈,修行不易,所以,特允许我们跟在身边。自从跟了罗堂主以来,一直都是享用罗堂主的修炼资源,却一次也没有为罗堂主出过力。”

    “恰好,这次机会来了。我决定拿你人头来送给罗堂主,也算是报答一二了。真君长老你觉得如何?”霍风好似很有耐心地给赵真君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想要老夫项上这颗人头,还需要拿出些真本事才行。”赵真君脸难看的一比,将自己的人头送给那群外来者,霍风这不是在打他脸吗?

    “打就打吧,妈的,真以为我们赵家是好惹的吗?”赵德海火爆脾气上来,挽袖子,卷裤管。一副悍然拼命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好,本想留你们全尸,看来,现在不需要那么麻烦了,直接锤死算俅。”霍风暴喝一声。如果是胆子小的,真的有可能被吓的尿裤子。

    “锤压天地。”霍风大喝一声,两只金丝八棱锤被他丢上空中,瞬间便化作两座小山大小,冲赵真君和赵德海两人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赵真君和赵德海两人心忖不能硬拼,弄不好自己就要交待在这里了,所以,便虚晃一下,身子疾速向后退出。

    然而跟他们一起的赵家子弟就没有那么幸运了。大多数都被两座小山压成了肉酱,鲜血更是铺了一地。肉泥都和大地混合在了一起,使大地都变成了深红色。

    “霍风,你杀如此多的赵家子弟,我定与你誓死不休。”赵真君见状,眼珠子都暴出一丝丝血线。手中的法宝风神长枪,一抖,化作一线银光,越过两座小山,朝霍风刺去。

    “来。”霍风大喝一声,只见两柄金丝八棱锤化作疾如闪电般朝着霍飞射去。待落到霍风手中的时候,又恢复成正常大小,霍风两锤一磕,将赵真君的风神长枪夹在中间。而他整个人在赵真君的极速冲击之下,向后退了整整二十几米远。

    “赵家子弟,随我杀过去,生死,与赵家同在。”赵德海趁机大声疾呼。手中疾雷剑,带着滚滚雷鸣,杀向了乔寒柏和杜啸云所率青狼堂众。

    “儿郞们,随我杀,今晚开始,寒风镇将再无赵家,赵家的历史,将在你我的手中终结。”杜啸天噬血刀血浪滔天,腥红杀气缭绕,赵家弟子被杀气侵者,全身血肉都被吞噬。

    乔寒柏寒冰剑反身杀向赵家府邸,可以冻裂灵魂的苦寒,使得修为稍低的赵家子弟,血液都被冻僵,灵魂都被冻成了冰晶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杀。为了赵家,为了我们身后的父母宗亲,妻子儿女,为了赵家不屈的战魂。杀,杀,杀。”赵秉德厉呼一声,追魂流星锤直接将一名青狼堂弟子的头砸成了烂西瓜,红的白的,四处飞溅。

    “杀,杀,杀。”赵家子弟也被激发了凶性,各自拿出法宝,悍不畏死的扑上前去。

    一时间,四溅的能量,将周围的房屋都挤压成了粉末,房子里的人甚至都没有来得及逃出来,便魂飞幽冥。

    这时,尉迟军所带的青狼众人也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尉迟军,你所带的青狼堂众人守护四周,布下遮天法阵。”尉迟军正要带人拿入战圈,耳边突然响起了罗凯的传音。

    “是。堂主。”尉迟军应道,随退便命众人散在战圈周围,各据方位,布下遮天大阵。将两方交手散溢出来的能量,全部都包裹在其中。以免再次破坏周围的建筑,及波及普能人的性命。同时,也为了防止赵家众人逃脱。

    战况空前惨烈,空气之中,处处弥漫着血腥的味道。而做为主战场的赵家府邸前院,早已被夷成了平地。赵家众人依然死战不退,他们知道,如果自己退却一步的话,父母宗亲,妻子儿女危险将增强一分。这个时候,每个人都激发出了自己最大的潜能。

    有些人临阵突破,但很快便又倒在了敌人的屠刀之下。有些人以身为盾,也要为同伴争取一线杀敌之机。断肢,残躯,干瘪的尸体,铺满了整个场地,让人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罗凯幽幽地叹了一口气,“赵家主,难道你还想顽抗下去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如果不顽抗,罗堂主你会放过我们吗?”赵秉德恨声道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会儿功夫,赵家就死了近一半的人。那可都是他们宗亲,身上流着和他一样的血。

    “那赵家主愿意归附青狼堂吗?你能放得下这段仇恨吗?”罗凯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此恨此仇,不共戴天,就算我赵家只剩下一个人,也早晚会找你青狼堂找回公道。”赵秉德说的斩钉截铁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