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35章 七星真武诛杀阵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是啊,此恨此仇,不共戴天,看来,我还是不适合杀戮啊。”罗凯摇头自嘲道。

    “堂主,和他们废什么话,杀了就是。赵家在寒风镇千年之久,手上的血债同样累累。”霍风两柄金丝八棱锤,舞的像风车一样,靠近他身边的赵家子弟,碰着即死,磕着即亡。就算是被锤风刮着,也会被削下一片肉去。

    “不错,堂主,修者的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,何来那么多的悲悯之心。”乔寒柏寒冰剑挥出,带出一道道冰河。所有被卷入冰河的赵家弟子,全部都冻成了冰雕,轻轻一触,便会碎裂成细小的颗粒,晶晶闪闪,璀灿如翡。

    “杀,尽快结束战斗。”罗凯眼神一冷,他知道,这个时候,不是心慈手软的时候,毕竟他们以后的路,注定会造就更多的杀戮,甚至覆灭无数的种族。如今,只是区区一个赵家而已,又有何下不去手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来的正好,倒没有耽误了这让人热血沸腾的场面。”一身白衣,一道银辉,如银月轻洒,如轻雾弥漫,弹指间便穿过了赵家和青狼堂的战场。

    身影初停,白云飞站在战场的另一端,在他身后十数位赵家子弟,先是额头出现一条血线,然后便是眉间,接着,一张脸上都布满了蜘蛛网般的网格。

    “噗噗”几声轻响。那十数位赵家子弟就像是失去支撑的水袋,散乱地洒了一地。不错,就是洒,因为他们没有一个人能保留下完整个尸体。

    白云飞的一剑让战场出现了短暂的静寂。

    赵家子弟都围拢在赵秉德身边,青狼堂众人也都回到了乔寒柏,杜啸天,霍风身后。

    “白堂主,这样是不对的,你这样一弄,搞的人家都没架打了。不要这么血腥和暴力好不好?”姗姗来迟的风笑天皱了皱眉头,很不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慢的像乌龟爬似的,怪谁呢?反正我这一剑杀的很爽。我很高兴就是了。”白云飞缓缓转过身来,很是臭屁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白云飞。”赵秉德眼眶都瞪裂了,一道血色的泪珠,顺着他的脸颊,蜿蜒而下。

    “本堂主在呢?用得着这么大声吗?要有吓的,把本堂主吓死吗?”白云飞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诛杀于你。”赵秉德看着白云飞,一字一句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话语和眼光能杀死人的话,那么,我现在宣布,赵家主你已经把我给杀死了。”白云飞无所谓的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“赵家弟子,七星真武诛杀阵。”赵秉德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以我残躯,祭奠苍天,七星真武,杀戮成魔。”赵家子弟及众长老高声呼道,虔诚无比,他们浑身气血急剧衰退,但气息却节节攀升。

    精血为引,心魔为辅,神魂为饲,七星为体,唤杀戮魔王。

    一时间,魔气漫天,杀戮的气息在捶着所有人的心灵。青狼堂修为稍弱些的弟子,一丝鲜血顺着嘴角涓涓流下。

    “战。”乔寒柏,杜啸天,霍风,风笑天齐喝一声,将魔气和杀机荡开。

    众人面色都是一凛,他们知道,死亡已奏响了它的挽歌,死神也挽起了袖口,准备大干一场。

    “赵德海。”突然,赵秉德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在。”赵德海大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速将赵真君斩杀。”赵秉德的命令让不知情的赵家众人为之一愣。

    赵德海却毫不犹豫地执行了赵秉德的命令。就在赵真君愣神的当口,一剑刺穿了他的心脏,断了他的心脉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赵真君鲜血一口一口的吐了出来。他平静地看着赵秉德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青狼堂会知道赵家的计划?为什么前去围歼青狼堂的赵家众人中,只有你一个人毫发无伤的回来?为什么今天你去了一趟法阵殿,赵家护族阵法阵基遭到破坏?如果赵家护族阵法还在,如今的赵家完全是两个样子。我想问你,为什么?赵家哪点对不住你?让你无视宗亲,不顾血脉,投敌叛族,你告诉我,为什么?”赵秉德近乎于咆哮的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我明白了,我明白为什么赵家没有打开护族阵法了。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。内鬼,赵家出了内鬼。而我,就是被家主认定的那个内鬼。”

    “家主,我对天道发誓,我赵真君从来都没有背叛过家族,以前没有,现在没有,以后更不会有。而且,我今天从来都没有去法阵殿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赵家此战能胜,一定要找出真正的内鬼,到时候,希望家主记得告诉我,让我归族。”赵真君说完,最后一口鲜血形成了一道血箭,将离他有十米左右的一名青狼堂弟子的胸膛直接射穿,两人同时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赵秉德脸色难看无比,难道赵真君不是内鬼。可是,哪会是谁呢?赵秉德的目光在一众赵家子弟的身上一一掠过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眼光都是那么的坚定,每个人的气息都带着赴死的决心。

    本来想着在七星真武诛杀阵成型,形成战斗力之前,将内鬼杀掉,省得内鬼在阵法启动后做手脚,让七星真武诛杀阵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然则,让人没想到的是,赵真君死的时候会是这样说,而且看赵真君的表情,他不像是在说谎。

    那么也就是说,内鬼还在赵家众人之中。这让赵秉德有点坐蜡。内鬼不除,他不敢发动阵法。这会儿,赵秉德感觉自己憋屈的想要吐血。

    他再次感受着赵家众人的气息,

    气息,不错,是气息。

    赵秉德好像是想到了什么?

    七星真武诛杀阵,是赵家老祖留给赵家最后的保命手段。

    这里说的保命,是牺牲组成战阵的人的性命,保全其他族人的性命。因为每个组成七星真武诛杀镇的赵家子弟,会燃尽自身精血,及至血肉和神魂的能量用来提升自身实力,然后通过阵法组合在一起,增强阵法威能。天仙初期修者可以发挥出道境一重玄仙境界的力量。

    可以说,七星真武诛杀阵,是杀敌一千,自损一万的狠厉招式,不到万不得已,走投无路,赵秉德也不想用它。

    然则现在,却是到了非用不可的时候。

    就算是现在,赵家组成法阵的人不完全是天仙初期,但也足以发挥出半步道境一重玄祖境界的力量了。

    在寒风镇,半步道境一重玄仙境界的力量,已经是顶了天了。

    所以,发动七星真武诛杀镇,一定要燃烧自身精血,血肉和神魂的能量。组成七星真武诛杀阵的人会变的如同僵尸一般,完全随着阵心的引导而行动。

    赵秉德目光看向了赵德海。如同发疯了的野兽,喉间发出低低的嘶吼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赵家主看出来了?本想着等会在你发动法阵的时候,再给你们致命一击的,看来这个愿望是实现不了了。”赵德海见赵秉德看向他,瞬间便想明白了什么,于是轻声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赵秉德深吸了一口气,强压下自己暴虐的因子,十分平静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报仇?看着赵家到穷途末路的时候,是何表情?是否也有悲凄?是否也有无助,绝望?”赵德海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赵德海?”赵秉德问道。

    “家主果然睿智,我不是赵德海,赵德海大概在半年前就死了。我的名字,家主或许还记得,我叫风玉堂。”说完,赵德海脸上肌肉和身形,便幻化出另一副模样,风玉堂。

    “风玉堂?风玉堂?原来是风家余孽。”赵秉德恍然。

    “家主没有想到吧?正如刚才家主说的一样,毁家灭族的仇恨,不共戴天。风家虽然只剩下我一个残魂,但还是会向赵家讨回这个公道。目前看来,貌似我成功了。”风玉堂笑了,笑的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风家三百七十三口人,只有我一人逃了出来。今天,就是你们赵家还回公道的时候。风家列祖列宗在天有灵,看风家后辈玉堂为您们报仇了。”风玉堂冲天一拜,声音如杜鹃泣血。

    “因果轮回,报应不爽。如此,战吧。”赵秉德突然像是有了明悟一般。“七星真武诛杀阵,启。”

    “青狼堂弟子全部撤出,补充到遮天阵法中去。这一战需要几位长老与我通力而战了。”罗凯见状,下令道。

    青狼堂弟子听令后退,补充到了遮天阵法中。罗凯带着火凌妍显出身形。乔寒柏,尉迟军,杜啸云,风笑天,霍风,白云飞,风玉堂九人直面赵秉德引导下的七星真武诛杀阵。

    罗凯他们同样布下了九宫归元阵。天地灵气,九九归一。

    “杀。”双方同时怒喊一声,暴涨的气势像是要把天掀翻一样。

    “轰”两道能量重重地撞击在了一起。遮天阵法都被撕裂了一个大口子。组成阵法的青狼堂众,齐齐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遮天大阵被撕裂的口子正对着赵府内院,汹涌的能量,好像是找到了渲泄的方向,朝着赵府内院澎湃而去。所有被这股能量触及的建筑,事物,全部都直接湮灭。

    地像是被犁过一般,到处都是沟壑。躲在密室内的赵家妇孺亲眷,也被这股散逸的能量全部震死,就算是还没有死的,也被生生活埋在地底。赵家偌大的府邸,五百多口人,全部都成了历史。

    “咳,咳,咳……”赵秉德双膝跪地,两支手支撑着身体,努力不让自己倒下。他每咳一下,便有一口鲜血吐出。一会工夫,他面前就被染红了一片。

    赵秉德身后,赵家众人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,除了大长老赵德川,二长老赵德幕,外姓长老段无尘,赖春,禾英迟等一些修为高深的人之外,其他人都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    罗凯他们倒还好一些,只不过是衣衫褴褛,蓬头垢面,形象说不出的狼狈。虽然他的腿都微微的打着颤,但他们都还能坚持站立着。

    “青狼堂不亏是青狼堂,难怪能在短短不到一年时间,就能发展到这种规模。赵家这次输的不冤,也输的心服口服。修者的世界就是这样,拳头大的才能活的长久,赵家愿赌服输,还请罗堂主能给个痛快。”赵秉德艰难地说完这些话,又咳出不少血来。

    “唉,一路走好吧。”罗凯叹了口气,淡淡地说道。然后,右手伸出。

    “碧落龙魂变。”

    黄泉碧落,龙魂悠悠,张口吐出一汪幽冥之水,将赵秉德等人完全包裹在其中。

    幽冥之水流尽,赵秉德等人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赵家灭。

    离寒风镇三里远的一座无名小山上,赵惊风泪流满面,冲着赵家方向重重叩了九个响头,额头之上,已是渗出丝丝血珠。

    “父亲,赵家众族人,你们放心,有生之年,我赵惊风一定会踏灭青狼堂,以报毁家灭族之仇,以告慰族人在天之灵。”赵惊风流着血泪,发下宏愿。

    赵惊风站直身子,再次深深注视了赵家方向一眼,然后转身消失在黑漆漆的密林之中。

    清晨的一缕阳光,赶走了夜的阴霾。

    寒风镇又迎来了新的一天。

    当人们早上起来,看到赵家府邸已是化为一片沟壑万千的废墟之地,他们并没有觉得有任何意外。他们只是更加的小心翼翼,战战兢兢,特别是路过青狼堂的驻地时,连呼吸都控制的十分完美。因为他们知道,从今天开始,寒风镇掌控他们命运的,已换了人。

    陈家府邸,陈含烟一脸的疲惫,黑色的眼圈,整齐的床铺都表明,她同样是一个晚上没有睡觉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姐。”丫春枝推门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春枝,情况怎么样?飞哥有没有受伤?赵惊风怎么样了?”陈含烟风一样站起来,一把拉住春枝,连珠炮般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不要急啊,先让春枝我喘口气再说好不好?”春枝本就陪着陈含烟一晚上没睡,天一亮就被打发出去探听消息,这会儿被陈含烟一阵摇晃,有点头昏脑涨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,如果再不说的话,那以后你都不要再喘气了。”陈含烟伸手给了春枝一个暴栗子,娇怒道。

    春枝吐了吐舌头,她知道小姐说的不是真的。她与小姐亲如姐妹,小姐又怎么舍得以后都不让她喘气呢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