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4章 杜天威突破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我怎么都想不明白,为什么总会有些人总是那般的无所谓呢?难道你们的脑子都是照着畸形长的?还是出门的时候,吃错东西了,或者说,没吃什么东西。”莫小川啧啧出声,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一个人胡言乱语的说什么呢?看来,你是选择去九幽地府忏悔了。”云老虽然不完全明白莫小川说的那些话,但凭他的智慧也能猜得出来,莫小川说的绝对不是好话就对了。

    “废话真多,你们家公子都等不及你来把我拍成肉泥了?一点也不懂的上体天心,真不知道一大把年纪,你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,真的不得不赞叹你的勇气。”莫小川说着,一个迈步,已到了云老面前。

    “云老小心。”杜天威脸色狂变。他刚刚都没有看到莫小川施展的是什么身法,像是直接穿越了空间一般。

    在莫小川来到云老面前的时候,云老感觉自己呼吸都是一窒,那铺天盖地的威压,而且又是全部针对他一个人的,让他一时间竟然难以适应。

    从自己修炼到九天玄仙以后,很久都没有碰到这种事情了,哪怕面对同级的对手时,都远没有莫小川给自己的压力大,这莫小川到底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。

    细思极恐,恐后错乱。

    云老双手前推,九天玄仙的仙灵之力,澎湃不止,宛如大江大河,透射天穹,凌厉万均。一击就可将人汽化虚无。

    莫小川咧嘴一笑,森白牙齿,看的云老一阵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一只嫩白如女仙的手,轻描淡写的出现,如同蛇盘枯藤,缠上了云老的双臂:“散,震。”

    莫小川只说了两个字,便见得,云老所击出的双掌,一瞬间风平浪静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然后,云老便凌空飞了出去,穿透了说不清的建筑,接着便是沽城城墙,落地后,仍然滑行了数十米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这莫小川究竟是什么修为,云老脑子有些凌乱了。不过,更多的却是羞怒。身为九天玄仙,在一众小辈面前,被人一招击退几千米的距离,这让他的一张老脸向哪里搁。

    都说利令智昏,但是愤怒更能让人丧失理智。云老此刻就是这样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莫小川。”云老翻身而起,怒喝一声,身化鲲鹏,电射而回。

    这时,死家家主死飞沉正带领家中长老供俸,以及一众家奴,家将,走进九天仙酒楼。

    “给老夫死开。”云老低沉压抑,而且充满了怒意的声音,刚刚闪过。死家众人还没来得及闪过,便被冲击的七零八落。甚至有几个倒霉蛋,还直接去了九幽地府。不过,他们如果知道,莫小川杀的习惯的话,他们会感谢云老的,因为,莫小川手上死的人,绝对是没有去九幽地府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敢……”死飞沉准备大放狂言,等他看清冲过来的人后,刚到嘴边的话,又全部咽了下去。这跟在杜天威公子身后的云老,死飞沉如何不认识,他又怎也对他们不敬。

    “莫小川,竟然敢趁老夫不备,偷袭老夫,这次,老夫一定不给你机会了。”云老说着,祭出自己的法宝,一柄晶莹如玉的量天尺。

    “丈量天下”

    只见量天尺迎风而长,瞬间便将整个九天仙酒楼给撑爆,遮天蔽日,惶惶大焉,真的有把整个天地都要量过来的趋势。就在这时,量天尺锋一转,整个朝莫小川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沽城护阵阵法只是眨眼工夫便被摧毁,靠近九天仙酒楼的各类建筑,开始被量天尺所带的天地大势,压的摇摇欲坠,蜘蛛网似的裂纹密布。好似再加一根稻草的重量,都会分崩离析似的。

    “好,九天玄仙的手段,果然不凡,虽然规则不全的九天玄仙。”莫小川大呼一声,身如箭矢,出拳如风,朝着量天尺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现在,莫小川已将沽城当成了自己的私有之物,如果任由量天尺砸落下来,那整个沽城也就毁了。这可是莫小川所不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莫小川的拳头重重的轰击在云老的量天尺上。

    “咔嚓,咔嚓。”

    一阵阵开裂的声音,云老满脸不可思议的看向自己的量天尺,却发现,极品灵器巅峰的极品灵器,此时已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裂纹。

    “啊”云老发疯似的仰天怒吼,这量天尺跟随了自己三四千年的岁月,如今却被莫小川一拳给毁了,想要修补,不知道要花费多大的代价才行。

    然而,接下来,就让他彻底不用担心修补量天尺所花费的代价了。

    因为,此时,“砰”的一声,量天尺化做漫天碎片,洋洋洒洒,迸射四方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,蛮大的一个家伙,却没想到,也是银样蜡枪头,却连一拳都经不住,真是让人失望。”莫小川轰暴了量天尺,转过身来,看向云老,淡淡地笑着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莫小川,你去死吧。”云老怒极,合身扑上去,掌掌拳拳都可以随随便便摧毁一座城池。

    莫小川乐了,看样子,这老家伙,准备和自己肉博了。

    恐怕接下,又要被打击的怀疑人生了。

    莫小川也没有准备欺负老人家,只是一只手便接下了云老所有的攻击。然后,有条不紊的进行反击,只把云老打的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“跟着我吧,跟着杜家没有什么前途的。”莫小川停手,认真的看着云老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无知小儿,也想策反老夫。杜家对老夫恩德颇多,老夫又怎能叛族求荣。”云老狰狞的脸容,充满了狠毒。

    莫小川坏他灵宝,落他颜面,如今还想让自己晚节不保。自己又怎么会屈从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了。你可以去死了。”莫小川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起去死吧。”云老说着,扑向莫小川,双手伸开,想要抱住莫小川,然后,自爆肉欲身神魂,与莫小川同归于尽,他的如意算盘是打的错,可是莫小川的实力,又岂是他所想像的。

    “砰”莫小川踹出一脚,正中丹田气海,一脚将云老的修为废去。

    云老正逆转的仙灵力也嘎然而止。如死狗一般的躺在杜天威脚下。

    “你废了我的修为。”云老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你废了云老的修为。”杜天威也是目眦尽裂。

    九天玄仙,整个秦汉大陆才能有几个,每一个对一个宗门和家族来说,都是震慑性绝对力量。而他们杜家也仅仅只有云老和老祖罢了。现在,云老被莫小川废了,也就等以,杜家的实力被莫小川削弱了一半。还是面临祖老说的万年大劫的时刻,这让杜天威如何不三尸神跳,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要废了我的修为吗?我怎么就不能废了他的修为呢?说不定,你还要感谢我废了他的修为呢?”莫小川满不在乎,笑吟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感谢你,我感谢你,哈哈……莫小川,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?我……”

    杜天威还想再说下去,突然感觉自己的瓶颈一松,修为已顺其自然的突破到了九天玄仙初期。方圆千里的天地灵气,如同被吸引了一般,潮水般的朝着沽城涌来,在杜天威头顶,一个方圆数百米的冠盖正在逐渐形成。

    七彩霞光,天地福音,让整个沽城都笼罩在天地规则之中。

    九天玄仙初期,终于突破了。杜天威长出了一口气,两眼睁开,一道道璀璨的光华,迸射而出,射穿虚空,破灭虚妄。

    “莫小川,你说的不错,我确实应该感谢你,如果不是你,我又如何有如此机缘踏入九天玄仙的境界。”杜天威犹如高高在上的神祇,微笑着说道。“为了感谢你,我会让你毫无痛苦的死去。”

    至于被废掉修为的云老,早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

    “就凭你,这老家伙都不行,你该不会认为,你刚刚突破九天玄仙初期就能杀死我吧。你脑洞还真的不小。”莫小川撇了撇嘴,毫不为意。

    “莫小川,你也是隐藏世家之后,应该清楚,我们隐藏世家,同级别下战斗力的强悍程度会达到什么高度吧。”杜天威自豪地笑道。

    这点莫小川自然清楚,这都是因为,隐世宗门世家里面,修炼的都是高层次的功法,与秦汉大陆上这些野路子的宗门不一样。所以,相同情况下,隐藏世家出来的修者,同级别的战斗中,足以应付几名,甚至十向名这种野路子的修者。

    就算是达尔克和狼一他们没有遇到莫小川的时候,虽然达尔克已是九天玄仙后期修者,而狼一也差不多半只脚踏入了九天玄仙后期,但是从莫家出来一个九天玄仙初期的修者,就足以横扫他们两个联手了,这就是高级功法和神通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如此,那你过来杀我吧,我都有点等不及了。”莫小川伸长了脖子,对杜天威说道。

    杜天威一愣,世间还有这样的人,等不及来送死的。

    “死飞沉,调集沽城所有修者,给我狠狠的杀。”杜天威刚刚突破,境界还没有稳定下来,自然不会冒失地对上莫小川,所以,他准备让沽城的修者先消耗一番莫小川的仙灵力。自己稳定一下境境,也好关键时刻出手,一击必杀。以显示杜家威严。

    “呃”死飞沉愣住了,云老的实力,他再清楚不过。就云老这样的人都被莫小川轻易废了。自己等人上去岂不是送菜吗?

    “呃什么?没听到表哥的话吗?还不赶快按表哥的吩咐去做,难道你还想等着死府被灭才动手吗?”要说,杜天威突破至九天玄仙,最高兴的莫过于杜恩泽了。

    虽然云老这个九天玄仙都被莫小川废了,但是他相信,自己的表哥,绝对云老不一样的,因为杜天威修炼的是杜家只有家主才可以修炼的,唯一一部荒阶顶级功法,完爆云老所修天阶顶级功法,所以,杜天威的突破九天玄仙后,战斗力,肯定也是几倍十几倍的飙升。

    莫小川这次是真的完了,废掉云老,刺激了杜天威,突破九天玄仙。莫小川这真的是在自掘坟墓。

    杜转泽喜滋滋的想道。当他看到杜天威吩咐下来,死飞沉尚在犹豫时,于是,不由的怒斥道。

    死飞沉闻言,也是一咬牙,狠下心来。莫小川反正是已经得罪了,也不在乎再多得罪一点,如果再违背了杜家的命令,死家是真的完了。

    “沽城的强者,我们世代守护在这方天地,如今,有人竟然想要巅覆沽城,将我们的生存之地掠夺,是该我们奋起神威,守护我们该守护的东西的时候了。”死飞沉开始激发士气。“我死家家主,死飞沉带领死家所有长老供俸,与大家一起,为沽城的安宁而流血奋头,你们还等什么?等着被人奴役吗?想要自由和生命,我们只有自己杀出一条路来。如果谁临阵退缩,事后,我死家一定会找他们清算这笔帐。”

    在死飞沉半威胁,同时,也出于,抱上杜家这条大腿的目的,世间,心存侥幸的人太多了。

    万一呢?

    “都给我住手。”这时,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震慑了全场。

    众人动作一顿,都转头向后看去。只见君莫测和一位儒雅的中年男人慢步走了过来。他们身后,跟着一众或年老,或年轻的修者。想必是一个家族的势力。

    “冯安和,你什么意思?”死飞沉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冯安和所在的冯家,也是沽天的一大家族,之前,和他们死家一直不对付,只是自己死家攀上杜家后,就把冯家甩了十万八千里。这些日子,在他们死家的打压下,冯家的日子已过的步履维艰。

    今天,又是谁给了冯安和胆量,敢跳出来,阻止自己死家和杜家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各位,大家都不要被有心人骗了,做了别人的炮灰,成就了别人,而自己失去了性命。莫公子,不是你们所能抵抗,我言尽于此,信与不信,全在大家掌握,也省得大家到时候怪我冯安和不顾同城之谊,不给大家提个醒。人可以有想法,但不可不识时务。”冯安和看向沽城的一众修者,淡淡地说道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