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9章 子母棺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扶永安的法宝轻易砸在了尸犼的身上,发出惊天的轰鸣声。

    “不,这怎么可能?你怎么可能这么强?”扶永安不敢相信,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不可能的?在公子的手下,没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。只是你想像不到而已。”尸犼淡淡地说道。“召唤出你银辉行僵吧,我知道,他已经进化到了银辉行僵的高级形态。否则,你以后就没有机会再召唤他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扶永安也知道,自己不是逞强的时候,于是,神念一动,两口漆黑的棺材便出面在沽城上空。

    扶永安闪身进入了其中一口棺材。

    尸犼冷冷的一笑。

    这漆黑的子母棺他自然不陌生。子母棺,一体两棺,在阴尸殿的炼尸一道,用以增强与僵尸的联系,减少本身控制僵尸时的神念损耗。同时,子母棺也是一种法宝,可以用来攻击,也可以用来防御。

    当然,子母棺品质也要看炼制的神材,和炼器人的水准。像扶永安这种子母棺,通体都是黑幽石打造,其间更是掺杂了念银,液钻,深蓝铜母等稀有神材。更是收炼器大师亲自炼制,最终达到了伪仙器巅峰的子母棺。只是这一副子母棺,就足以提升扶永安三成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扶永安进入子母棺之后,底气也充足起来。于是便屏息静气,与自己的高阶银辉行僵取得了联系,然后,攻击法诀之下。两具子母棺,便如同炮弹似的,朝着尸犼轰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围围观的人,都不由的为尸犼捏了一把冷汗。

    子母棺排山倒海的攻势,如果沽城的护城阵法没有经过莫小川的改良的话,恐怕也是撑不住的。一些修为弱的,甚至都威逼的身受重伤,连忙逃回沽城,才躲过一劫。

    而之前,背弃沽城而走的修者,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,个个都七窍流血而死。

    这时,一直跟在莫小川身边的冯安和心里才知道,当时,苗龙说的,那个离开沽城,是他们自己的损失。这话,究竟是什么意思了。同时,也暗暗后怕不已。如果自己当时站错了队,恐怕,现在,沽城已经没有冯家存在了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威势的攻击,简直就是如同两座巨山一般,大有不把尸犼压成肉饼肉靡,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尸犼冷眼如电,一扫子母棺,右脚重重向地上一踏,“轰”的一声,地面上荡起一圈圈的波纹状裂痕。

    而此时,尸犼的身子已经迅疾如电,狂怒如雷,朝着子母棺冲了过去。同时,右手拳头紧紧握起,看样子,是准备,与子母棺硬碰硬了。

    一边的王元忠嘴角一撇,露出一个森然的冷笑,哼,狂妄自大,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“天啊,这家伙不会是准备以肉身来硬碰阴尸殿的子母棺吧?那可是阴尸殿的子母棺嗳。”

    “太不理智了,如果与阴尸殿的人周旋,说不定,还能落个不胜不败的结局,但是如果选择硬碰硬的话,那真是老寿星吃砒霜,嫌命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子母棺可是极品灵器级别的法宝,更何况那人一看就知道肯定是阴尸殿的重要人物,你不看吗?连阴尸殿殿主都能喝斥的人,肯定是阴尸殿太上长老一级别的。所用的子母棺法宝等阶会更高,怎么可能是一个孱弱的肉身就能拼得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切,如果他真能将子母棺打碎了,我宁愿把子母棺给一口吞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,说不得,这人有真本事的。高人行事,又岂是我们能揣摩的。阴尸殿的子母棺虽然是阴尸殿的的宝贝,但人家还真不一定能看在眼里。阴森森的,看起来倒是怪吓人。”

    “别急,你不看莫小川脸上表情,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变化吗?如果那人危险,我不相信,莫小川会见死不救,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人的送死。”

    说来话长,实在如同白驹过隙,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尸犼身体一侧,让过母棺,右手拳头,重重轰上了子棺。

    “咣”,撞击声,如黄钟大吕般,响彻天际。

    “咔嚓,咔嚓。”子棺通体布满了蜘蛛网般的纹路,然后,飞速的漫延起来。很快,便布满了整个子棺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子棺炸开,子棺的法宝碎片四处纷飞。

    “噗”的一声,射中了围观人群中的一人。

    “哈哈你刚才不是说,他真能把子母棺打碎,你宁愿把它吃下去吗?现在,你不吃都不行,他们自己都找上门来了。”他身边的修者调侃道。

    那人面红耳赤,嗫嗫哝哝,头深低垂着,像是丧家之犬,灰溜溜地离开了。如果到了这一地步,他还不知道对方是高人,故意给了他一个教训,他就真的是锈逗了。要不,他周围,身前身后,左边右边,那么多人,子棺的法宝碎片怎么会偏偏找上他呢?

    还好,人家没有存心要他性命,否则,法宝碎片只是向上稍微偏上那么一点,就足以让他魂飞烟灭了。

    而,就在子棺被击碎的瞬间,身在母棺中的扶永安也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子母棺,心相连,一棺破,一棺险。

    平常法宝,如果破损,也会牵连心神,更何况这种消耗神魂之力更加多的子母棺呢?

    可是,让扶永安骇然的是,尸犼什么时候拥有了如此逆天的实力。一拳打暴伪仙器巅峰级别的子棺,那尸犼的肉身该是达到发什么样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一刻,扶永安开始恐惧起来。因为,出于嫉妒的心理,所有针对尸犼的一切都是他暗中策划的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,扶永安恐惧,所以,他才更要想尽一切办法要将尸犼铲除。

    在子棺破碎的的时候,扶永安强行压制住自己的伤势,掐动手诀操控自己的银辉行僵突袭尸犼。

    或许是扶永安闭关时间久了,把自己的脑子都闭坏了吧。他根本就不知道尸犼本身就是僵尸,而且,还是进阶的暗冥行僵。阶位远远高于他的银辉行僵。

    在僵尸的国度里,等阶的划分,地位的尊崇程度,是非常的鲜明,而且,非常的神圣。一个小小的银辉行僵,如何敢对暗冥行僵不敬。

    银辉行僵在出现的瞬间便是终极噬血的形态。身光银光四乍亮,双眼红通通的像是两只红灯笼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接受到扶永安的指示去攻击尸犼时,才发现,原来,那个白痴,让自己攻击的竟然是一头暗冥行僵。

    这不是让自己偷袭敌人,这是让自己送死啊。

    扶永安的银辉行僵定定地看着尸犼,眼神之中露出一丝人性的挣扎。

    最终,银辉行僵还是没有克服自己的天性,重重地跪在了尸犼面前。

    “噗”在银辉行僵跪下的那一刹那,扶永安神魂受到反噬,再一次口吐鲜血,而这一次一吐就是三口。幸好他人在母棺之中,其他人看不见他的凄惨模样。

    “不错,既然你已经挣脱了他人的控制,说明,你之本尊也是大气运之人,以后便跟在我身边吧。或许有朝一日,你会重新觉醒。”尸犼说道,然后伸手一指,炼犼诀基础篇便出现在印在了银辉行僵的记忆里。

    银辉行僵拜谢,然后,起身,乖巧地走到了尸犼身后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。扶永安虽然身在母棺之中,但是对于外界的一举一动,他都有所感应。自己化大力气培养的银辉行僵,竟然就这样就叛离了自己。纵然他想破脑袋也想不透,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扶永安,看来,最终还是需要你自己出手啊。”尸犼淡淡地笑着说道,语气之中不乏调侃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尸飞,以前都是我不好,但是我们都同是阴尸殿的人,有道是,家丑不可外扬,我们的事,待回阴尸殿再行处理如何?”扶永安不敢出母棺。

    虽然刚才尸犼一拳就将子棺给打个粉碎,但是他还是认为,只有母棺才能给他带来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请叫我尸犼,尸飞在跟随公子的时候,就已经死了,尸犼是公子赐名,你永远都不知道,犼之一字,对于僵尸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含义。”尸犼冷冰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尸犼,‘犼’究竟是什么意思?值得你如此慎重。不若回阴尸殿后,我将我所有的珍藏全都拿来给你,算是我给您的陪罪了。”扶永安继续装弱扮惨。

    “呵呵死人是没有必要知道太多的。”尸犼冷笑一声,一步一步朝扶永安的母棺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,你想干什么?你竟然想同门相残吗?”扶永安声音出现了颤音,边说着,边控制的母棺向后飘去。

    “同门相残,看来,你不但闭关把脑子闭坏了,就连五官都闭的生了锈,今天,你扶永安必死无疑。就算是老天救不了你。”尸犼声音森寒,宛如来自九幽地府。

    “是吗?看来你挺自信的。”这时,王元忠玩味地笑道。“都说,打狗也要看主人,再怎么说,阴殿也是我王家的附属势力,你当着我王元忠的面,将扶前辈打杀,也太不拿我们王家当回事了吧。这让我们王家的颜面何在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