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19章 孙贵死了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怎么?在天玉城,我孙贵说话不好使了吗?还是说,你觉得可以拿曹德安来压我?”孙贵脸色一沉,声音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孙贵中的曹德安,是天玉城另外一个家族的老祖,也是半步九天玄仙圆满强者,只是底蕴没有孙贵深厚罢了。君惜酒楼就是曹家的产业。

    “孙老祖言重了,曹家与项家也是相交多年的世家了。我曹家老祖时常告诫我等,见您如同见他,您的话在整个天玉城来说,就是圣旨一般。晚辈又如何敢不遵从。若这七彩飞狼是曹家的,就算是奉献于老祖您又怎么样。只是这毕竟不是曹家之物,卖与买需得双方都同意才行。老祖您不要难为晚辈了。”君惜掌柜恭维地说道。

    孙贵深深地看了一眼君惜掌柜:“带我去看看,他们的主人是什么人?我倒要看看,这方圆万里,还有谁敢不给我孙贵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,你说要给恨芝出气的。”项恨芝不依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芝儿,等老祖先将这七彩飞狼给你拿下,然后再去找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算帐。反正这小子也在君惜酒楼,在老祖在,还担心他们跑了不成。”孙贵自信地笑道,扯着项恨芝小手的狼爪轻轻在项恨芝的手心里挠着痒。

    君惜掌柜暗中丢了个鄙夷的眼神,躬身说道:“老祖和恨芝小姐,请跟我来。”说完便转过身来,在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都说孙贵和项家的女人不清不楚,现在他与项恨芝的表现,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。说不得,过个百八十年,孙贵真的可以借助项家女人的肚皮,给自己生出一个孙家来。到时候,天玉城一家独大的就是孙家了。

    “老祖,恨芝小姐,那七彩飞狼就是这些客人的。”君惜掌柜将孙贵带到莫小川吃饭的包厢之中,然后恭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几位公子小姐,这位是天玉城城主府的孙老祖,看上了几位的七彩飞狼,想要购买,还请几位割爱。”君惜掌柜对莫小川等人说道。说完,还对莫小川眨了眨眼睛,使了个眼色,意思是,这孙老祖你们惹不起,还是吃点亏,将七彩飞狼卖给他们吧,至少人身安全或者还可以保障。

    “是你?!”项恨芝看到莫小川,恨意再次升腾,咬牙切齿地指着莫小川,恨不得把莫小川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小子,门口的几匹坐兽是你的?”孙贵看着莫小川等人,开心的笑了起来。最重要的是,他也被莫小川身边的庄晓娴,雨裳,莫佳馨,春花秋月两姐妹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庄晓娴,雨裳,莫佳馨,因为经历过男女之事,而且,修为高深,自身就带有一种吸引人的特质。三人中,无论哪一位都比项恨芝漂亮百倍。

    而春花秋月两女,虽然没有项恨芝漂亮,但胜在两人青涩,又是双胞胎,一起的话,也是许多男人的奢望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,怎么,老家伙,你想要?”莫小川像是没有看到职贵的表现一般,笑看着孙贵,反问道。

    莫小川一句话把君惜掌柜吓傻掉了。

    这里是中央圣域边缘位置,无论是修行资源还是修行环境都是最差的,所以,一般很少有实力高深的修者出现。而孙贵做为一名半步九天玄仙圆满强者,在天玉城方圆万里作威作福,也不是一年两年了,还从来都没有见过,敢如此给孙贵说的话的人。

    从模样上看,这小子也不傻。应该是那个地财主暴发户的子嗣,在老家那乡旮旯里蛮横惯了,没有吃过什么亏。就不知道这天地有多大了。

    唉,小子,能帮你的,已经帮你了,谁让你还与项恨芝这个心理有阴影的女人有仇呢?你自求多福吧?

    “老家伙?!呵呵……不错,有意思。这个称呼除了多年的老伙计之外,再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这么叫过,你这个年轻人还是第一个。有胆魄。难怪敢惹我们项家的小公主。不过这样也好,你惹了我们项家的小公主,而且又是七彩飞狼的主人,我倒是连一块中口灵石都可以省下了。”

    孙贵被莫小川一句老家伙叫的一愣,他自己都忘记有多少年没有人叫他这个称呼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项家的小公主,我看应该是你床上狐狸精吧?而且,还刚刚做了少儿不宜的动作,一身味道腥臭难闻。有事快说,没事快滚,别影响了小爷进餐的胃口。”莫小川讥讽道,最后,直接就转变成了厌恶,他觉得,和这种人多说一句话,都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。

    君惜掌柜听了莫小川的话,别有深意地看了孙贵和项恨芝一眼。这才想起,两人身上的气息混杂,男女荷尔蒙交织在一起,只是自己刚才出于对孙贵的畏惧,没有敢去追究太多而已。

    没想到传言都是对的。

    孙贵和项恨芝也被莫小川的话说的愣住了。他们的关系,或许在天玉城被所有人默认,但却从来都没有公开过。毕竟,他们的关系在哪里放着呢?

    “好小子。牙尖嘴利,乱泼脏水的本事不错,可惜的,你不知道,这只能加速你的死亡。”孙贵阴恻恻地说着,浑身气势排山倒海般朝着莫小川威压过去。

    “孙老祖,这里是君惜酒楼啊,您老可不能在这里开打啊。”君惜掌柜也被孙贵的气势给迫的朝一边退去,不过他还是强忍着,憋足劲的对孙贵喊道,同时,他也震碎了曹德安的求救玉符。

    “两个小辈而已,花费不了多大会工夫,不会对君惜酒楼造成任何伤害。”孙贵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大爷的,我们老大不是告诉你了吗?看到你就恶心,你就他妈的不能自觉一点,像你这种人,就不能有点自知之明吗?杀你,老子都怕脏了自己的手。黑仔,加餐了。”苗龙见状,转过身来,手中的筷子,狠狠地砸在了孙贵的脸上。

    孙贵呆住了。

    君惜掌柜呆住了。

    项恨芝也先是一愣,继而便是狂喜。

    这时,君惜酒楼跟着便是一阵的地动山摇。

    地震?!

    别是中央圣域了,就连秦汉大陆都没有这个概念。毕竟,修行者的世界,地质结构坚实的很。

    “咔嚓咔嚓”

    君惜酒楼自动开启的防护阵法都起不到任何作用,酒楼的基层开始断裂。一个硕大的、黑乎乎的脑袋,出现在窗户里。冰冷的,没有半点人情,噬血的,如同灯笼似的眸子,看向了孙忠,凶厉的气势比孙忠气势全开都要浓郁。

    孙忠感觉到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吼……”

    硕大的,黑乎乎的脑袋上面,可以吞下整个君惜酒楼的大嘴,发出震动云霄的吼声,同时,一枚气暴弹喷射而出,重重的轰击在孙忠的身上。

    孙忠甚至连反应都没有,便被气暴弹炸成了虚无。气爆弹的余威,将君惜掌柜和项恨芝横扫出去。

    “孙贵老匹夫,你竟然敢在我君惜酒楼闹事,当我曹德安是死人吗?”得到君惜掌柜求救信符,急忙赶过来的曹德安,一眼便看到了被击飞的君惜掌柜,于是,暴喝一声。来不及细想,便将君惜掌柜接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轰”二次撞击,曹德安连同君惜掌柜一起,再次向后飞退出去。

    曹德安内心骇然不已,孙贵这匹夫,什么时候,实力这么恐怖了。自己蛮以为修为离那匹夫越来越近了,可以和他一争长短,角逐天玉城第一位置了。没想到这老匹夫增长竟然如此恐怖。连撞击的余力自己接下来都困难。曹德安尚且不知道孙贵早已是化为虚无了。所以,他一直以为击飞君惜掌柜的是孙贵。

    而君惜掌柜这会儿还算清醒。刚才老祖喝出哪一声的时候,就已经让他的心提到嗓子眼。他生怕老祖不明白情况,看到君惜楼被摧毁,情急之下,再说出不好的言论,激怒了那几位小姐少爷,后果可不是他们曹家所能承担的。别说是曹家,就是天玉城所有的家族联合起来,不知道能不能挡得住人家坐兽的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于是,连忙挣扎着捂住了曹德安的嘴,并且小声说道:“老祖,为了我们曹家好,不要再说一个字了。孙贵已经烟消云散了。有些人,我们曹家惹不起。”

    这时,君惜掌柜才看清楚,原来一吼灭掉孙贵的,竟然是刚才在酒楼门口,只是看起来有些凶悍的黑虎,而且,还仅仅是一只黑虎而已。他可知道,黑虎,不止一只。

    “孙贵死了。”因为被君惜掌柜捂着嘴,所以,曹德安的话说出来便成了“唔唔”。于是便改用传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而对方的坐兽仅仅是一击而已。”君惜掌柜说道。

    “坐兽?!一击?!”曹德安感觉自己的脑子快不好使了。好像这是他本年度听到的最好听的笑话。天玉城方圆万里,敢没听说过,谁有坐兽能一击击杀半步九天玄仙圆满的。

    除非是外来者,曹德安心中一惊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