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21章 项四海的谈判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不得不说,曹府速度很快,不大会功夫就做出一桌丰盛的宴席,而且,在色香味上,这些远比君惜酒楼特色菜要强了不知道多少倍?

    曹德安恭恭敬敬请莫小川入席,将莫小川等人让到上座,然后自己在末座相陪。

    “好了,老先生,说句难听的话,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我觉的,我们还是明人不说暗话的好,在下莫小川,其他几位,如果有机会的话,想必老先生早晚也会认识的,我就不一一介绍了。相信,老先生也不想让我们误解吧?”莫小川也没有客气,直接坐了主位,然后看着曹德安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而,莫小川说的有机会的话,自然就是双方谈拢的状态下。如果双方一言不合,打将起来,曹家或肯定会被灭门,认识不认识就没有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公子看人看事果然透彻,这点小老儿十分的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小老儿这次如此结交公子,一方面是为公子的修为风采所折服,另外一方面,小老儿自然也是有私心在里头。”

    曹德安干笑两声,尴尬的看向莫小川,眼神之中带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虽然他相信莫小川并不是嗜杀之人。但是,修为高深的年轻人,哪个没有点自己的脾气。如果,莫小川真的就翻脸了呢?

    “哦,说说看,你的私心为何?怎么会着落在我等等身上?”莫小川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应该第一次来我们天玉城吧?或者说是脊痕之领?”曹德安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。不过他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就算莫小川他们不是外来者,但是看莫小川等人的年龄和坐兽的强悍程度,来历自然也非同凡响。说不定是独立于他们天玉城和幽冥海之外的有一大势力。如果交好了的话,在脊痕之领,已达瓶颈的曹家,说不得还能有所突破。

    而且,曹德安有很大的把握,莫小川等人是外来者。

    “脊痕之领?!什么个情况?天玉城我们自然是知道的,我们现在不就是在天玉城吗?”莫小川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,诸位真的是外来者了?”曹德安笑道。

    毕竟脊痕之领的土著,从记事那天起,便接受着脊痕之领的教育,哪有不清楚脊痕之领的。

    “外来者如何说?土著又如何说?”莫小川淡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有所不知啊?”曹德安拱了拱身,开始向莫小川说起脊痕之领,以及那个古老传说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那些年轻人,被曹德安请到曹家去了?!”项家大长老,半步九天玄仙修为的项四海豁然站起身来,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有问题吗?”项阳平脸上悲戚尚未完全散尽,看项四海如此紧张,满不在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毕竟,他不止死了最爱的女儿,还死了家族修为最高的太上长老孙贵,虽然是项家人一直巴不得孙贵去死。可是,孙贵一死,项家人不得不面临着家族被打压的危机,天玉城城主府的位置肯定是坐不住了。能不能在天玉城生存的下去都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,很多的项家人都对项阳平父女的做法,抱有一定的成见,甚至是恨意。虽然他们的女人也在孙贵的凌辱之中,他们也在孙贵的压榨之中。

    “有问题吗?哈哈哈,项阳平,你竟然问我有问题吗?你们父女整天脑子里都在想着害这个,害那个,使得项家在天玉城的地位一落千丈。其他的反而什么都没有放在心上。”项四海放声大笑,语气中的埋怨,暴露无疑。

    “项四海,你怎么说?芝儿都已经因为这事死掉了。你们如今竟然各个怨言无数,你们到底还有没有良心,还知道不知道什么叫恩德?你们不也是每天都在处心积虑的想要杀死孙贵吗?怎么孙贵死了,你们都变成了另一副嘴脸。”项阳平“砰”的一声,一巴掌将身边名贵金丝楠木桌子,拍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想杀死孙贵,可是我们有付诸于行动吗?我们如何不知道孙贵对于项家的重要性。他不就是喜欢玩弄一些女性吗?给他玩弄好了,女人如衣服的道理你们都不懂吗?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们谁也没有求你们父女去杀孙贵吧。你们杀孙贵之前,有没有和我们任何一个人商量?还不都是你们父女一意孤行。”项四海冷眼看着项阳平,训斥道。

    “更重要的,尽然还把那几个年轻公子让给了曹家人。真不知道,你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也对,你们父女心里根本就没有项家,所以对于项家的发展,你们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。你们又如何知道那几位年轻人的重要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以为,以曹德安那老狐狸的性格,那几位年轻人,都把君惜酒楼拆了,他会轻易放过那些年轻人,而且,还会平白无故的将人请到他们曹家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的,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。”

    “项四海,你什么意思?”项阳平也发了怒。

    “哼,老夫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,懒得理你们。”项四海说完,转身离开项家议事厅,大踏步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嗯,有些心思灵透的长老,或者本来就是项四海一系的人,见状也连忙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。”莫小川摸了摸下巴,饶有兴致的说道。他只知道,这个方向可以走到莫家的中央圣地基地。但是,从来都没有人告诉他,路上还会有这么有意思的地方。难道是自己走错了方向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公子,如果诸位真的是外来者,小老儿也没有什么所求的,只希望公子能够带我们曹家几位有天赋的子弟离开这里,让他们去见识一下,外面真正的修者世界。让他们不要像小老儿一样,一直被困死在这小小的地面。”曹德安认真的祈求道。

    “曹前辈,晚辈项四海以及一些项家长老求见。”这时,项四海的声音,穿透重重叠叠壁障,传入了莫小川等人耳朵眼里。

    “项四海,他来干什么?”曹德安暗自嘀咕。

    “项四海,项家人?”莫小川淡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项四海此人,一直都很有野心,可笑的是,他自己却没有与野心相匹配的能力。”提到项四海,曹德安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那你说,这个时候,项四海来曹家是几个意思?帮项恨芝报仇吗?”莫小川也淡淡的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?莫公子?这点我还是可以肯定的。因为那项四海和项阳平根本就不是穿一条裤子的人。而且,项四海也觊觎项家的权势很久了,只是因为孙贵的原因所以他一直都没有机会,现在,孙贵死了,项四海或许才有了机会,可能是想来探探公子您的口风吧。”曹德安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可没有兴趣参与他们项家的事情。既然他们是来拜访你的,你自己去应付吧,至于你提的问题,我会考虑的。”莫小川说完,便招呼庄晓娴雨裳等人开动了。

    “项四海,这个时候你来找我有什么事?”曹德安脸上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“呵呵,曹前辈,有些事情晚辈想给您商量一下?”项四海谨慎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说吧,但是我可不一定答应。”曹德安好像有些猜到了项四海的目的,于是老早就把话堵上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前辈,这样说的话,就是您的不对了。在我们脊痕之领,姑老相传,每当有外来人进入脊痕之领时,便有脊痕之领所有势力挑选年轻,天赋出众的门人子弟,进行竞争,以确定出入脊痕之领人员名额。而如今,曹前辈想要一个人独揽好处,难道就不怕惹了众怒吗?”项四海阴阴一笑,有恃无恐的对曹德安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逼我与项家开战吗?”曹德安眼神凌厉起来。

    “以我们项家现在的状况,如果与曹家相争斗得话,无疑于自取灭亡,这点晚辈还是有自知之明的。但是,我就不相信,曹前辈可以将整个项家屠戮干净,否则这消息总有人会传出去的。到时候,曹家和项家自相残杀,必然是两败俱伤。曹前辈,如此,曹前辈觉得值吗?”项四海自信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都说怕鬼出无常,曹德安何尝不知道,不害怕节外生枝。所以他准备赶快与莫小川敲定,然后送他们出天玉城,可没想到,项阳平自己不清楚的事情,他们项家的大长老竟然了解的如此透彻。

    最终还是节外生枝了。

    “简单,我们两家平分可以出去的名额。”项四海心中一喜,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与曹德安谈判,他项四海一样提着一口气呢?因为现在,无论是在实力上,还是在财力上,项家与曹家都有着一定的差距。如果,曹德安真的翻脸的话,他除了将消息传出去之外,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“五五分账?!呵呵,我现在才发现,你项四海的脸真的是屁股改的啊,够大。我宁愿你们把消息传出去,也要击杀你们。就算有好处,我看你们能不能捞的到。”曹德安看向项四海,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曹前辈,晚辈只是给您开开了个玩笑罢了。晚辈哪有那么大的胃口。认真点,六四分成如何?您六我四。”项四海见状,连忙改口道。

    “哼哼。”曹德安冷声哼了哼,然后手掌依然凝聚起了能量,看向项四海的眼光,像是在看死人一样。

    项四海心中一跳,这是曹德安要动手的节奏啊。

    “别别,曹前辈,如果您不满意的话,我们三七也可以。您七我们三,实在不行,二八,二八吧。曹前辈,真的不能再少了。”项四海警惕的看着曹德安,价码也一直降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,一个人影出现在曹德安和项四海之间。

    项四海心头狂跳,这年轻人好好强的实力。甚至比半步九天玄仙的孙贵都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难怪是外来者,外面真的是修行的圣地啊,项四海心头火热。

    莫小川冷冷地看向曹德安。

    曹德安心里惶恐,两只眼睛一直都不敢看莫小川。

    “莫公子,对不起,小老儿私心太重了。”曹德安连忙道歉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私心太重,而是,做事太啰嗦,像这种人,至于给他们说那么多吗?直接杀了就是了。”莫小川说着,反手一掌,将项四海,以及项四海带来的人,全部都笼罩在里面。然后,只是轻轻一用力,项四海等人便全部都化成了飞灰,消散与鸿冥之中。

    修为高绝,杀伐果断,这莫公子在外面,应该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吧。

    “即日起,对外发出通告,就按照以往的说法,达到要求的年轻俊杰,我会将他们带出脊痕之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如果你们哪个势力出现的年轻俊杰最多,我还会给他们的势力以额外的名额。”莫小川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,莫公子,您不知道,这脊痕之领每次都只能带走十个人。多一个人都不成?”曹德安苦笑着说道,这会儿,他都恨死项四海了。如果不是项四海,这次,十个名额就全是他们曹家的了。

    “十个名额?!你放心,那只是以前的数据,我既然要求你们这样做,就一定会有绝对的把握带你们出去。而且,会让你们在外面过得好好的。”莫小川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不是也在怀疑,之前你们也选择了一些优秀的弟子出去,但是,一直到现在,都没有一个人混的出人头地,然后来解救你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你们疑虑,愤懑,不解,但是你们还不得不接二连三的做下去。因为这是你们唯一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们可能永远都不能明白的是,送他们出脊痕之领,对他们来说才是最残酷的事情。”莫小川冷冷地看着苍穹的蔚蓝,眼神之中,杀意浓烈无比。

    曹德安听的一愣:“公子说的,小老儿怎么有点,没弄明白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