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22章 各方云动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因为,你们所谓的脊痕之领的任何人,只要出了这个地方,都会被天罚致死。所以,我可以肯定,你们之前出去的天才种子,现在应该都已经神魂俱灭,身死道消了。”莫小川冷漠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可以十分的肯定,自己绝对是按照莫家指示的方位走的,而且以他对天地气极的敏感,再加上他身居天象阵排盘,所以对于天地气极的异常更加敏锐。

    而在脊痕之领,天玉之城。他只有再曹德安提起这件事后,才蓦然发现,竟然一切都是在别人的算计之中。

    莫小川杀机凛然,迫使整个天玉城都压抑起来。

    鸿蒙深处,合正云宫。

    盘坐于云床之上的老者,微闭的双眼骤然睁开,同时,嘴里喃喃自语:“终于走到这一步了吗?可惜,还是有些慢啊。我知道你心有不甘,但是那又如何呢?你身上的责任太过重大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你是哪位?早晚有一天,我会让你知道,我莫小川这个棋子并不是那么容易做的。”天玉城,曹家,莫小川也同样默默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,你说的不是真的,莫公子,你告诉我,你说的都不是真的,怎么会这样呢?怎么会这样呢?”曹德安像是得了魔怔似的,双手撕扯着自己的头发,陷入了痛苦之中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你们都得面对这个现实。”莫小川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整个脊痕之领都是某些人的棋子,但是,莫小川还是有些不知不觉的将一肚子火气洒在了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因为莫小川在曹德安苦情说完之后,突然一切都明了了。

    原来,所有脊痕之领的人,全部都戴有天道罪人烙印。

    当然这个天道罪人烙印,是在秦汉大陆上的天道罪人烙印,而这种天道罪人烙印,莫小川的天象阵盘刚好能够控制。

    但是,需要莫小川在他们身上刻画上遮天法阵,当然,一旦莫小川将地玄星的钥匙拿到手,彻底掌控了地玄星,这种情况自然会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然而,想要有所收获,自然也要有所付出。这也是莫小川同样让他们进行名额抽选的原因。

    整个脊痕之领,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口,莫小川不可能将所有的精力都浪费在他们的刻画遮天法阵上。

    “公子,既然您知道我们的人除出了这里必然会死亡,你又怎么还要我们挑选出去的人选呢?”

    “反正早晚是死,我们倒不如,就窝在脊痕之领,等着天人五衰的到来。”曹德安紧闭着双眼,心中说不出的失望。“我们又何必非要出去,做那些无所谓的牺牲呢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告诉你们,如果我没有来之前,你们无论抱有什么想法都不为过。可惜,我已经来的这边,你们的命运也都随着我的到来发生了改变,我们都成了人家的棋子。如果我离开,那么将有百分之百的几率,脊痕之领将不复存在。何去何从,你自己拿主意。”莫小川说完,转头离开。

    莫小川回到宴席上,神情阴郁。

    “小川,怎么了?发生了什么事情,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”庄晓娴见状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刚刚莫小川出去的时候,还是一脸的随和,怎么从外面转了一圈回来,脸就立马变了。

    庄晓娴可不相信,在这脊痕之领,还有谁能让莫小川变黑脸的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?只是心里突然不舒服罢了。”莫小川端起面前的酒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庄晓娴也没有再追问下去。

    简单的吃了几口饭,莫小川便让曹德安给他安排了一个地方,修炼去了。

    “晓娴,你知道小川怎么了吗?我感觉他好像有心事似的。不过,他怕我们担心,并没有说出来。这样下去,不会有什么乱子吧。”雨裳有些担心的问庄晓娴。

    “小川肯定是碰到什么烦心事了,而且这个烦心事目前不是我们这些人能解决的。所以,他宁愿憋在心里,也不透漏出来。等他什么时候想通了就好了。”庄晓娴笑了笑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不是让大家担心的时候。

    下午,天玉城曹家,突然传出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万年之期已到,所有脊痕之领,各方势力,需按照古老相传的规矩,进行人员选拔,然后,将势力中的优秀子弟,再次与其他势力的优秀子弟争取胜出名额。

    而这个胜出名额,就是踏出脊痕之领最终名额,而且,如果那个实力提供的优秀子弟最多,那么这个实力将会获得更多的,有机会离开脊痕之领的名额。

    那些所有离开的,优秀子弟,将会见识到外面更加广阔的世界,可以学习更加高深的功法,可以打破脊痕之领的限制,修炼到最高深的境界。可以与天地同寿,与日月同辉。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。叱咤天地,睥睨风云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脊痕之领都炸了锅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,像这种爆炸性的消息,一般情况下,不是从天玉城城主府项家,或者幽冥海传出来才对嘛?怎么会曹家传出来呢?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知道吧,听说,天玉城项家老祖孙贵,被一个年轻的工资给打死了。本来有孙贵压制,项家看起来还算平和的状态,顿时支离破碎,而且,家族第一高手孙贵的陨落,使得他们的话语权也变小了不少。目前,天玉城内只有曹家曹德安修为最高,所以,天玉城的话语权自然就落到了曹家。这也不过是曹家的一个小小试探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仁兄分析的有道理,再说,万年一降的事情,谁又能说的清楚呢?只不过是个油头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别说,我们家还真的从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那里,传下来过一道家训,就有这方面的记载,说什么我们脊痕之领外面,还有着更加广袤的土地,那里人人都是法力高深之辈。而且,他们修炼到一定境界之后,就会长生不老,永生不死。说起来,着实让人感觉到羡慕嫉妒恨呢?”

    这些只是一些市井小民茶余饭后一些谈资。然而,在一些门阀世家,高门大户里面,他们所关注的层面,却远远不是这些市井小民所能比拟的。

    首先就是天玉城的项家。

    “家主,就在四海长老与家主闹翻之后,便带了与之交好的一些长老执事,去了曹家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是去做什么事情,我们自然琢磨不到。然而,刚才,有曹家传来密信,四海长老和一众长老执事都已被一名年轻人杀害。那年轻人就是今天,曹家老祖曹德安邀请进曹家的。”

    项阳平端坐在家主的位置,静静的听下面的人讲完。脸上没有半点情绪波动。好像这一切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一般。

    “哼,只怪他项四海太自以为是了。能够轻易杀死孙贵的人,又岂是他随意招惹的。死了也是活该,怕只怕,项四海的行为,最终会不会连累到家族。”项家二长老项四野冷哼道,他与项四海向来都不对付。

    “看情况,那位年轻的公子,会许是被恨芝的悲情所打动了,对于项家,应该没有什么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真的对项家有什么想法的话,我们项家除了引颈就戮之外,没有任何办法。这不是我们最应该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在目前的项家人眼中,项四海等人的死根本就没有激起半点波澜。

    “我们最应该考虑的是,以曹德安的为人,怎么会随便请陌生人回曹家,单单是为了结交一些年轻俊杰吗?而且,曹家突然放出的这个风声,又代表着什么?我相信,曹家不会无的放矢,敢戏弄整个脊痕之领的修者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那几名年轻的男男女女,看上去都不像有着高深修为的样子,他们依仗的,不过是他们的坐兽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曹家突然宣布这一消息的本意又是什么?难道说那几名年轻人不是我们脊痕之领的人,他们知道离开脊痕之领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项阳平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已经接近了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知道了,原来在家族古籍上,我看到过这么一段记录。但因为时间久远,便没有去理会,原来古籍里说的有可能是真的?”这时,项家十长老项四江,猛地一拍大腿,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本古籍?说的和曹家传出来的一样吗?”项阳平和项四野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样。分毫不差。”项四江十分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,就好解释项四海去曹家的原因了。”

    “项四海肯定早就知道这个古老传说。而且,他也推断出了那几个年轻人外来者的身份。所以便想着和曹家去分名额,但不知道,如何惹恼了外来者,被击杀。”

    “好个项四海啊,关键时刻只想着自己,完全把家族抛于一边。当真是死有余辜,死不足惜。”项四野恨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幸好项四海的阴谋没有得逞,否则,属于我们项家的名额,可就好了他项四海一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因为孙贵的死,再加上项四海等人的死,使得我们项家实力大降,我们更需要这样一个机会。”项阳平说道。“其他人暂时去挑选一下族内子弟。我和二长老等人去找找那本古籍。再研究研究。说不得能从中再得到些信息出来。”

    幽冥海,主岛,黑雾缭绕,阴气无边。

    整个幽冥海主岛的议事厅,堪比九幽地府的森罗之殿,让人进入其中就会有一种灵魂悸动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宗主,曹家所传出来的所谓万年一降的消息,您觉得是真是假?”幽冥海的大长老幽海枯幽幽问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,在我接受宗主之位的时候,上一任宗主就给我提过这样一个事情,只是事情久远,我也没有当真,没想到,竟然会真的发生在我们这一辈身上。看来以后,脊痕之领,应该是属于我们的时代了。”幽冥海宗主幽千恨声音沙哑,桀桀怪笑。

    “而且,曹家也没有那个胆魄。敢拿天下修者开玩笑。因为不光是他们曹家,就连我们幽冥海也不会。那是一种自取灭亡的傻事。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,外来使者已经到了脊痕之领了。并且被曹家联系上了,这曹家也真的走运。大长老,我与二长老等人先行一步,赶往天玉城,一方面探探虚实,另一方面,也与外来使者交流一番。看能否再为我们幽冥海争取些利益。”

    “你且召集幽冥海真传弟子,核心弟子,精英弟子,赶往天玉城。我倒看看,脊痕之领,还有哪个势力能与我幽冥海抗衡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得我们还能顺便灭了项家和曹家,以及天玉城的其他几个家族,将天玉城划属我们幽冥海的领地。哈哈哈哈……”幽千恨望天大笑着,纵身离开了议事厅。

    “大长老,有劳了。我们走了。”二长老幽天南说道,也连忙施展身法,带领部分幽冥海的人,紧追幽千恨而去。

    散修联盟,正副盟主与一些长老,也同样在谋划。

    “这次,我们散修联盟一定要齐心协力。否则,会被各世家宗门挤压的毛也捞不到一根。毕竟我们的组织太过松散。”散修联盟副盟主石远象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们这次如果还不能精诚联合的话,或许,我们散修联盟也是时候解散了。”散修联盟盟主徐良沉声说道,说完,他拿眼扫视了一下下方的长老等人,眼神之中。带有凌厉和阴狠。

    “盟主您放心,以前都是您在庇护我们,如今,有了我们为盟里贡献自己力量的时候,我们自然会努力去争取更多的名额,以确保我们散修联盟的利益最大化。”散修联盟各长老俱都信誓旦旦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我可不希望,最后大家闹得不怎么愉快?如果我们掌握了离开脊痕之领的方法,就一定会将大家都带离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。”徐良承诺道。

    “下面,我和两位副盟主先去天玉城,与外来使者打好交道,你们也抓紧时间,组织好盟兄弟子,早日赶到天玉城。”徐良话音落下,人已在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脊痕之领,第一次迎来了属于他的沸腾时刻。所有势力,所有人流,全都朝着天玉城涌去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