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33章 生死本是平常事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小川,我们要不要去看看。毕竟,如果修者参与到世俗界的战争的话,对普通人来讲,绝对是灾难,或许,还会造成一个国家,或者一个区域的灭绝。”庄晓娴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樟国和尉公国离这里最近的战场在哪里?带我们去看看。”莫小川听了庄晓娴的话,转头问柯镇道。

    柯镇的头脑瞬间一阵眩晕。

    在求身为樟国的汪飞时,自己的已经差点都要低三下四,尽量讨好了。没想到,最后,汪飞却想着替他弟弟汪港夺取他柯家江山。

    而,莫小川,与樟国完全没有瓜葛,比汪飞实力不知高深到几许,自己都已经准备好了磕头跪拜,抵死相求了。没想到,莫小川他们竟然一点推脱都没有便答应了。

    幸福来的太过猛烈,让柯镇一时间有些承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看来有些不怎么欢迎我们,那就算了,我们就不要自作多情了。”莫小川见状,脸色一板,示意迷雾黑虎王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神仙大人,您误会了,是我不对,只是惊喜来的太过突然和猛烈,小子一时间被幸福给撞晕了头。请您一定不要与我这等野蛮之人一般见识。”莫小川的话,让柯镇浑身打了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天哪,这不是将自己从天堂又打回地狱了吗?

    莫小川嘴角已经噙上了浅浅的笑意。有时候,普通人的喜笑怒骂,哀乐怨愁,也是很有意思的。只是莫小川感觉,自从自己踏上修行的那一天起,这些东西便离自己越来越远了。

    柯镇毕竟是一国太子,眼光也是毒辣老道。莫小川那浅浅的笑意被他捕捉到了,所以,他嘴里在哀求的同时,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。如果,因为自己的失误,而导致军士天天活在恐慌之下的话,那自己真的该自刎以谢天下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还不赶紧的头前带路。”莫小川挥手将柯镇扶起,然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谢谢神仙大人,谢谢神仙大人。”柯镇欢欣无比,连忙掉转马头,和他的随从一起,朝着最近的战场而去。

    凡尔战场,是以凡尔城而命名的,也是樟国和尉公国交战规模最大,也是伤亡最大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将军,怎么办,单单是今天一个上午,我们就已经阵亡了三百万军士。如果一直这样下去,我想用不了多久,我们都会战死在这凡尔战场。”樟国将军左丘新对元帅韩硕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尉公国从哪里学来的这些邪恶的手段。但但在心理上,就已经对我们的将士形成了很大的压力。往往一上战场,不要说战斗了,往往一想起敌人的手段就心惊胆颤了。只能被人无情的屠杀。”别外一位将军吕公输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本来有如此邪恶的手段,他们攻破凡尔城,可谓是轻而易举,可是他们偏偏采用这种胶着的状态,增加双方的兵力消耗,也不知道尉公国是怎么想的。虽然他们的邪恶手段,是战争的一大利器,可是,那毕竟是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的事情。”将军赵舟不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元帅,如果我们不能扼制他们的邪恶手段,凡尔城迟早会被吞没的。听说离我们很远的地方,有一些修炼的人士,他们可以飞天遁地,飞剑杀人,或许尉公国就有这种能人异士加入吧。”左丘新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真是这样吧,神仙般的人物,又岂是我们能够战胜的。唉,看样子,我们要准备好马革裹尸了。”吕公输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不要气馁,国王已经在全国范围内遍寻能人异士了,修者自古有之,只是我们身处穷乡僻壤,对这个了解不多,但是尉公国,绝对有超出正常人能力的人加入。这些只有我们几个知道就好了,万不可再传出去,否则,一定会造成更多的将士恐慌。如此,这场战争我们就不战而败了,”

    “以敌人的凶残来看,如果我们不战而败,那么我们身后的父老乡亲,兄弟姐妹,岂不是要任人铁蹄践踏,凭人凌辱,沦为奴籍,永世不得翻身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一定要有战死沙场的准备。敌人想要残害我们的祖国,就和必须要踩着我韩硕的尸体过去。虽然我不可能阻止什么,但是我会让所有的樟国百姓,父老乡亲,兄弟姐妹知道,我没有辜负他们所托。我死在了他们的前面,死而无怨。”韩硕眼神冷芒闪烁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帅放心,左某定当与您同进共退,如果需要共赴幽冥,我左丘新,依然是在元帅帐下,不离不弃。”左丘新爽朗的声音,震动着整个营帐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们就算是死了,也要九幽地府,再掀起一场风云。与元帅一起,我们又有何惧。”吕公输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生死本是平常事,但有知己三两人。哈哈……与元帅,左兄,吕兄一起共赴幽冥,这块土地之上,应该又多了一桩悲壮的传说。”赵舟像一位儒人似的,微笑吟诵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分明就是一兵痞,却非要装作一酸儒,实在让人贻笑大方了,不过,生死本是平常事,但有知己三两人这句我喜欢。”左丘新,吕公输,韩硕齐声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启禀大帅,太子殿下前来营帐,已快至中军。”这时,传令兵报告道。

    “哦,太子殿下到了,你们快速速出去迎接。”韩硕双眼一亮,连忙自帅位站起,朝营帐外行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,太子殿下来干什么?这不是给我们找麻烦吗?我们那还有时间分心保护他啊。”左丘新满地嘟囔道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这个时候来,也说不得是好事,起码,证明太子殿下,不是那种畏畏缩缩的熊种,再者说了,最少可以提升一下士气吧。”吕公输则是从不同的方面来看待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别管怎么说,太子殿下的事情不是我们应该置喙的,等我们迎到了太子殿下,就知道太子殿下此来何为了。”赵舟淡然道。

    韩硕等人出了营帐,已看到樟国太子柯镇,带领一些人,风尘仆仆地朝他们赶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太子殿下驾临,有失远迎,还请太子殿下恕罪。”韩硕连忙迎了上去,整顿衣甲,就要俯身拜下。

    “韩帅甲胄在身,又身处战争之地,不需如此多礼。”柯镇见状,身子已从坐兽身上飘起,来到韩硕面前,双手托住下拜的韩硕,和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见过太子殿下。”周围的兵士见状,俱都跪伏于地,山呼海拜。

    “众将请起,众位兄弟都快快起来。”柯镇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为了樟国,为了身后,我们的父母,妻儿,兄弟,姐妹,亲朋,知交,在此地抛头颅,酒热血。将生命都交付给了这片土地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柯镇却来晚了,我柯镇又有何脸面受大家跪拜。柯镇愧矣。”

    “尉公国背信弃义,撕破邦交,置两国百姓于水火之中,视民之流亡而不见,更用邪恶手段,屠杀我双方将士,在这种险恶的环境之下,诸位还坚持着自己内心的信仰,坚守着自己的家国,无畏艰辛,不惧生死。柯镇都看在眼里,也疼在心里。”

    “在心尔这区区数十里的地面上,有多少袍泽洒下热血,付出生命,正是因为有了你们,樟国百姓生命才得以保全,尊严才得以维护,这次我带来了樟国所有人对大家的感恩,也带来了诸位,亲人问候。这一拜,是你们应得的。”

    柯镇说完,朝着四方军士深深弯下了身子。再次抬头时,泪水已是满面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。”所有军士也都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“这一拜是我代表柯家向诸位表示感激。柯家欠你们的。以后,柯家会弥补。”柯镇说完,再次朝四面军士深深弯下身子。

    “柯镇最后一拜,是送给阵亡的将士,我们已经离去的兄弟。我柯镇在此,当着三军将士的面保证,所有阵亡的兄弟,其父母,柯镇必将使其老有所养。其儿女,柯镇也必定会使其幼有所依,幼有所学。酒来!”柯镇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只见一边有四名随从,每人抱着一坛美酒,整齐的排成两排,站在柯镇面前。

    柯镇上前,从第一坛中舀出一碗美酒,一饮而尽,然后朝向东方,尽力将坛中酒向半空洒去。

    “至强军魂,众将安息。”

    莫小川淡淡地看着。

    庄晓娴和雨裳眼睛有些泛红。

    苗龙苗虎,夜无尊神情也显肃穆。

    段飞尘看向莫小川,莫小川轻轻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如此,我且来助你一助。”段飞尘越众而出,掐了个简单的法诀。然后,只见柯镇洒出去的美酒,自动聚敛在一起,在半空之中,形成了一个大大的“奠”字。

    “奠”字周围,影影绰绰的全是军魂,放眼看去,还有平时自己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这,三军将士被眼前的一幕深深震憾到了。

    人死后是有灵魂的,这些大家都知道。但是却没有谁真正见过。而如今,昔日的战友,兄弟,袍泽,却再一次栩栩如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恸声一片。

    韩硕,左丘新,吕公输,赵舟四人,在惊骇的同时,眼神之中,更多的却是激动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