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4章 真相只有一个

作者:书山渔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诸位,如此步履匆匆的,准备做什么去呢?良辰美景,清风明月,何不停下来欣赏一番?”郑三官是东州域郑家老祖,有着金仙中期的修为,此次他受命负责由拢东州域万全城周围的家族宗门势力。

    为此上面还给他配备了七名金仙初期修为的强者,以及伪金仙,半步金仙等主力战力。郑三官也准备大干一场。

    他们所选择的第一个目标,就是离万全城有一万五千余里的金门宗。

    金门宗是一个经商的宗门,金门宗的资源之丰富,是整个东州域出了名了。

    可是,不要以为金门宗主营经商就觉得他们是肥羊,因为金门宗资源丰富,同样也催产了不少的强者,而且,金门宗也不着不秒稀奇古怪的玩意,但论起杀伤力,却是恐怖的很。

    特别是他们经营的符篆,能量弹,各种玉符,都是可以轻松毁家灭族的东西。所以,这么多年来,还真的没有一个势力,敢轻易打金门宗的主意。

    而,郑三官之所以打金门宗的主意,一是因为他们的实力足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,将金门宗所有高层都制住。

    二是因为,金门宗的资源,他郑三官已是垂涎良久了。好不容易机会来了,他又怎么会错过呢?

    三也是为了震憾万全城所有势力,好让自己在以后的收服工作中,进展的更加顺利。

    可是,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刚到金门宗的势力范围,却遇上这么一个奇葩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隐蔽的够好了,怎么还被发现了呢?

    这个人肯定有古怪。

    “明人不说暗话,阁下何人?拦住在下等人又是何意?”郑三官上前一步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在下只是个无名小卒而已,郑道友何须在意太多。之所以,拦住郑道友,实在是不忍心看郑道友一大把年纪了,还要赶着去送死。上苍有好生之德,你在家安渡晚年不是挺好的吗?”那人呵呵笑道,手中的一杯酒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郑三官眼睛一眯,这人竟然对自己的底细了解的如此清楚,而且还在暗示自己,对于自己今晚的行动,金门宗已早有准备。自己过去,只是送死而已。

    不应该啊,除了自己之外,就只有尊上按派过来的人知道自己的行动。而这次,自己郑家,只带了长老以上的人选,忠诚度肯定是没问题的。尊上安派的人应该更是死忠。可是这人说的高深莫测,一时间,郑三官自己都觉得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“道友认识郑某人?”郑三官问道。

    “郑道友说笑了,只要是在下生死薄上有名字的,在下又岂有不认识的。比如典千军,或者万花荣,又如范菩萨。个个都在在下的生死薄中,只是他们排的顺序比道友靠前一些罢了。”那人又是一杯酒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郑三官眼睛一凝,死死盯着那人,刚才那人所说的三个人,他又何尝不知道,不过日前他们三人都离奇的死掉了。家族势力也都统一归附了玄圣殿。

    不过郑三官知道,他们三人的死,绝对是玄圣殿做的,而且最终,成功摘了桃子的,也是玄圣殿。当初,他还感叹玄圣殿运气好呢?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阁下的生死薄上只有死人的名字了?”郑三官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郑家主问的好,生死薄,自然生者死者都有。只是,被我写上生死薄的,就算是生者,最终也会变成死人。生死,生死,先生后死。”那人带喝酒一边像个穷酸书生一样,摇头晃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你想杀我?”郑三官向前一步,气势逼人。

    “错,杀你的人在后面。”那人像是根本就不知道怕是怎么回事,连倒酒的手都那般的沉稳,酒渐渐漫过酒杯,却没有一星半点溢出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郑三官闻言,转身朝后看去。

    漆黑的夜空之下,一个圆形天道轮盘一样的东西,闪烁着璀灿的光华。一队队的人从中走了出来。男的俊美,女的妖冶。

    传送阵?!竟然是传送阵,对方连这种传说中的战略性阵法都有,自己这次怕是真的有来无回了。郑三官暗自警惕,同时传音给尊上派来的几名金仙初期强者,让他们有时间就赶快离开,不要恋战,此战必败。

    “郑三官,郑老匹夫,你深更半夜不好好在家躺尸,带这些人来我金门宗,给老子叩安吗?”金门宗老祖金在言,一出来对郑三官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金道友何出此言,郑某人只是带人路过此地罢了,也没进你金门宗势力范围,如何,这天下的路我就走不得?。”郑三官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金在言仰天长笑,“你郑三官白活了这么一把年纪,敢做不敢当。我金在言可与你不一样,在我金在言眼里,这天下的路,你郑三官还就真的走不得,你又待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哼,懒得理你。我们走。”郑三官知道今明事不可违了,于是便忍下这次哑巴亏,等以后时间了,再连本带利的讨回来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走,你想的未免太天真了,都上了君先生的生死薄了,还想走,真以为我们金门宗是你们郑家的后花园啊,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。给我杀了,一个不留。”金在言高高扬起胳膊,然后猛地向下一压。

    “啊,魔族,金在言,你竟然勾结魔族,犯一中央圣域的忌讳,就算是我们被杀死,你也一定不得好死。”郑三官凄厉的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有时候,魔族远比人族更让人感觉到善良。修炼之人,没有一个能有好死的,不是被人杀死,就是天道杀死。就比如你,连被天道杀死的资格都没有。”金在言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魔气纵横,仙灵力肆虐,真正的喊杀之声震动天地,可是,声音却一直都被锁定在这一方区域。

    “阵法?是阵法?原来金门宗早有准备,怎么可能,收服金门宗,也是我们今天临时起意,根本就没有任何过多准备,你们怎么会知道?”郑三官不解的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如果你要听假话,那是因为本公子是神鬼莫测君莫测,如果你想知道真相,真相只有一个,你看。”君莫测将酒杯收了起来,这个时候,最适合的就是轻狂的用酒壶大饮特饮。

    “你?郑屠,是你,为什么是你?你说郑家哪点对你不好,你为什么要背叛郑家。”郑三官大怒。

    “背叛郑家,你想多了,我本不是郑家人,又有什么背叛不背叛的说法。”郑屠说道,身上黑气涌动。接下来,郑屠变成了一个俊美异常的中年。

    “你是魔族?幻魔一族?郑屠被你杀了?”郑三官冷静下来,一连串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郑屠今天还没有投胎转世的话,你今天去了九幽,说不得还能见到他。告诉他卜安康是故意要杀他的。”那俊美异常的魔族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,我杀了你。”郑三官怒吼一声,血红的眼珠子像个噬血无度的野兽,全身能理狂飚,手中的开山斧朝着卜安康劈来。

    卜安康同样祭出黑刃大刀,与郑三官战到了一处。

    金仙中期的郑三官,一半会竟然奈何不了卜安康。

    “你身为魔族,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深厚的仙灵力,这不可能?”越打郑三官越是心惊,这时,他才发现,卜安康运用的竟然是人族的仙灵力,而不是魔族的魔元力,这让他有点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人族修仙灵,魔族修魔元,这是天地铁律。就算是修魔道功法的人类修者,也只是仙灵力的一种异变,而不是魔元。可是这卜安康竟然能使用仙灵力,真正巅覆了他的认知。

    “哼,无论仙灵力,还是魔元力,都是天地能量的一种表现形式,井底之蛙的你又如何懂得。而且,公子的手段是多么的高深莫测,你这种蝼蚁体会不到也是正常的。”卜安康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?!莫小川,你们是玄圣殿的人?”郑三官惊叫道。

    如今有实力收服中央圣域各势人的组织,除了无极宫,戮神阁,就只有玄圣殿了。

    而无极宫宫主,被称作尊上。戮神阁,被人称之为阁主,被称之为公子,也只有玄圣殿的莫小川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还不傻。”卜安康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猜不出,猜不出啊,原来藏的最深的竟然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。我郑三官今天死的不冤。”郑三官笑声有些悲凉。

    当他们都认为莫小川正在与无上教拼的焦头烂额,无暇他顾的时候。莫小川却仍然有余力四处征战,收拢势力,而且,还有魔族的人参与其中,看上去,对莫小川还是相当的敬畏。这莫小川难道是天地之主,独得天地钟爱吗?

    圣主?!郑三官想到天地之主的时候,脑海中突然蹦出了这样一个词。

    是了,也只有圣主,才有可能统一秦汉大陆,魔元大陆,以及中央圣域。只有圣主,才有这样的魅力,这样的能力,登高一呼,应者云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